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五百七十八章現形

第五百七十八章現形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奇幻

第五百七十八章現形

天際之上。那隕落心炎在將韓楓擊落之後,可卻出乎人意料的並未前去追擊,反而是猛的一轉巨大頭顱,蛇瞳將那遠處的蕭炎鎖定了起來。

在隕落心炎鎖定蕭炎的那一霎,其體內的青蓮地心火似也是有所警戒一般,突兀間自動的從體內暴涌而出,眨眼時間,便是將蕭炎整個身體牢牢的包裹了進去。

「嘰!」

無形火蟒仰天發出一陣尖銳嘶鳴,巨尾狠狠一甩,那龐大的身軀便是夾雜著極具壓迫的熾熱勁風,對著蕭炎急射而去。

臉色微變的望著那毫不猶豫便是調轉了目標的無形火蟒,蕭炎背後青火雙翼急忙一振,腳底下銀芒浮現,旋即在一道淡淡雷鳴聲中,身形猶如鬼魅般的消失在了原地。

巨尾狠狠甩過蕭炎先前所立之地,那股恐怖勁氣所過之處,就是連空氣都是發出了低沉的爆炸聲響。

一擊無果,無形火蟒目光一轉,便是飛快的在百米之外的天空處,發現了那道閃現而出的黑色人影,巨大蛇瞳中掠過一抹陰寒。洶洶無形火焰自其體內迅速湧出,旋即,無形火蟒那龐大的身形,便是再度詭異的消失在了火焰中...

瞧得隕落心炎竟然消失得如此詭異,蕭炎也是怔了一怔,不過好在有著先前韓楓的前車之鑒,因此他能夠模糊猜到隕落心炎的本體,應該是化成了尋常火焰,潛藏在那鋪天蓋地席捲而來的無形火焰中。

「小心點,別被那些火焰包圍了,身為純粹的異火,隕落心炎能夠隨意將自己變化成火焰中的一簇,然後在達到你周身時再度凝聚出本體進行攻擊。」葯老凝重的提醒聲音,及時的在蕭炎心中響了起來。

聞言,蕭炎心頭頓時一凜,微微點頭,望著那從四面八方席捲而來的無形火焰,背後青火雙翼一振,在周圍火焰還未形成真正的火網時,從一處縫隙,閃掠了出去。

蕭炎身形剛剛閃出火焰包圍圈,便是感覺到身後一陣劇烈波動,眼角飛快的一瞟,原來一處無形火焰處突然波動了起來,火蟒那龐大的身軀,在其中若隱若現。

「嘰!」

尖利的嘶鳴聲突然暴吼天際,無形火蟒從一處火焰中凝現而出。望著那脫離了包圍圈的蕭炎,蛇瞳中頓時掠過極為人性化的怒火,猙獰巨嘴一張,旋即一股無形火焰便是對著蕭炎暴噴了過去。

感受到身後突然熾熱起來的溫度,早有所警戒的蕭炎瞬間轉過身,雙掌一翻,兩股澎湃的青色火焰自掌心中暴射而出,最後在無數人注視中,與那道無形火焰狠狠的撞擊在了一起。

「嘭!」

又是一道嘹亮巨響,熾熱的能量波動從碰撞之地暴涌而出,令得本就乾燥的天地,更是變得熾熱了起來,宛如沙漠般炙人。

依靠著青蓮地心火之助,蕭炎將那足以令得尋常斗王強者避之不及的火焰攻擊抵擋而下,然而還來不及稍稍高興,便是感覺到頭頂天空上突然間暴動起來的能量。

猛然抬起頭來,蕭炎頓時輕吸了一口涼氣,只見得那清朗天空,已被一股股無形火焰所佔據,而且,這些火焰皆是懸浮在無形火蟒周身。猶如隨時準備發動攻擊的士兵一般。

「嘰!」

尖銳嘶鳴,赫然響徹,旋即,漫天火焰涌動,所有人都只能用駭然的目光望著那猶如隕石砸落而下一般的無形火焰,那種充斥天地間的咻咻滑落聲音,令得人有種大難臨頭的感覺。

在如此大規模的恐怖攻勢下,即使蕭炎有著葯老的力量支撐,可依然是忍不住有種心悸的感覺,與這等凝聚了不知道多少歲月的異火相比,人力,果然是顯得脆弱不堪啊...

「這畜生能量似乎用之不竭,在這種接連不停的攻擊下,遲早會被它拖垮...該死的,得想辦法重創它!」拳頭緊握,蕭炎臉龐之上汗水猶如小溪般滾流而下,目光死死的盯著天空上的無形火蟒。

然而想法雖好,可想要重創隕落心炎又談何容易,先前那韓楓施展那般強橫的異火攻勢,不僅未對它造成多大傷害,反而將之激怒,自己吃盡了苦頭。

「靜下心來,你現在眼中所見到的,僅僅只是隕落心炎的外形體,真正的本源隕落心炎,便是躲藏在這具龐大身體的某一處,只要你將之尋找出,並且對那本源造成傷害,那麼隕落心炎。自然會被重創,如果像那傢伙一般胡亂攻擊,不過是白費力量罷了!」在蕭炎一籌莫展時,葯老低喝聲突然在心中響起。

渾身一顫,蕭炎咬著牙點了點頭,緩緩吐出一口氣,原本躁動的心,也是悄然變得平緩......

漫天火焰竄動,猶如滅世一般,恐怖的場景,令得不少人都是腳跟發軟。

「咻!咻!」

火焰如同隕石,帶著不絕於耳的破空聲以及熾熱勁風,從那天空之上,降臨而下!

天空上,蘇千等人望著隕落心炎發動的那近乎大規模毀滅性攻擊,臉色頓時大變,這般攻擊若是落在內院中,恐怕其中所有建築物都會在頃刻間毀滅!

火焰印照著汗水密布的臉龐,漆黑眼瞳中,一道道火焰急速的接近著,在那恐怖勁風下,蕭炎一身黑袍被緊緊的壓在皮膚上,柔軟的袍服。此刻卻是猶如被抽幹了其中水分一般,乾巴巴的幾乎一碰就要化為粉末。

在這等緊要關頭,蕭炎精神極度凝聚,眼瞳死死的鎖定著那些鋪天蓋地砸來的火焰隕石,突然不知何時,外界的種種嘈雜聲悄悄的變得微弱了起來,在那對色彩分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