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六百五十七章大開殺戒

第六百五十七章大開殺戒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奇幻

第六百五十七章大開殺戒

流光划過天際。片刻之後,便是閃現在了帝都天空之上。

十幾道身影振動著背後鬥氣雙翼,最後在滿城獃滯目光注視下,好整以暇的形成半包圍狀,將雲督等人包圍而進,臉龐之上,也是噙著些許戲謔。

而當這十幾道背生雙翼的人影出現之霎,滿城再度寂靜,無數人皆是目瞪口呆的望著這突兀出現的斗王大部隊,十幾名斗王強者?這陣容許多人暗中輕吸了一口涼氣,旋即腦袋有些感到眩暈,整個加瑪帝國的斗王強者,加起來恐怕頂多幾十名而已,然而今日,他們卻是一次性的見了個夠!

雲督等人,臉色也是至從這十幾道身影出現時,變得煞白了起來,雙眼之中充斥著驚駭與難以置信,到得現在,他們方才真正的感到一種恐懼,如今的蕭炎。已經的的確確具備了撼動雲嵐宗的恐怖實力

「蕭炎這些都是你的人?」海波東同樣也是被這陡然出現的龐大陣容嚇了一跳,當下急忙問道。

蕭炎微微一笑,點了點頭。

見到蕭炎點頭,海波東這才鬆了一口氣,旋即心中湧上一陣欣喜,用力的拍了拍前者肩膀,笑道:「好小子,果然不是以前那個莽撞的小傢伙了,竟然也懂得招兵買馬了。」

蕭炎輕笑了一聲,目光一抬,望向對面的雲督等人,漆黑眸中有著些許寒意浮現:「呵呵,兩名斗皇,七名斗王,很好沒想到剛一回來,雲嵐宗便奉上了這般大禮,既然如此,那在下便也不客氣的收下了。」

聽得蕭炎話語中滲透而出的陰寒殺意,雲督幾人臉色更是越發難看了起來,看這般情況,自己一行人今日的確是凶多吉少,雖然都說雲嵐山與帝近在咫尺,但真要說起來,兩者間路程也很是有著一段路程,就算以他們的速度,要趕到雲嵐山也是需要至少半個小時,而這些時間。足以讓得自己一行人徹底的栽在此處。

「哈哈,蕭炎,這些傢伙便是那所謂雲嵐宗的人么?果然手筆不凡啊,一出手便是七名斗王,兩名斗皇,這般陣容,就算是放在黑角域,也算是一批極其不弱的力量了啊。」不遠處,林焱目光饒有興緻的看了一眼雲督等人,沖著蕭炎朗笑道。

蕭炎笑了笑,旋即手掌輕揮,簡單的話語,卻是噙著令無數人膽寒的陰冷殺意。

「一個不留!」

「是!」聽得蕭炎話落,林焱等人也是重重點頭,旋即一道道絲毫不遜色於雲嵐宗斗王強者的雄渾鬥氣,自體內暴涌而出,最後雙翼一振,身形劃破天空,化為一道道模糊黑影,夾雜著尖銳勁風,徑直對著那些略有些慌張的雲嵐宗強者衝殺而去。

「蕭炎。想要將我們一口吞下,就怕撐死你!」見到蕭炎那揮手間的冷厲,雲督心中也是一陣猛跳,旋即眼中湧上絲絲瘋狂,怒吼道。

「雲嵐宗眾弟子,拚死一戰!就算拼至最後一人,也要將那米特爾家族,給我耗成廢物!」

聽得雲督怒吼,那下方因為天空上的動靜而陷入停止的雲嵐宗弟子,頓時齊齊發出一道道喝聲,旋即再度揮動著武器,如潮水般對著米特爾家族之內衝擊而去,而在雲嵐宗這般瘋狂攻勢下,莊園之內的一道道防線,也是急速被撕裂!

「海老,那兩名斗皇,交給你來對付,其餘斗王,便交給他們去做!」瞧得下方防線搖搖欲墜的莊園,蕭炎眉頭微皺,偏頭對著海波東低聲道,這次出現的人,只是林焱一些斗王強者而已,至於美杜莎以及陰骨老等斗皇以及更強者,蕭炎卻是並未讓他們在這種時候出現,凡事,都需要留著一手,剛一回來便是將所有底牌暴露在雲嵐宗眼中,這種愚蠢之事。如今的蕭炎自然是不會為之。

「嗯,沒問題!」聞言,海波東毫不猶豫的一點頭,知道情況緊急的他也不多說廢話,背後冰翼一振,便是閃掠而出,最後也是衝進天空那混亂戰場,將雲督雲剎兩位斗皇強者攔截而住。

見狀,蕭炎背後碧綠火翼也是微微一動,身形對著下方莊園暴掠而去。

「族長,雲嵐宗即將攻進內院了,我們守不住了!」

在天空上陷入大戰時,急喝聲,也是不斷的在一片混亂的莊園之中傳出。

「大家穩住,不要與他們正面交戰,弓弩手,再次準備破氣箭!」莊園之中,望著那迅速潰敗的防線,雅妃也是急忙喝道,面對著雲嵐宗那近乎人海般的攻勢下,就算是。

「族長,破氣箭已經不足百支!」聽得雅妃指揮,一名護衛連忙道。

「全部給我用上!」雅妃豎著柳眉。一聲叱喝,然而喝聲剛剛落下,便是在一道從天際閃掠而下的黑影下,噶然而止。

黑影落地,背負著重尺的黑袍青年沖著雅妃微微一笑,露出一口白燦燦的牙齒:「雅妃姐,三年不見,越發的漂亮了」

有些失神的望著面前那張比三年前多了幾分成熟的年輕臉龐,這一刻,似乎周圍那不斷傳來的緊急喝聲也是消失了去,雅妃挺翹玉鼻逐漸湧上些許酸楚。眼圈也是有些紅潤,略有些嘶啞卻格外動聽的嗓音,從其紅唇中吐出:「你這臭小子,還捨得回來啊。」

「這三年為了蕭家,辛苦你了」望著那對誘人桃花眸中噙著的些許霧氣,蕭炎輕嘆了一聲,他知道,這些年,雅妃背負的壓力,可是極為不小,若非是有著海老的支持,恐怕她也難以堅持下來

本來心中隱隱噙著一些委屈的雅妃,在這句噙著些許歉意的低聲中,卻是如煙霧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