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六百三十四章尋解之法

第六百三十四章尋解之法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奇幻

第六百三十四章尋解之法

望著蕭炎那副目瞪口呆的神色。葯老也是笑了笑,他知道這三種材料對於蕭炎來說是何等震撼,因此倒也並未有所驚訝,只是笑著安慰道:「這些東西皆是極難弄到手,所以我說急不來,你能有這心,我便是很欣慰了,反正時間還久,我們可以慢慢弄。」

面色逐漸回復,片刻後,蕭炎苦笑了一聲,感覺腦袋有些發暈,七階魔獸的精髓血脈,那便是相當於斗宗階別的超級強者,而精髓血脈是魔獸仗以生存與成長之物,就猶如人體之內的鮮血骨髓般,這東西若是一旦從魔獸體內抽離,那後者自然便也是會立刻丟掉性命,因此這麼說來的話,想要得到七階魔獸的精髓血脈,那麼便必須擊殺一頭足以與斗宗強者相匹敵的超級魔獸...而這種階別的魔獸。從出生到現在,蕭炎根本連見都沒見到過一次,更別說擊殺了。

斗宗強者的骸骨...這材料也同樣讓蕭炎無語,斗宗強者橫行天地,能混跡到這一地步的人,大多都是擁有一些不弱的勢力,而一旦他們隕落身亡,不是屍骨無存,那麼便都會被嚴加保存與隱藏,你若是敢去動別人祖宗的屍骨,恐怕就算是實力相差再大,人家也會拖家帶口的來找你拚命,因此,這東西,也是一項極為棘手的材料。

至於那所謂的生骨融血丹,也不是什麼簡單東西,七品巔峰階別的丹藥,恐怕就算是現在的葯老傾盡全力,都不可能保證成功,更別提那煉製生骨融血丹的種種奇異罕見的藥材了,這些東西收集起來,又是一種極大的麻煩。

臉色帶著苦意的點了點頭,蕭炎嘆息道:「我會把這事記在心裡,日後找機會,想辦法把三種材料弄齊全。」

葯老微微一笑,道:「若是煉製尋常靈魂容納的軀體自然也不會如此麻煩,不過靈魂力量越是強橫。那麼對於軀體的要求便是越加苛刻,我如今的靈魂力量頗為不弱,因此若不使用強悍點的軀體,恐怕靈魂剛剛進入,就會把新的軀體給漲爆。」

「不過我想,若是等日後你真的湊齊了這些材料並且成功煉製出了容納靈魂的軀體,等我靈魂與新的軀體融合之後,實力應該會比當年巔峰時期更強,畢竟如今我的靈魂力量,可比當年強了許多。」葯老笑著道。

聞言,蕭炎略喜,從蘇千等人稱呼葯老以前的名諱是便是能夠聽出,當年的葯老,應該是一名貨真價實的斗尊強者,而若是在這個等級上更強一些,那豈不是只存在於傳說中的斗聖強者了?

瞧得蕭炎那副喜形於色的面龐,葯老似也是猜到了一些,當下無奈的搖了搖頭,道:「別做白日夢了,真當斗聖強者那麼容易晉入么?若我真有那實力,就算是直接去你那小女友族中為你提親。他們也會正視於我。」

蕭炎一怔,旋即心頭略有些震動,從葯老這話,他能夠隱約的感覺到薰兒那所謂的神秘一族的強橫可怕,連葯老都是需要達到斗聖階別,他們方才會正視,那也是就說,光光憑藉其斗尊實力的話,居然還難以得到他們正視?

蕭炎眉頭緊皺,心中輕嘆了一聲,薰兒那所謂的族,究竟是何族?居然連足以位列大陸強者金字塔巔峰的斗尊強者都是如此忌憚。

「看來自己的路,還有很長的距離要走啊......」

「好了,小傢伙,不用想太多,以你的天賦,我相信,遲早能夠具備真正配上你那小女友的資格,呵呵,二十歲的斗王強者,這般成就,放眼大陸,雖不敢說獨此一人,可卻足以傲視無數人了。」望著臉色變幻的蕭炎,葯老笑了笑,出言安慰道。

蕭炎微微點了點頭,抬頭盯著葯老,嘴唇動了動,欲言欲止的模樣似乎想要說點什麼。

「我知道你對你那小女友的族很感興趣。不過有些事現在告訴你並沒有太大的好處,我唯一能告訴你的,便是他們那一族,是從遠古遺傳而下,擁有著極其可怕的力量以及常人難及的特殊天賦......小傢伙,鬥氣大陸很大,現在你所接觸的,還只是冰山一角,日後,你會逐漸的發現,這塊似乎無邊無盡的大陸,比你想像中的更加精彩。」似是清楚蕭炎想要問什麼,葯老卻是擺了擺手,淡笑道。

緩緩的吸了一口有些冰涼的空氣,將心中的躁動壓下,蕭炎微微點頭,臉龐也是回復了以往的平靜。

「現在么,你還是先安心養傷吧,這次你喚醒我也把自己搞得精疲力盡,若是持續下去對實力也會有著一些損傷。」葯老拍了拍蕭炎的肩膀,笑道。

蕭炎點了點頭,略微沉吟了一下,卻是突然從納戒中取出一張捲軸與一個造型頗為古怪的玉瓶。玉瓶之中,一枚宛如鮮血凝結的丹藥正安靜躺立。

「咦?這藥瓶竟然還有能量封印的痕迹?這丹藥...」葯老的目光,在從玉瓶出現的霎那,便是緊緊的盯了上去,特別是當其目光掃見其中那枚猩紅丹藥上時,蒼老臉龐上也是逐漸湧上一抹凝重,壓低聲音,小聲問道。

「老師,這丹藥便是你當初與我偶然提起的...「噬生丹」。」蕭炎臉龐也是頗為凝重,聲音壓得極低,只能兩人聽見。

「果然是這東西...」眼瞳微微一縮。葯老緩緩的吸了一口冷氣,從那血色丹藥一出現時,再配合著那有著能量封印痕迹的藥瓶,他便是隱隱猜到了一點。

「你怎麼搞到這東西的?據我所知,早在當年這丹藥就隨著它的創始人神秘的消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