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六百二十九章拍賣結束

第六百二十九章拍賣結束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奇幻

第六百二十九章拍賣結束

望著那被金銀二老一袖打飛的人影。蕭炎嘴角微撇,這兩個老傢伙的手段也的確無恥,不過既然對方已經服軟,他也懶得再在這種場合與他們計較,今日的拍賣會方才是最主要的事,而藉助著這一事,他所需要的震懾效果也是已經完美達到,接下來,應該是不會再有不開眼的傢伙再來搗亂了...

「兩位,既然對我「蕭門」掌管楓城沒有意見的話,那麼便請安靜坐下吧,拍賣會馬上便要開始了。」蕭炎淡笑道。

聽得蕭炎話語,金銀二老臉皮抖了抖,今日他們這張老臉可是丟盡了,不過沒辦法......心中嘆息著,兩人忌憚的看了一眼蕭炎身旁那冷若冰霜的美杜莎,這才幹笑著坐回了椅子。

「諸位,先前只不過是一場鬧劇而已,還望勿怪,接下來便會是今日的正戲,丹藥拍賣。」目光從金銀二老身上移開。蕭炎臉露笑容的沖著拍賣場內的無數人微笑道。

蕭炎話落,下方先是一陣沉默,旋即頓時響起陣陣的迎合聲,經過先前那一幕,就算是再蠢的人都知道,這個「蕭門」所擁有的實力,根本遠超出他們的想像,所以自然沒有人再敢出言挑釁,反倒是種種拍馬附和聲接連不斷的響起。

見風使舵的人,黑角域同樣不少。

無視那鋪天蓋地的附和拍馬聲,蕭炎轉頭沖著也是鬆了一口氣的蕭厲笑道:「接下來的事便交給二哥吧,今天這拍賣會應該能夠順利舉行了。」

蕭厲笑著點了點頭,連金銀二老那等實力都是碰了一臉的灰,還會有誰夠膽子搗亂?

見著蕭厲點頭,蕭炎這才舉步對著後台行去,其後美杜莎如影隨形的緊跟而上,最後消失在無數道目光的注視之下...

目送著蕭炎兩人離開,蕭厲微微一笑,手掌一揮,便是有著幾名侍女手捧銀盤的款款上台,銀盤之上,小巧的玉瓶,格外引人注意。

「呵呵,接下來,是我們拍賣會所要拍賣的第一種丹藥...」

.........................................................................................

後台客廳,蕭炎安靜的坐在移上,捧著溫熱茶杯。偶爾淺抿一口,在這裡,他能夠隱隱聽見那從拍賣場中傳出的火熱拍賣聲,看來那些丹藥所取得的效果頗為不錯。

「這次,多謝你了。」捧著茶杯,蕭炎突然轉頭,對著一旁臉頰冷漠的美杜莎輕聲道。

對於蕭炎的道謝,美杜莎卻依然是冷著一張俏臉,纖細腰肢在衣裙的包裹下,隱隱露出充滿著無盡誘惑的曼妙曲線,令人忍不住有種將之挽進懷中好好把玩的衝動,此刻的美杜莎,心情極其混亂,在蕭炎找到她想要她幫個小忙時,原本按照她的性子定然會是直接理也不理,但一瞧得對方那張年輕面孔上殷切與希望,她靈魂深處便是會悄然蔓延出一種異樣情緒,令得她將到口的拒絕之語吞下肚去。

她雖然也知道那種異樣情緒定然是因為融合了吞天蟒靈魂的因故,可這種潛移化的影響,也是令得她頗為的煩躁,一方面她很想一巴掌拍死這個竟然敢侵犯自己的傢伙。可另一方面靈魂深處的影響卻是令得她忍不住的要徘徊在這個傢伙身旁,兩種矛盾的感覺,讓得這素來以殺伐狠辣聞名的美杜莎女王,不斷的掙扎與猶豫。

「不要再冷著一張臉了,我知道你答應我的請求有著一些吞天蟒靈魂影響的緣故,所以可不會自作多情的以為你真對我有什麼特殊的感情。」望著美杜莎那冰冷臉頰,蕭炎忍不住的搖了搖頭,苦笑道。

美杜莎黛眉微挑,卻是依然保持著沉默。

蕭炎輕輕放下茶杯,捎了捎頭,旋即有些尷尬的道:「其實我們之間,也沒多大的仇恨吧?當初在地底...咳,我也是身不由己,都是那該死的隕落心炎惹得貨。」

「當年在我進化成功時,你若是不將我所化的吞天蟒帶走,我自然不會與你有牽扯,而且只要給予我足夠的時間,遲早能與吞天蟒的靈魂相融合,它本來就是由我的進化而誕生的,從某個方面來說,我們同為一體。」聽得蕭炎竟然想要推掉所有責任,美杜莎頓時柳眉一豎,咬著銀牙道:「你不帶走吞天蟒,就不會有如今的這些麻煩事,我更不會被你帶進地底...現在你竟然還敢跟我說沒有多大的仇恨?」

蕭炎再度苦笑,敲了敲有些頭疼的腦袋,道:「當初我又不知道那吞天蟒便是你所化,而且你也說了與吞天蟒同為一體,我對那小傢伙難道有半點怠慢了?」

「你總說我把那小傢伙當寵物養。所以讓你這個女王陛下很沒面子,不過老天可鑒,我平日把它當小祖宗一樣供著,連我都捨不得吃的「紫晶伴生源」,就給它當水一樣喝,這還不好?」蕭炎為自己大聲喊冤。

聽得蕭炎這番受了天大冤枉的反駁,美杜莎也是一怔,蕭炎究竟心中是不是把吞天蟒當小祖宗供著她不知道,不過那珍貴的「紫晶伴生源」,倒的確是經常給吞天蟒食用,這一點,她倒是極為的清楚。

心中念頭轉動著,美杜莎那冷漠的臉頰稍稍解凍了一點,然而還不等發現這一幕的蕭炎心中一喜,她便是突然想起了什麼似的,臉頰再度一寒,冷冷的道:「就算那些事我可以不再計較,不過你趁我力弱時所做的那些無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