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五百九十二章異火相融後遺症第四更

第五百九十二章異火相融後遺症第四更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奇幻

第五百九十二章異火相融後遺症

加瑪帝國。帝都城西。

一座佔地極為龐大的莊園聳立在此處,莊園極為氣派,與米特爾家族在加瑪帝國中的地位,倒是極為的相襯。

莊園深處,一處幽靜的清澈湖泊旁,一襲淡紫錦袍的女子優雅而立,雖然並未看見女子容貌,可光是這份背影,便是足以令得人遐想翩翩。

女子藍寶石般的眸子,有些失神的注視著湖中粼粼波光,一張典型的瓜子美人臉,嫵媚動人,那被頗為奢侈的錦袍包裹的嬌軀,也是顯得凹凸有致,散發著一股成熟蜜桃的誘惑味道。

「呵呵,在想那個小傢伙?」

突然間,有著戲謔的蒼老聲音在背後響起,女子一驚,連忙回頭,瞧得那笑眯眯走過來的老者,臉頰頓時浮現一抹淡淡的緋紅。嬌嗔道:「海老,您又來打趣雅妃。」

聽其自稱,赫然便是當初與蕭炎關係不淺的雅妃,而視線再轉向那位藍袍老者,看其容貌,正是當年蕭炎的戰鬥夥伴,冰皇,海波東!

海波東笑著走近,乾枯的手掌拍了拍雅妃香肩,旋即負手而立,目光望著湖中心,沉默了一會,嘆息道:「不知道那小傢伙怎麼樣了,他離開加瑪帝國,似乎也快有三年時間了吧。」

雅妃輕輕點頭,微笑道:「那傢伙看似人畜無害,其實狡詐著呢,海老可不用太過擔心了。」

「呵呵,我倒是不擔心,我想那傢伙會活得比誰都滋潤。」海波東笑了笑,旋即臉色微微一沉:「不過那傢伙對家族似乎頗為看重,如今蕭家在加瑪帝國被雲嵐宗追殺得猶如喪家之犬,若非我們暗中相助,恐怕蕭家在加瑪帝國的族人,早就徹底消失了。」

「當初蕭厲說是要去迦南學院找蕭炎,也不知道究竟有沒順利抵達,以蕭炎的性子。若是得知家族遭此大變,恐怕會立刻殺回來,而看現在這般平靜,難道蕭厲沒有將消息送達?」海波東喃喃道。

「唉,不回來還好一些,他雖然修鍊天賦不錯,可想要與雲嵐宗那等龐然大物抗衡,真的太困難了啊...我倒是希望他能隱忍,他還年輕,報仇,有的是時間。」雅妃那對充滿嫵媚的桃花眸子微微虛眯,輕柔的道。

這些年,雅妃已經逐步的徹底掌控了米特爾家族的實權,除開面前的海波東之外,恐怕族中,再無一人的聲望能夠超越大,而能夠以一介女流之輩,混到這般地步,雖說其中有著海波東的支持,可其能力,也是毋庸置疑。這些年由她發展出來的情報渠道,幾乎遍布了整個加瑪帝國,甚至是連那雲嵐宗的一舉一動,她都能清楚知曉,這樣的女人,豈是尋常簡單之輩,雖說她對鬥氣不是很精通,可誰有說,沒有鬥氣,就不能成為人上人?

「你也知道他還年輕,而衝動就是年輕人的特權啊。」海波東笑了笑,突然道:「我聽說你把蕭家一些人安排到了帝都?這裡距雲嵐宗那麼近,可是有些不太妥當啊。」

雅妃如白玉般的縴手隨意的摘下一旁樹枝上探出來的花朵,微笑道:「其他一些城市,雲嵐宗都是搜查得厲害,而帝都是皇室紮根最穩的地盤,就算是雲嵐宗,也不敢太過放肆的,再加上我們米特爾家族動點手段,雲嵐宗應該不會知道他們的行跡。」

「隨你吧,這些事你比我們這些老傢伙擅長。」海波東搖了搖頭,旋即目光轉向北方天空,那裡,高聳入雲的山峰若隱若現,眉頭緊皺:「真不知道雲山那老不死的究竟在幹什麼,就算蕭炎和他有些恩怨,可也用不著對蕭家下手吧?他這樣,除了徹底激怒蕭炎之外,還有何用處?」

雅妃黛眉微蹙。把玩著手中花朵,喃喃道:「經過我的調查,我發現雲嵐宗似乎是在蕭家眾人身上尋找著什麼...」

「尋找什麼?蕭家難道還能有讓他們都動心的東西?」海波東皺眉道。

目光微微閃爍,片刻後,雅妃卻是微微搖了搖頭,輕笑道:「我也不太清楚,或許是錯覺吧。」

「唉,如今的雲嵐宗越來越詭異了,據說雲韻已經被暫時卸去了宗主之位,現在的雲嵐宗,又是在雲山的掌控中了,這個老不死的,似乎和以前有些不太一樣了...」海波東嘆了一聲,沉吟道。

「的確有些變化...現在他們的動靜越來越大,連皇室都是有些緊張起來,派出了不少探子對雲嵐宗進行監視,這可與以前雲嵐宗的處事方式截然不同啊。」雅妃也是點了點頭,以前的雲嵐宗雖然勢大,可卻絲毫不理會尋常俗事,可現在...

「不知道他們究竟是在幹什麼...嘿嘿,等吧,看他們還能囂張多久,那個小傢伙。我對他信心足得很,等他下次再次踏足這個帝國時,怕就是雲嵐宗翻天地覆之刻咯。」海波東抬頭望向那高聳入雲的山峰,怪笑道。

「而且,我有著預感,那一天,似乎並不遠了......」

.........................................................................

赤紅的世界,依舊是那般的死氣沉沉,除了岩漿流動時發出的聲響之外,這裡,便是猶如死域般安靜。

視線透過岩漿。在那無盡深處,一團顯眼的白色火焰緩緩飄動著,其中,兩具赤裸的身軀,若隱若現。

兩種異火的融合,緩慢而漫長,不過再如何緩慢的行走,始終都是有著到達盡頭的那一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