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五百七十二章驚天大爆炸

第五百七十二章驚天大爆炸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奇幻

第五百七十二章驚天大爆炸

蕭炎那輕飄飄的刻薄冷笑。猶如在沸油中投下了一盆冷水般,頓時,一股血紅磅礴鬥氣,鋪天蓋地的自臉色猙獰的范癆體內暴涌而出!

蒼白如枯樹般的手爪猛然探出,旋即快若閃電般的結出詭異印結,只見得那湧出的血紅鬥氣一陣翻騰,最後,一柄足有小腿粗壯,通體暗紅的血矛,迅速凝實而出,最後出現在所有人的目光注視中。

血矛凝實,范癆手爪一探,便是將之牢牢握緊,抬起頭沖著蕭炎嘴巴一動,露出略有些尖銳以及森白的牙齒。

背後雙翼猛然一震,頓時,一道尖銳的怒聲咆哮,再度夾雜著無匹殺意,自范癆嘴中暴吼而出,而在這道嘹亮聲波中,後者身形猶如御風而行般。化為一道極其模糊的血影,閃電般的欺近蕭炎,手中長矛帶起森冷勁風,極為狠辣的直刺蕭炎心臟部位。

使用了所謂的「血變」之後,范癆雖然並未有何鬥氣暴漲的跡象,不過那速度,卻是提升了許多,乃至於在其有所動作時,很多人都只能看見前者身體微微顫了顫,旋即,再度凝望時,卻是驚駭的發現,那道身影已經逐漸的變得虛幻了起來,顯然,這是由於速度達到了某種界限時,方才會遺留之物。

以前蕭炎在將「三千雷動」施展到第一層的極致後,能夠勉強留下一道殘影,不過那殘影與范癆所製造而出的,明顯無法相比,當然,那個狀態的蕭炎,實力頂多也就斗靈階別,能夠製造出連尋常斗王強者都頗難搞出的殘影,已經足以令得他自傲了。

范癆所展現出來的速度,令得無數人滿心震撼,然而那與之對恃的蕭炎,臉龐上。卻依然未曾有多少動容。

漆黑眼瞳中,一抹血色光線急速放大,下一瞬間,血色光線猛然化為一張猙獰的臉龐,那鋒利無匹的能量血矛,也是穿透了空氣阻礙,帶著森冷勁風,直射而來。

「叮!」

寬大的黑影突然閃現而出,厚實的背面,猶如一面盾牌般,直直的矗立在蕭炎面前,而那血矛,則是重重的點在了其上,頓時,一股勁風猶如暴風般,狂猛的席捲而出,那股勁風之強,甚至隱隱中帶上了極為細微的風雷聲響。

背後青火雙翼一陣猛烈扇動,蕭炎腳步退後了兩步,手臂狠狠一抖,這才將范癆那含怒一擊給抵擋而下。

眼睛輕抬。目光透過玄重尺,看見了范癆那陰寒猙獰的臉龐,一對血色眼瞳,釋放著無匹殺意與血腥。

「小雜種,我要在你身上扎無數個血洞!」

范癆陰森森的獰笑了一聲,緊握著血矛的手掌猛然一扭,那停留在尺身之上的血矛頓時一拐,旋即帶起一道血紅光弧,再度暴刺而出!

「現在的你,可沒那資格。」蕭炎一笑,腳掌之下,一絲銀色閃電突兀閃現,身軀一動,身形頓時猶如鬼魅般順著血矛竄出,五指緊握,青色火焰繚繞其上,夾雜著熾熱的溫度,毫無花俏的對著范癆臉龐砸了過去。

對於如同泥鰍般滑溜的蕭炎,范癆也是極其震怒,右掌之上同樣血氣繚繞,鋒利如刀片般的指甲輕輕一彈,只聽得細微的嗤啦聲響,就猶如空間都被其在此刻撕裂了一般。

五指併攏,宛如一柄鋒利血劍,直接對著蕭炎拳頭刺了過去,那尖銳的勁風,猶如利刃切開薄紙般的聲音,令得人身體微微泛寒。

感受著范癆那有些詭異的指甲血劍所蘊含的尖銳勁力,蕭炎眉頭也是微微一皺。聽那聲音,這指甲的鋒利程度,恐怕不比那血矛差,這般直接的用肉拳碰撞,對他可是頗為的不利。

心中念頭急速閃掠而過,電光石火間,蕭炎手臂卻是陡然一顫,拳頭之上所籠罩的青色火焰突然脫手而出,化為一枚青色火焰球,沖著范癆暴而去!

脫手的火焰球,猶如一枚出膛的炮彈般,在出膛的那一霎那,將先前所壓抑的溫度徹底爆發而出,頓時,那顏色便是變得深沉了許多,火球划過處,連空間都是出現了些許皺褶,看上去猶如沙漠上空般,扭曲而虛幻。

蕭炎攻擊的變化僅僅是在電光石火間,因此,當范癆有所察覺時,深青色的火焰球已經抵達而至,那熾熱的溫度。即使有著鬥氣罩的隔絕,也依然是令得他皮膚上出現了陣陣灼痛。

如此距離,閃避已是不可能,因此范癆也是未曾有絲毫退縮,一股股強橫血色鬥氣從體表毛孔噴射而出,旋即,一道血色光膜閃電般的在其手掌處,凝固而出。

「爆!」

身形閃掠而退,蕭炎望著那與范癆近在咫尺的深青色火焰球,嘴巴微微一動,一個清晰的音節。突然傳出。

隨著音落,頓時,一股強光自火焰球中暴涌而出,旋即,一道巨聲,猛然響徹天空,熾熱的火焰,從那個爆炸點,鋪天蓋地的席捲而出!

袖袍輕揮,將擴散至面前的一股熱浪漣漪擊散,蕭炎微眯著眸子望著那火浪擴散而出,他心中清楚,這個強度的攻擊,並不可能擊傷范癆這等強者。

在蕭炎凝望間,一道血色光柱突然自火浪擴散處暴射而出,光柱中,范癆的身影順之緩緩飄上,此刻,後者一張臉龐依然猙獰,右手高高舉著粗壯而鋒利的血矛,身體成半旋的投射之狀,而瀰漫其周身的血色鬥氣,也正猶如受到某種吸引力一般,源源不斷的灌注進入那道血矛之中。

隨著越來越多的鬥氣灌注而進,只見得那血矛顏色越加暗沉,片刻後,幾乎猶如凝固的鮮血般,血腥之味,越加濃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