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六百五十二章血洗

第六百五十二章血洗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奇幻

如雷喝聲,夾雜著鬥氣,在整個加瑪聖城每一個角落裡回蕩著,這一刻,城中無數人都是抬起了頭,將目光投向某一處方向,那裡,衝天鬥氣,如天柱般,暴涌而起!

米特爾家族,雅妃,海波東等人皆是湧出了大廳,面色凝重的望著那雄渾鬥氣爆發之所。」現在怎麼辦?」米特爾。騰山沉聲問道。

「還能如何?既然不想投降,那麼便拚死一戰吧!」海波東冷哼了一聲,淡淡的寒氣繚繞在其周身,而在這般寒氣籠罩下,其雙眼之中的蔚藍之色,也是越加深沉。

「所有人聽命,嚴守自己的崗位,不可慌亂,一旦有人入侵,無須稟報,殺!」雅妃俏臉冰冷,鳳目含煞,冷喝聲在整個米特爾家族之中擴散而出。

望著那有條不紊的將命令下達,並且迅速穩定騷動局面的雅妃,海波東微微點頭,旋即微眯著雙眼,冷漠的望著那鬥氣爆發之地,袖袍中的拳頭緩緩緊握。雲山老雜毛,你想滅我米特爾家族,老夫也要讓你傷下骨,掉點血!」

在米特爾家族人員嚴正以待間,那加瑪聖城鬥氣爆發之地,猛然傳出一道整齊厲喝聲,旋即那整個城市的人,便是瞧見了那鋪天蓋地從某處湧出,最後在城市建築物之上彈射飛掠的白袍大隊,那些白色袍服在鼓動時,其上特殊的雲彩劍紋,讓得人清楚的辨認出了他們的身份,赫然便是雲嵐宗之人!「嘶。「沒想到雲嵐宗這次竟然派了這麼多人來,看來果然是想一。將米特爾家族給吃掉啊。」

望著那些猶如跳蚤般從建築物之上閃掠而過的白袍,不少人都是暗中吸了一口涼氣,旋即有些惋惜與忿忿,雲嵐宗這般大張旗鼓的動手,氣焰實在是太過囂張了。

白袍部隊猶如白色的洪流般,徑直從牽都北面湧來,最後鋪天蓋地的對著米特爾家族所在的方位包圍而去,看那聲勢,恐怕雲嵐宗至少是調動了千人之數,這般規模,足以媲美一支小型的軍隊了。

當白色洪流涌過時,整個帝都也是猶如沸騰的油鍋般,徹底的騷動了起來,無數人也是跳上樓頂,然後遙遙的吊在這洪流之後,最後在足以目視到米特爾家族時方才止下腳步,然後尋了個視線不錯的地方,開始關注著這幾乎是加瑪帝國百年內最為轟動的大事。

加瑪帝國三大家族,皆是在帝國屹立了不短時間,這些年中,三大家族勢力越加雄厚,尋常家族難以將之超越,今日雲嵐宗對米特爾家族的出手,無疑將會是這幾十年之內,發生在加瑪帝國之中規模最為宏大的一次對碰!

對於這種強強對碰,不少人心中都是充斥著好奇,因此,在雲嵐宗那股白色潮流還未到達米特爾家族時,在後者周圍的一些居高點上,便是已經簇用滿了黑壓壓的人群。」蕭大哥,待會若是發生戰鬥,你便躲在一旁。「」望著那從遠處席捲而來的白色浪潮,雅妃偏過頭,對著那坐於輪椅上的蕭鼎提醒道。

「到了這種時候,躲在一旁能有何用?而且難道你還真以為我是手無待雞之力的人么?」對於雅妃的好意,蕭鼎卻是笑著搖了搖頭,旋即手掌一枯,一股異樣濃郁並且充斥著生機的綠色鬥氣便是迅速湧出,將其手掌盡數包裹。」咦?你晉入斗靈了?這是何時的事?」一旁的海波東,瞧得蕭鼎突然間釋放開來的氣息,頓時一怔,有些驚訝的道。」腿沒了知覺,便只能安安靜靜的修鍊,所以進展倒是頗為不錯。」只是平日未曾施展鬥氣,所以大家都不知道而已。蕭鼎笑道。

「有自保之力便好,待會如果情況不妙,你與雅妃便找機會逃離。」全部死守這裡,可並不明智,那樣的話,就算米特爾家族真的被滅了,日後也能有人替我們報仇。」海波東點了點頭,突然低聲道。

聽得海波東這話,蕭鼎與雅妃皆是一怔,剛欲說哈,前者臉色卻是徹底凝重,緩緩的道:「來了…」」

兩人順著聲音抬頭,目光望去,只見得這所莊園之外的一些建築物之上,已經站滿了無敵白袍人影,手中齊刷刷的握著如出一轍的鋒利長劍,在陽光的反射間,森冷的寒芒,盡數傾灑進莊園之內,令得人遍體生寒。」你們二人指揮庄內,雲嵐宗的人,我帶人阻攔。」海波東對著雅妃說了一聲,旋即腳掌一點地面,身形便是爆衝天際,而其後,米特爾滕山見狀,趕忙一聲大喝,然後眾多米特爾家族的實力頗強的族人,便都是緊跟而上,最後閃現在莊園外圍,與外面的雲嵐宗大部隊形成對悖。

身體懸浮半空,海波東雙肩一顥,一對鬥氣冰翼便是從背後延伸而出,雙翼振動,將其身形穩定在了天空之上,雙眼泛著冰冷的望著外面那猶如白色浪潮般的雲嵐宗大部隊,強悍鬥氣自其體內暴涌而出,而隨著鬥氣的涌動,一股磅礴氣勢也是繚統天際,異樣的壓迫籠罩著方圓百米。

以滌波東那斗皇級別的勢力,所釋放而出的氣勢,不僅令得雲嵐宗大部隊中出現了一些騷動,就是連周圍高聳建築物之上的眾多圍觀者也是發出陣陣驚嘆聲,作為加瑪帝國之中屈指可數的斗皇強者,海波東的聲望在這三年中,也是再度回復到了當年的巔峰程度。

「海波東,不要負隅頑抗,憑你一己之力,還想力挽狂瀾不成?若是識相的話,便儘快交出蕭家殘黨!」

就在海波東氣勢澎湃涌動時,兩道厲嘯聲,突然自城中暴喝而起,旋即,兩股足以和前者相媲美的氣勢,也是陡然浮現。

在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