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六百四十四章雲嵐宗的動靜

第六百四十四章雲嵐宗的動靜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奇幻

第六百四十四章雲嵐宗的動靜

加瑪帝國。帝都,米特爾家族那龐大莊園內的某處防衛森嚴的大廳之中,三道人影坐於其中,氣氛略微有些凝重。

「雅妃,這般著急將我們叫過來,發生什麼事了?」大廳下方,一名身著淡藍袍服的老者,微微皺著眉頭的望著首位優雅而坐的美麗女子,率先開口道。

「呵呵,是啊,雅妃小姐,今日我們可正好接了任務,還趕著時間呢。」大廳另外一側,一名男子坐於輪椅之上,目光也是望著首座上的女子,笑著道。

「蕭鼎大哥叫我雅妃便可,那般稱呼,可是顯得生分了許多。」首位的女子,面頰如玉,眉黛如畫,紅潤嘴角所勾勒而起的微笑弧度。更是令得舉手投足間充斥著成熟與妖嬈的風情,霎是引人矚目,這般熟悉容貌,自然便是與蕭炎關係頗為不錯的雅妃。

然而聽其對男子的稱呼,赫然便是蕭炎大哥,蕭鼎!

「這次派人著急的將海老與蕭鼎招來,主要是我收到了一些有些不太好的消息。」雅妃纖指在桌面上輕輕一點,旋即微蹙著黛眉道:「據情報所說,如今的雲嵐宗似乎隱隱有著一些不小的動向,上一次雲嵐宗有所動靜,便是對蕭家出手之時,這一次又是如此,想必所圖必然不小。」

在說著對蕭家出手時,雅妃目光也是輕瞟了一眼那坐於輪椅上的蕭鼎一眼,然而後者臉色卻是沒有絲毫的動靜,依然是保持如春風般的笑容,那模樣就猶如當初蕭家險些被滅族的事,與他沒有絲毫關係一般。

「雲嵐宗又有動靜了?」聞言,一旁的海波東倒是緊皺起了眉頭,道:「他們這次又想幹什麼?」

「暫時還不知道他們的目的,而且他們動靜也頗為隱秘,若非我如今的情報網已經潛進了雲嵐宗,恐怕也是難以察覺。」雅妃微微搖頭,紅唇輕啟的說道。

「難道是沖著我們來的?他們是如何發現蕭家殘餘的族人在我們米特爾家族的庇護下的?」海波東皺著眉頭,沉聲道。

「這也還只是猜測,這些年雲嵐宗的所有動作都越來越不像是以往那個保持著超然身份的門派,我想。恐怕皇室也早就在盯著他們的一舉一動,不過雲山實力太強,因此連皇室也不敢有絲毫的異動,生怕惹惱了這個近在咫尺的龐然大物,造成難以收拾的局面。」雅妃沉吟道。

「米特爾家族是加瑪帝國三大家族之一,牽扯極大,不像當年我們蕭家,若是雲嵐宗要對你們出手,想必也會引發帝國內的動蕩,其他勢力應該不會坐視米特爾家族被雲嵐宗毀滅,當然,凡事都有例外,也正如你們所說,雲嵐宗本就是加瑪帝國最強的勢力,如今再加上雲山這等強者,其餘勢力就算有心想要幫忙,也得掂量一二啊。」坐於輪椅之上的蕭鼎,十指交叉放於身前,緩緩說道。

「這話也有些道理,不過萬事都得小心,這段時間。蕭鼎你讓你們的族人盡量少外出活動,米特爾家族也要暗中警戒起來,萬一雲嵐宗真有什麼動靜,也不至於搞得措手不及。」海波東在大廳中來回的渡著步子,好片刻後,方才沉聲說道。

「嗯。」蕭鼎微微點頭,望著海波東那緊皺起來的老臉,輕輕嘆了一聲,道:「海老,實在抱歉了,因為我蕭家,竟然將你們米特爾家族給拖下了水。」

「現在怎還說這些?」海波東沖著蕭鼎擺了擺手,淡笑道:「而且這也並非是無故相幫,你便當是我這老傢伙在用這條老命以及米特爾家族在搞一盤賭博吧。」

「海老是賭我三弟一定能夠歸來並且戰勝雲嵐宗嗎?如果是這樣的話,那的確是一場豪賭啊。」蕭鼎輕笑了一聲,道。

「那你信那個小傢伙會回來力挽狂瀾么?」海波東笑著反問道。

蕭鼎摸了摸鼻子,微微一笑,輕聲道:「我自然相信,而且,我還能感覺到,或許這一天,不會太遠了......」

「老夫也正是這般想法,哈哈。」

望著一臉笑容的兩人,雅妃唇角也是泛起一抹笑意,腦海中,那有著一對清澈黑色眸子的黑袍青年,緩緩浮現。

「小傢伙,我也相信,你會以強者之態。回歸加瑪!」

..............................................................

雲嵐宗,後山一處偏僻大殿。

空蕩蕩的大殿之中,寂靜無聲,在大殿的中央位置處,一名風華絕代的白衣女子,安靜的坐於蒲團之上,緊閉著眼瞼。

「嘎吱...」

空蕩大殿中,突然響起一道開門聲響,旋即那緊閉的大殿大門,便是緩緩打開,一縷月光順著其外蔓延而進,最後將那名白衣女子包裹而進,宛如一層淡淡銀紗般,使得後者宛如天際仙子般,充斥著一種難以言明的高貴與飄渺。

大門開啟,一道蒼老身影緩步而進,最後在距離白衣女子不遠處停下了腳步,淡淡的笑道:「韻兒,還在生為師的氣么?」

聽得蒼老聲音,白衣女子緩緩睜開緊閉雙眸,猶如寶石般的眸子在月光的反射下,有著一種異樣的魅力,再襯托著那張高貴出塵的淡然俏臉。令得人有一種自慚形穢之感,而這般熟悉面貌,赫然便是當年那雲嵐宗宗主,雲韻!

三年歲月,並未在她臉頰上留下絲毫的痕迹,反而在歲月醞釀下,使得那種高貴氣質,越發的濃郁,不過在那高貴之下,似也是隱藏著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