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五百七十一章海心焰周初求推薦票

第五百七十一章海心焰周初求推薦票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奇幻

第五百七十一章海心焰

青火席捲天際。眼望之處,空間都是在此刻出現了陣陣扭曲之感,一股熾熱溫度,順著空氣的傳播,將整個內院都是籠罩在其中。

地面上一道道目光目瞪口呆的望著那幾乎呈燎原之勢席捲而出的青色火焰,皆是忍不住的抹了一把冷汗,這種恐怖威勢,當真是太過恐怖了點。

漫天青火中央之處,是一團不過丈許多寬的血海,而此刻,那先前還極為囂張跋扈的血海,卻已經在周圍火焰那種恐怖溫度下,迅速蜷縮而起,一股股淡淡的血霧不斷從中升騰而起,最後化為虛無。

而在血霧那不斷的升騰中,血海的面積也是在緩緩減縮著,按這速度,恐怕要不了多久,就得被周圍的火海蒸發成一片霧氣吧。

「異火?」青色火焰席捲天際時,天空上頓時發出一道道極為驚異的喝聲,旋即一些人目光皆是不由自主的轉向了不遠處正與琥乾對視的韓楓。

此時韓楓的目光。也是在那青色火焰出現時,便是眨也不眨的盯在了蕭炎身上,眼中有著一抹難以掩飾的震驚,他沒想到,以後者如此年紀,竟然便是能夠得到一種異火,要知道,當年他為了得到這在異火榜上排名第十五「海心焰」,幾乎差點丟掉小命,這才極為好運的將之弄到手,而且後面的吞噬煉化,更是令得他吃盡苦頭,並且由於所修習的「焚決」殘缺的緣故,也是導致異火的壓制不夠徹底,時不時的體內火焰會出現暴動,讓他大為傷神。

因此,如今見到蕭炎這般年齡,便是能夠肆無忌憚的掌控一種異火,即使是以韓楓的心機,也是不免有種嫉妒的感覺。

「看這種火焰的顏色以及燃燒間偶現的虛幻蓮狀,想必應該是異火榜排名第十九的...青蓮地心火!」眼芒急速閃爍,韓楓那望向蕭炎的目光中,逐漸的多了一分貪婪。

「沒想到一日之內,竟然能夠見到兩種異火,嘿嘿,還真是不虛此行,若是我能將這兩種異火弄到手。並且憑藉著那「焚決」殘卷順利將之吞噬的話,實力定然會暴漲,到時候就算迦南學院的那個老不死的真回來了,想必也拿我無可奈何。」心中念頭閃動著,一抹冷笑與狂熱逐漸浮現韓楓嘴角。

「不過小子雖然年紀輕輕,可對火焰的操控似乎極強,這般龐大火海,即使連我也只能勉強施展,他卻能隨意而為,看來想將從他手中奪取異火,怕也不容易。」望著遠處那在施展出火海後依然臉色未有多少變化的蕭炎,韓楓不由得微微皺了皺眉,在心中喃喃道。

鬥氣大陸之上,異火雖然極為稀少罕見,不過在被煉化之後,依然有著兩種方法嫁接而出,第一種,便是強行奪取,這種蠻橫的異火奪取,必須被奪取者毫無放抗,而且。一旦異火被成功奪取,那麼被奪取者,便也是會隨著異火的離體而逐漸死亡,因此,這種方法,一般都是一些手段頗狠,為了得到異火不擇手段的人使用。

而第二種,則是傳承異火,這種異火的傳承,同樣是需要付出極大的代價,比如蕭炎修習的「天火三玄變」秘法出處:焚炎谷,這個以玩火聞名大陸的宗派,則是一直傳承著一種異火,這種異火,只能谷主方才有資格傳承,如此一脈傳一脈,以此來成為宗派的最強保護牌,但是這種傳承,每當上一任谷主傳承給新谷主時,己身實力便會驟降大半,甚至,一個不慎,還會出現生命危險,這種事,在焚炎谷的傳承中幾乎是屢見不鮮的事。

這兩種異火嫁接之法,是大陸上通用,大多實力到了一定階別的強者,都是能夠知曉一些,而以韓楓的實力。自然也是有資格知道,而且,當年在其對葯老出手時,便是打著強行奪取異火的貪婪念頭,不過最後還是葯老警戒,這才未能讓得他如願以償。

遠處的蕭炎,自然也是不知道他只是施展了一下異火,竟然便是讓得人惦記上了,這些年,知道他擁有異火的人,並不少,甚至在加瑪帝國時,煉藥師公會以及丹王古河,都是知曉,但是卻少有人生出生生搶奪的念頭,一來是因為能夠掌控異火的人,幾乎都是棘手的刺,二來么,便是因此想要強行奪取異火,也是需要承擔不小的風險,因此,一般來說,除了一些很是極端的傢伙外。直接打著強行奪取別人異火念頭的人,倒只是存於少數。

而正好,那韓楓便是這等少數的極端傢伙,為了實力,可以真正的不擇手段,即使是連噬師這等大逆不道之事,也是幹得毫無愧疚之感。

然而此刻的蕭炎,也並未有時間去注意這已經心生不軌的傢伙,他現在的注意力,正全部放在自己的對手范癆身上。

龐大的青色火海中,那團丈許寬的血團。猶如洶湧海浪中的一處礁石般,隨時都有著崩裂湮滅的危險。

血海之中,范癆感受著周圍那種暴躁的熾熱溫度,臉色也是變得極為難看,他雖然知道對方的異火對血海有著一些克制,可卻依然沒料到,這所謂的剋制,竟然被克到這種地步....在那火海的包圍中,那血海中仗以犀利的陰寒能量,已經徹底失去了作用,並且在那種溫度的炙燒中,血海的面積,也是在緩緩的縮小著,按這速度,怕是支撐不了太久時間。

「這個混蛋!」

咬著牙陰森森的罵了一句,范癆抬起眼來,目光透過火海,最後停在不遠處懸空而立的黑袍青年身上,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沒想到以他在黑角域中那顯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