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六百六十二章商討第二更

第六百六十二章商討第二更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奇幻

第六百六十二章商討

難以想像。當那張熟悉的容顏再次出現在海波東面前時,帶給了他何種程度的驚駭,乃至於這位即便是面對著雲山都不會如此恐懼的斗皇強者,連說話都是帶上了些許顫音,他也從沒想到,三年之後,這個令他極度忌憚的可怕女人,竟然還在蕭炎身旁。

並未發現海波東那一臉的驚駭,蕭炎略有些怒氣的站起身來,快步行至美杜莎身旁,一把將紫研拉了過來,旋即迅速把玉盒沒收,低頭對著小臉滿是訕笑的紫研沉聲道:「以後少跟著她惹麻煩,不然馬上就把你給送回去!」

聽得蕭炎的威脅,紫研趕緊閉上了嘴,然後連忙抓住前者袖子,示意著自己的立場一定是站在他這邊。

一旁的美杜莎瞧得這麼快便是繳械投降的紫研,也是有些無奈,旋即那對妖艷雙眸在蕭炎充滿怒氣的目光注視下,微微閃移了一下,片刻後。似是辯解一般的道:「這個...剛才看這邊打得火熱,我便和紫研到處轉了轉,然後偶然之下得到了一點東西。」

聞言,蕭炎一怔,旋即猛翻著白眼,敢情這東西還是從米特爾家族中偷出來的?

望著那一臉死豬不怕開水燙模樣的美杜莎,繞是蕭炎一肚子火也只能無奈的搖了搖頭,轉頭沖著首位上的海波東苦笑道:「抱歉了,海老,這兩個惹禍精竟然將主意打到米特爾家族身上來了。」說著,他也將那玉盒從納戒中取出,然後便是要送還上去。

一旁的美杜莎女王見狀,嘴唇微動了動,似乎頗為的不舍,不過見到對她不理不睬的蕭炎,她無奈之下只得抬起頭,一對泛著妖異美麗的狹長眼眸,盯著首位上正目瞪口呆的看著自己的海波東,眸中掠過些許危險的光芒。

與美杜莎目光對視在一起,海波東迅速回過神來,感受那略微有些冰涼的危險之意,渾身一個哆嗦,連忙起身沖著蕭炎道:「不用了,不用了,既然她喜歡那便給她吧,反正這些東西我們米特爾家族也是要拍賣的,就當是送個人情吧。」

見到海波東這般竭力推脫。蕭炎也只得尷尬一笑,然後無奈的收回玉盒,轉身狠狠的剮了悄悄鬆了一口氣的美杜莎,拉著紫研回到位置。

「咳,來人,安坐!」見到那獨自站於大廳中的美杜莎,海波東又趕忙吩咐道,蕭炎敢將這個恐怖的女人給晾在這裡,可他卻是沒有這種膽子。

對於海波東的殷勤,美杜莎那冰寒的臉色到是微微緩和了一點,這才覺得這個被自己封印了多年的老頭還是有一小點順眼的。

將美杜莎,陰骨老等人安置上位後,海波東這才將目光轉向蕭炎,苦笑道:「原來你是有著這麼一張底牌,有了她的相助,雲山倒也不足為慮了。」

聞言,蕭炎卻是搖了搖頭,道:「這尊大神太難請動,所以別對她報太大的希望,到時候真與雲嵐宗開戰,雲山我會出手對付。她么...看她心情是不是樂意在一旁觀戰吧。」

美杜莎優雅坐於椅上,縴手捧著茶杯,緩緩的吸抿著,而對於蕭炎的話,她似乎也是未曾聽見一般,若無其事的模樣令得海波東一陣苦笑,這兩人,究竟是什麼關係啊?從先前蕭炎那般對她的態度來看,兩人應該至少有著一些不錯關係,不然的話,以美杜莎女王那副性子,誰敢對她如此說話,早就被撕成了幾塊了,這條美女蛇的兇殘程度,海波東最有體會...而蕭炎剛剛的話中,又是有著些許冷笑之意,這般一來,倒是令得海波東有些茫然了起來。

「你來對付雲山?怕是風險太高吧?」片刻後,思索未有結果的海波東只得放棄猜測兩者間的關係,沉吟道,雖說蕭炎如今實力大漲,可若是想要打敗雲山的話,成功率應該也是極低的。

「這樣吧,這幾日我們盡量與其餘兩大家族,煉藥師公會還有皇室聯絡一下,若是能與他們聯手,到時候勝算恐怕會增高許多,畢竟煉藥師公會的法獁,皇室的那老妖怪。也都是斗皇階別的強者,後者更是早就步入巔峰期多年,而且,如今我也有了你煉製的復紫靈丹,給我幾日時間,想必也能恢復到巔峰時期,到時候我們幾人聯手,打敗雲山,還是有著不小的成功率。」海波東建議道。

「隨你吧...」對於這建議,蕭炎倒是不置可否,皇室那個老妖怪與法獁的確有幾分實力,但納蘭家族與木家所能提供的戰力,卻是幾乎能夠忽略不計,斗王階別的強者,在這種對戰中,已經起不了太大的作用。

瞧得蕭炎那無所謂的模樣,海波東也無奈的搖了搖頭,突然問道:「你這次與雲嵐宗,打算以何種局面結束?」

「不死不休,我要雲嵐宗徹底在消失在加瑪帝國。」蕭炎抬了抬眼皮,淡淡的道。

「雲嵐宗如今勢力遍布大半個帝國,你若是想要將他們連根拔起的話,那麼便必須全部清除。而光憑你的話,或許能將雲嵐宗強者殺個精光,不過餘孽,卻是難以清除,這一點,皇室等勢力,卻是能夠做到。」海波東竭力的說服著蕭炎放棄以往對其他勢力的成見。

聞言,蕭炎眉頭也是微皺,這一點,海波東倒說得也不錯。

「三弟,海老說得對。想要真正清除雲嵐宗,光憑你的人手,還遠遠不夠,這些事,皇室他們來說,是最妥當的。」蕭鼎略微沉吟,終於是緩緩開口說了一句。

聽得蕭鼎開口,蕭炎細想了一下,也就不再如此抗拒,揮了揮手,道:「既然如此,那便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