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六百零九章火蓮瓶第二更

第六百零九章火蓮瓶第二更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奇幻

隨著韓楓喝聲落下,天空之上劍拔弩張的氣氛,陡然爆發!

「嗤」

金銀二老率先有所動作,雄渾鬥氣糾纏一起,旋即兩道身影猶如重合了一般,化為一道光彩,對著蘇千暴射而去,身影掠過天空,連空氣都是在此刻發出陣陣低沉的音爆之上,這兩個老傢伙能在黑角域這等混亂之地成為最強者,自然是有著一些尋常人難以比肩的本事,這般聲勢,簡直堪比尋常斗宗強者。

望著那目標極為明確的金銀二老,蘇千也是冷笑一聲,這兩年中,他與這兩個傢伙也是交手不下十次,雖說兩人依靠著就契配合能與他一戰,但那也僅僅只是暫時情況,他有自信,只要中途無人來插手他們的戰局,他定然能夠將這兩個老傢伙給收拾。

略顯乾枯的手掌從袖袍中探出,蘇於再度將目光投向蕭炎,沉聲道:「韓楓便拜託你了」話語落下,其身形一顫,也是化為一道流光暴射而出,最後在無數道目光的注視下,與金銀二老轟然相撞,霎那間所爆發出來的能量波動,猶如水波一般,自接觸點急速擴散而出。

三道人影剛一交錯,便是在一道道破風聲中化為模糊身影,劇烈的鬥氣在碰撞中急速爆炸,猶如燦爛煙花,殉麗而充滿危險。

就在蘇千與金銀二老對碰那一刻,雙方強者氣機也是徹底被牟引,瞬間後,終於是猛然爆發的怒吼聲中,一道道身影在雄渾鬥氣的包裹下,化為匹練,閃掠而出,最後猶如流星雨一般,在下方無數道熾熱的目光注視下,轟然碰撞!

黑角域的強者中,斗皇強者有著好幾位,而反觀內院這邊,卻是要稍少一些,因此為了應付那些剩餘的斗皇強者,幾乎每一位都要分出三名斗王強者前去牽制,這些內院長老的就契度頗為不低,因此配合起來,即使不能擊敗對方,可系少也是能夠將之拖得分不開身。

「二哥」小心點!、,望著鋪天蓋地爆發出來的能量煙花,蕭炎也是緩緩吐了一口氣,偏頭對著一直站在身旁保持著沉就的蕭厲低聲道。

微微抬起頭,蕭厲猶如惡狼般的目光在對面不遠處的龐大戰場上掃過,旋即點了點頭,頗有些狡詐的笑道:「放心吧,我不會挑鬥皇強者下手的,而斗王強者中,只要不是遇見像你這種變態的,其他人我都有把握。」

蕭炎微微一笑,與掌一晃,一個巴掌大小的透明玉瓶出現在其手中,玉瓶之內,懸浮著一個栩栩如生的碧綠色火蓮,手指撫摸著玉瓶,蕭炎不著痕迹的將之塞給蕭厲,低聲道:「遇見難纏的對手就用鬥氣灌進去,然後快速丟出。」

「這是?」蕭厲同樣以極快的速度將之接過,面不改色的問道。

「我用融合後的異火製造出來的超小型佛怒火蓮,我給它取名叫做「火蓮瓶」雖然爆炸起來不可能有真正佛怒火蓮那般威力,可在關鍵時刻也能起到不小的作用,不過可惜製造起來太困難,不然我給你百八十個,那樣就算遇見斗皇強者都能將他炸得焦頭爛額。」蕭炎陰聲笑道,這種東西他也是偶然間想到,這種能夠隨身攜帶的「火蓮瓶」即使是以他如今對異火的操控力,都只能勉強製造,若是放做以前的話,怕打死都是弄不出來,而且這東西由於有著能量維持,所以頂多只能維持三天時間,所以若是三天之內不將之使用出去的話,便是會自動消散,但是總的說來,這也是一個頗為不錯的小玩意了。

「你小子總愛搞這些東西。」蕭厲莞爾,笑著點了點頭,道:「好了,你自己也小心點吧,韓楓那混蛋也不是省油的燈,若實在不行,你就自己逃跑,記住,蕭家只能靠你!」

語罷,蕭厲背後一對猶如雷電般的銀色雙翼微微一振,淡淡雷鳴聲響起,旋即身形便是猶如一把尖刀般,衝進天空上那龐大的混亂戰場。

目送著蕭厲身形衝進那混亂戰圈,蕭炎微微笑了笑,這才緩緩抬起目光,掃向了對面天際那唯一還停留不動的人:韓楓!

在蕭炎將目光投向韓接之時,後者也是有所感應一般,那停留在混亂戰圈中的視線緩緩移動,最後與蕭炎目光對碰在一起,四目交織,主斥著殺意的火花滿溢而出。

兩人對視,周遭那極其喧嘩的能量爆炸聲似乎也是悄然減弱而下,這般沉寂在持續了片刻之後,兩道靜立不動的身影,終於是在同一時間猶如鬼魅般的消失在原地。

作為戰場之上幾乎最受關注的兩人,蕭炎與韓楓的消失,也是引得下方無數人驚訝出聲。

「嗤!」

就在眾人為兩人的消失而驚訝之時,天空某處,兩道人影,再度詭異浮現,只不過這次,兩人相距已然不過十幾米距離。

「…小師弟,這次不打算叫那老傢伙出來幫你了?」遠離那那處混亂的戰圈。韓楓凝視著面前的黑袍清年,嘴角挑起一抹嘲諷弧度,緩緩伸起手掌,深藍色的火焰翻騰而出,熾熱的溫度,直接是使得這片天際氣溫漲動了起來,不過對於這,面前不遠處的蕭炎,卻是無動於衷,連岩漿世界中那種惡劣環境他都經歷過,這點溫度,已對他沒有絲毫的震懾力。

「清理門戶這種事,怎還能要老師出馬。」蕭炎笑容和煦,只不過那笑容之下的冷意,卻是未加多少掩飾。

眼睛死死的盯著蕭炎,半晌之後,韓楓突然淡淡的道:「我就是不明白,為什麼當年他不將「焚決」傳給我,我是他最出色最滿意的學生,如果他把「焚決」給了我,我一定會還是如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