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六百四十七章木鐵第一更

第六百四十七章木鐵第一更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奇幻

突如其來的笑聲,直接是將院中那劍拔弩張的氣氛打破,眾多人皆是一臉愕然,在這加瑪帝國,竟然還有人敢對雲山如此辱罵?

雲帆臉色逐漸湧上陰冷,緩緩抬起頭來,與眾人一般,將日光投向了天空之上。

然而當日光望及天空那盤旋不散的十來頭巨大飛行獸之後,所有人臉色都是微微一變,這些人不速之客,又是何方人馬?

木鐵也是驚疑不定的望著天空上的飛行魔獸,摸不清情況的他趕忙一揮手,那簇擁在其後面的大批隊伍便是湧上,將他團團圍住,目光警惕的望著天空上那些不速之客。

「諸位恐怕不是加瑪帝國的人吧?」雲帆臉色陰沉的望著天空上的十來頭魔獸,冷聲道:「這是是雲嵐宗的事,奉勸諸位不要多管閑事!」「呵呵,果然是雲嵐宗啊。」

在雲帆聲音落下後,那懸空在天空中的虎鷹獸背上也是傳來一聲漬笑,旋即身影閃掠,十幾道人影徑直從獸背之上躍下,旋即秸穩的落進了院落之中。

隨著這十幾道人影的落下,鄖雲帆籠罩著整個城主府的氣勢立刻如潮水般的退縮,僅僅瞬息間,便是完全被壓制回了其體內,溢不出來絲毫。

氣息竟然被壓制到這種地步,雲帆臉色也是頃刻間變得極其難看了起來,從對方這一手來看,明顯實力遠超與他。

雲帆氣勢被壓制,院中不少人都是有所察覺,旋即皆是面面相覷了一眼,心中警惕更是大盛,所謂來者不善,善者不來,今日的事,恐怕並不好解決。

木鐵低聲命令著周圍隊伍不可妄動,目光卻是謹慎的對著那從那魔獸之上躍下來的十幾道人影身上掃過。

掃動的日光,率先便是停留在那站於最前方的一名黑袍青年身上,視線盯著那張年輕面龐,木鐵一怔,隱隱的有種熟遄的感覺,不過一時間卻是難以想起何時與這種強者有過交集,心傘思索間,其日光也是飛快的從其他一些人身上掃過,片刻後,心中逐漸的湧上一片驚濤駭浪,他發玖,這出現的-r來道人影,竟然每一人的實力他都看不透,會出現這種情況唯有一個原因,那便是這些人的實力,皆是遠超與他!

喉嚨滾動了一下,木鐵只覺得滿嘴的乾澀,十幾名斗王或者更其上的強者?這般恐怖陣容」&#39這些傢伙,究竟是從什麼地方來的?為什麼從沒有聽見過一點消息?就算是附近一些帝國,想要短時間內召集到如此多的強者,也是頗為困難的事情啊。

木鐵神色難看,那雲帆臉色也是好不到哪裡去,因為他同樣是發現,這群人之中,就算實力最低的,怕都是有著與他相仿的實力,至於其他的,例如那首位的黑袍青年,以及其後面一位妖艷冷媚的紅衣美人,更是令得他有著打心底感到恐懼的感覺。

整個前院,都是因為這群不速之客而陷入了一種異樣的寂靜,包括著那雲帆以及牆上的一些雲嵐宗之人,都是不敢有-著絲毫的異動。

「不知閣下究竟是何人?老夫雲帆,是雲嵐宗的長老,宗主雲山,不知閣下是否有過耳聞?」半晌之後,雲帆終於是壓下了心中的驚駭,沖著那居於首位的黑袍青年微微拱手,聲音比起先前來,客氣與小心了許多,而他將雲山之名搬出來,無疑便是想讓這些來歷不明的人,能夠有所忌憚。雲山?聽過…我也與他有著不小瓜葛。」黑袍青年笑了笑,嘴角噙著一抹戲謔。

聞言,雲帆頓時鬆了一口氣,既然對方聽過雲山之名,那麼想必也該知道,那是一位斗宗階別的超級強者!

望著雲帆那鬆氣模樣,黑袍青年嘴角戲謔更是擴大,紋緩踏拼了兩步,而隨著他腳步的前移,那木鐵與雲帆兩方人馬皆是連忙後退一步,極為警戒的看著他。

微微轉過頭來,將日光投注到了那在手下嚴密保護之下的木鐵身上,而瞧得前者目光望過來,木鐵頓時頭皮一麻,那緊握著巨斧的手臂都是抖了抖,他能夠感應到,若是這個神秘的黑袍青年對他出手的話,恐怕他不會有半絲逃生的機會。

「呵呵,木鐵大哥,不用緊張,當年放生恩情,在下一直銘記。」望著緊張中的木鐵,黑袍青年卻是輕輕一笑,說出來的話語,令得院中雙方人馬都是陷入了愕然。

木鐵也同樣是因為黑袍青年這話一臉愕然,旋即視線停留在後者那張有些熟悲的臉龐上,片刻後,目光突然掃中了黑袍青年身後那背負的碩大黑尺,腦中思緒一閃,那被掩蓋了三年時間的記憶,終於是被其一把狠狠的抓了出來。」你-,你」你是蕭炎?!」

震驚中夾雜著難以置信的聲音,從木鐵嘴中傳出,而在他那近乎目瞪口呆的面龐下,前院之中的雙方人馬,再度獃滯。蕭炎?一個在三年歲月中,已經逐漸被連忘的名字,直到此刻木鐵的提起,那發生在三年之前的某些事與人,方才從在場一些人腦海之中翻湧而出。

一道道獃滯目光望著那背負著黑色巨尺的黑袍青年,這一刻,那張多了幾分成熟的面孔,與當年那張有些稚氣的臉龐,緩緩重合。「…」蕭炎?怎麼可能?你怎麼可能還活著?」

雲帆也是因為那突然從木鐵嘀中冒出來的名字陷入了獃滯,片刻後,突然猶如被踩到了尾巴的貓一般,不可置信的尖聲叫道,那院牆之上的一干雲嵐宗弟子,也是一臉震驚,到得現在,他們方才明白,先前蕭炎那句與雲山有著不小瓜葛的話中之意,他們之間,的確瓜葛不小,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