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五百八十一章恐懼

第五百八十一章恐懼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奇幻

第五百八十一章恐懼

突然間滿溢天空的陰寒殺意。也是令得不少人臉色有些變化,雖然不知道確切發生了何事,不過看韓楓這般表現,明顯是真正的對蕭炎產生了必殺的殺意。

蘇千袖袍一揮,將如惡狼般撲來的金銀二老震退,偏頭望著遠處天空上的黑袍青年,眼中卻是掠過一抹異樣意味:「這股感覺...。」

「蕭炎,攔他片刻,等我收拾了這兩個老傢伙便來助你。」眼芒閃爍了一陣便是逐漸回復,蘇千大笑聲在天空中響徹了起來。

「呵呵,大長老只管應付他們便好,蕭炎可還沒那麼脆弱。」蕭炎沖著蘇千一拱手,朗聲笑道。

「嘿嘿,有魄力,所有人都小看了你啊,小傢伙。」有些意味深長的笑了一聲,鬥氣鋪天蓋地的從蘇千體內暴涌而出,旋即臉色冰寒的望著對面一臉凝重的金銀二老,一聲冷笑,身形閃動間,猶如鬼魅般的暴沖而上。而瞧得他這般凌厲攻勢,那金銀二老也是不敢有所怠慢,急忙聯手迎敵。

視線從蘇千身上收回,蕭炎冷笑的望著對面一臉殺意的韓楓,屈指一彈,一縷青色火焰,猶如精靈般,在面前調皮的舞動了起來,凝視著青火,他輕笑道:「想殺我?」

臉龐微微抽搐,韓楓強行仰止住立刻衝過去讓蕭炎消失在這世間的衝動,聲音乾澀刺耳:「你...從哪得到的這功法?」

蕭炎笑笑,還未回答,體內那雄渾的靈魂力量,便是突然間鑽進自己體內,而在靈魂力量鑽進的霎那,蕭炎清楚的感覺到,自己所能掌控的力量,又是暴漲了許多。

「老師...你?」突如其來的變化,也是令得蕭炎一怔,葯老在此刻將所有力量灌注給自己,那不是會讓對面的韓楓發現什麼么?

「呵呵,他遲早會發現的,既然如此,也給他個「驚喜」吧。」葯老淡淡的笑聲在蕭炎心中響起,只不過話語之末,卻是略微顯得有些冰寒。

略微遲疑。旋即點了點頭,蕭炎手印一動,徹底放開了對那股龐大靈魂力量的壓制,令得它融合進自己體內。

隨著葯老靈魂力量的盡數借於蕭炎,後者體表洶湧的青色火焰也是越加活潑,急速的翻騰間,不斷的發出呼呼聲響。

蕭炎突然暴漲的氣勢,也是令得韓楓臉色微微變了變,目光死死的盯著前者身體,片刻後,身體卻是猛然一顫,在那升騰青火間,他似乎隱隱間感受到了一股熟悉的力量......

腦海中飛快的搜索了一遍,旋即終於定格在記憶深處的一道蒼老人影之上!

霎時,一股驚惶的恐慌,瞬間自韓楓內心深處蔓延而出,那存在於許久之前的記憶,再度浮現眼前,令得他渾身劇烈的顫抖了起來。

充斥著殺意的臉龐,此刻被一股異樣的煞白所取代,韓楓眼神驚恐的望著對面的蕭炎。片刻後,他幾乎使用了全身的力氣,方才發出一道有著極度駭然的恐慌聲音:「你...你沒死?!怎麼可能!」

蕭炎目光淡漠的瞧得那臉色突然間煞白的韓楓,道:「托你的福,讓我遇見了老師,不然的話,我這修鍊之路,怕會少了許多精彩。」

「老師?」韓楓眼瞳微微一縮,目光盯著蕭炎眨也不眨,臉龐上剛開始出現的煞白倒是微微消減了許多,眼芒閃爍間,更加濃郁的殺意湧現臉龐,葯老未死的消息對於他來說,幾乎如驚雷般,身為葯老曾經的弟子,他非常清楚葯老當年在大陸上擁有何等的號召力,即使是如今,大陸上那些真正的巔峰強者,也是對當年那個叱吒大陸的「葯尊者」記憶尤深,韓楓絲毫不懷疑,若是放出風說葯老依然存活,將會有多少巔峰強者前來。

而且,最重要的,葯老在那些巔峰強者中擁有極為不錯的人緣,如那所謂的風尊者,前者對他幾乎是有著再造之恩,因此即使葯老已經失蹤多年,但其依然不屈不饒的在尋找著他的蹤跡,甚至其中有幾次還調查了韓楓。但由於沒有絲毫證據的緣故,他倒是對韓楓無可奈何,但是,如今葯老卻並未像韓楓想像中的那般隨風消散,反而是存活了下來,韓楓不敢想像,若是葯老將他當年暗下毒手的事傳了出去,他會陷入何等困境!

屆時,恐怕那所謂的風尊者,將會第一個將他剝皮抽筋,斗尊階別的傳說強者,即使是現在的韓楓,也是不敢有絲毫的遭惹。

隨著心中念頭的轉動,韓楓臉色也是陰晴不定,到得最後,終於是定格在猙獰與陰寒之上,想要活得性命,那麼便必須讓得蕭炎與葯老永遠的閉上嘴,而死人,才會是最值得信任的人!

臉龐上,殺意涌動,韓楓猛然抬頭,如同一條隱藏在陰暗處的毒蛇般。聲音嘶啞的道:「老不死的,我不管你究竟是活是死,今天,我都會讓你們兩人徹底的閉上嘴!」

蕭炎面無表情,手掌一翻,更加兇猛的青火自體內暴涌而出,最後在頭頂之上如龍捲風般的纏繞呼嘯。

「就怕你沒那本事。」指尖上,青火跳躍著,蕭炎的聲音如其表情般,古井無波。

「嘿嘿,原來你能如此之強。是因為借用了那老不死的靈魂力量,只不過沒想到啊,當年我苦苦哀求他都不肯傳給我的「焚決」,竟然會給你這麼一個毛頭小子,難道他以為你會比我更好?」韓楓森然一笑,聲音中隱隱有著一股難以掩飾的嫉妒與怨恨。

蕭炎嘴角掀起淡淡冷笑,卻是未再說半句廢話。

「當年他如果能將焚決傳給我,我依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