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六百三十章修復藥液

第六百三十章修復藥液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奇幻

第六百三十章修復藥液

茫茫深山。人跡罕至,望不見盡頭的蔥鬱顏色是山中唯一的主調,偶爾有著魔獸的咆哮聲響徹山林,最後驚起無數歇息的飛鳥。

在一處懸崖峭壁中間處,有著一處從山壁上凸出來的巨石,巨石由於經常被風雨吹拂,因此表面極為的光滑,甚至還隱隱泛著一層光潤,然而此時的巨石之上,一位黑袍青年卻是穩穩而立,雙腳猶如老樹盤根般,將巨石緊緊的吸附而出,令得身體也是紋絲不動的矗立於上。

黑袍青年,自然便是從楓城離開的蕭炎,這次喚醒葯老恐怕會有著不小的動靜,因此他自然不能在楓城那種人多耳雜的地方進行,所以在與蕭厲打過招呼之後,他便是與美杜莎兩人再次進入了深山之中,在這無盡深山中,即使是再大的動靜,也將會在那重重疊疊的山峰遮掩間。消失殆盡。

蕭炎目光左右掃了掃這處陡峭山壁,安靜的空間甚至連鳥鳴聲都難以聞見,片刻後,他滿意的點了點頭,抬頭對著峭壁頂峰大聲笑道:「彩鱗,麻煩了,不要讓任何東西打擾我。」

笑聲傳上,隱隱約約能夠看見山峰之頂有著一道曼妙的倩影矗立,不過她對於蕭炎的喊聲卻是充耳未聞,連半句回話都懶得給予。

對於美杜莎這般態度,蕭炎早已經習慣,因此也沒什麼不對的表情,他知道這女人雖然嘴上懶得理會他,可只要答應的事情,一般都會做到令人無可挑剔,有她在在一旁護法,蕭炎幾乎能夠徹底放心。

盤腿坐在光滑的巨石之上,蕭炎緩緩閉目,片刻後,待得呼吸心跳皆是進入一個平緩節奏時,方才屈指一彈,赤紅色的葯鼎,再度轟然落下,最後重重的砸在巨石上,令得後者微微顫抖了幾下。

望著面前的赤紅色葯鼎,蕭炎面色逐漸凝重,手指上的幽海納戒光芒微微閃爍。旋即一株株藥材從中閃現而出,最後猶如受到某種牽扯力一般,憑空懸浮在蕭炎周身。

這些藥材長相皆有些古怪,不過隱隱間所散發而出的一股奇異味道,卻是令得人的靈魂有種被泡在溫泉之中的舒暢感覺。

輕嗅了嗅那些奇異的葯香,蕭炎臉龐上的微笑更盛,這些藥材,對於靈魂果然有著不小的效果。

屈指輕彈,一縷琉璃蓮心火便是閃掠而出,最後宛如火精靈般,靈活的繞著蕭炎的手指來回穿梭。

「去。」一聲輕喝,這縷琉璃蓮心火便是暴射而出,然後順著葯鼎的通火口鑽入其中,而在其進入葯鼎的那一霎,便是驟然膨脹,最後化為熊熊火焰,在葯鼎之內升騰而起。

隨著火焰在葯鼎之中翻騰,半晌之後,蕭炎修長手指突然輕輕彈在一株懸浮在其面前的藥材之上,而一股巧勁,便是是直接將之射進了葯鼎之內。

藥材一進入葯鼎。便是被碧綠火焰盡數包裹,然而那恐怖的高溫,卻並未立刻便是使得它焚毀,甚至,在火焰煅燒中,那株藥材竟然通體散發出了猶如白玉般的淡淡毫芒,試圖隔絕著火焰溫度。

對於這株藥材竟然有能自主反抗火焰的煅燒,蕭炎卻並未過多詫異,他清楚,這種能夠修復靈魂創傷的珍稀藥材,大多都是能夠憑藉著一種本能而抵禦著外在的傷害。

比如這株被投進葯鼎,名為「雪玉骨參」的藥材,雖然名為參,可其形狀卻是與一根雪白如玉的骨頭相差不多,這種骨參有著不下於精鋼的堅硬,對於火焰的抗性也是極強,若是使用尋常火焰想要將之煉化的話,就算是少個半年乃至一年,恐怕都難以取到多少成效。

因此,對於它能夠抵抗住琉璃蓮心火的炙烤,蕭炎並未感到意外,煉化這種藥材,不能有絲毫的急切心理,一切循環漸進,方才是王道之途......

望著葯鼎之中的熊熊火焰,半晌後,蕭炎緩緩的閉上了眼眸,他知道,即使是以琉璃蓮心火之強。想要煉化這「雪玉骨參」,怕至少也是需要個幾日時間......

不過雪玉骨參的抗火程度,即使是蕭炎早有預料,可在當其瞧得第三日方才開始融化的骨參時,依然不免一臉驚愕,這些能夠治癒靈魂的藥材果然與尋常藥材不同,這種硬度的藥材,還能算做是藥材么?

在蕭炎靜下心的緩慢煉化中,待得時間達到第五日時,那堅硬無比的雪玉骨參,方才徹底的融化成了一灘雪白的粘稠液體。

將那些雪白粘稠液體置於葯鼎之內某處溫度稍低的地方以溫火熏烤,蕭炎又馬不停蹄的將另外一株同樣難以煉化的藥材投入而進,再度開始了枯燥了煉化......

山中無時日,當一株株懸浮在蕭炎面前的藥材逐漸化為葯鼎中各種色澤的藥液時,時間,也是如流水般,悄然的從指間流逝......

在蕭炎進入到深山將近一月時間時,所有的藥材,終於被他徹底煉化,而後,又花費了將近七天時間,方才使得這些藥液融合在了一起。

................................................

峭壁之上,蕭炎望著那在葯鼎之中散發著淡淡斑斕光澤的一團粘稠液體。終於是如釋重負的鬆了一口氣,這次雖然並非是煉製丹藥,可卻絕對是蕭炎有史以來在葯鼎面前待得時間最久的一次。

整整一月之多的時間,身體紋絲不動的坐於葯鼎面前,源源不斷的調動著鬥氣補充者葯鼎內的火焰充足,這種高負荷的揮霍,若非是蕭炎如今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