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六百六十六章傅岩

第六百六十六章傅岩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奇幻

第六百六十六章傅岩

「噗嗤!」

在交易區中一道道驚愕目光中。那奧巴如遭重擊般倒飛而出,一口鮮血忍將不住的噴出,最後在地面之上搽出十幾米後方才逐漸停下。

見到蕭炎隨意一掌便是將奧巴擊潰,周圍一些人心中也是閃過一道驚訝,這奧巴雖然品性極差,可再如何說也是一名即將進入大斗師的強者,沒想到竟然在這個黑袍青年手中,連一回合都是走不出。

不過在驚訝過後,眾人卻是對著蕭炎投去一道道同情目光,這傢伙這一掌打得的確是爽了,可他難道不知道,傅岩那個老傢伙最為護短么?在這煉藥師公會,除了少數幾人他不敢惹之外,大多數人都是對那個性子乖僻護短的老傢伙有著幾分忌憚。

「你...唉,你闖禍了,快,跟我離開這裡!」雪魅也是為蕭炎的突然出手驚了一下,望著遠處那躺在地上不斷翻滾哀嚎的奧巴,她趕忙對著蕭炎低聲焦急的道,說完,她便是拉著後者離轉身便走。

對於雪魅的拉扯。蕭炎倒沒怎麼抗拒,斜瞥了一眼不遠處不斷嚎叫的奧巴,拉著紫研跟著雪魅離開了這吵雜場所。

三人一路擠出人流擁擠的交易區,雪魅卻依然未停下腳步,拉著蕭炎就往煉藥師公會外跑,而見此,蕭炎只得無奈的掙脫了手,沖著她笑道:「一個廢物二世祖而已,需要這樣么?」

「那傢伙的確是個廢物,不過他的老師是公會的長老,權勢不低,在這帝都之中面子極廣,而且還極其護短,若是等到那傢伙跑去告狀,那老傢伙肯定不會放過你。」對於這天不怕地不怕的蕭炎,雪魅只得急聲道。

「佛克蘭大師似乎也是公會長老吧?你怎麼還怕他?」蕭炎皺了皺眉,道。

「老師如今只是四品煉藥師,而那傅岩卻是一名貨真價實的五品煉藥師,煉藥術水平即便是與副會長相比也不遑多讓,地位自然是遠比老師高。」雪魅嘆了一口氣,道。

聞言,蕭炎也是恍然,這加瑪帝國四品煉藥師仔細算起來,雖然稀少可至少也有著十來名,而五品煉藥師,則是唯有那麼寥寥數人,而且著煉藥師之間的階別頗難晉陞。甚至一些人說不定一輩子都將會在某個境界所停留,類似蕭炎這種仗著異火與葯老豐厚經驗的怪胎,怕整個大陸都唯有他一人而已。

而四品與五品之間的差距,就如同斗靈與斗王之間的般,是一個頗大的坎,因此之間的差距自然極大,兩者地位,也是難以相比。

「放心吧,我能照顧好自己的,剛才也只是忍不住出面幫了你一下而已,呵呵,沒事...」望著雪魅俏臉之上的擔憂與焦急,蕭炎也是無奈,他倒是沒想到出面幫忙之後反而令得她更加的焦慮,當下也只得笑了笑,出言安慰道。

「嘿嘿,沒事?小子真是好大的口氣啊,在這帝都之中傷了我學生可以說沒事的人,恐怕還沒多少個!」就在蕭炎話語剛剛落下時,突然一道冷笑在龐大的公會大廳中響起,旋即一行人氣勢洶洶的從一處快速行來。在那人群之首,赫然是一名身著煉藥師袍服的老者,那袍服胸口處,有著一枚繪著葯鼎的徽章,葯鼎之上,閃爍著五道銀光閃閃的波紋,袍服抖動間,光芒四射,頗為刺眼。

五品煉藥師!

望著那代表著一種尊榮的徽章,大廳中來往的人流頓時停下了腳步,滿臉敬畏與艷羨。

望著那名老者,雪魅俏臉頓時微微一變,旋即心中叫苦不迭,這個老不死的怎麼速度這麼快?

「他便是那個傅岩?」無視於周圍那些看好戲的目光,蕭炎轉頭對著雪魅笑道。

「嗯。」望著那噙著一臉冷笑與些許怒火快步行來的老者,雪魅心中嘆了一聲,硬著頭皮點了點頭,旋即低聲道:「待會你盡量少說話,這老頭在這大庭廣眾下應該也不至於太過為難我們這些小輩。」

聞言,蕭炎卻是不置可否,這三年沒回來,沒想到這煉藥師公會卻是越來越有些不堪,真不知道法獁那老傢伙是如何在管理。

在雪魅與蕭炎低聲說話間,那傅岩便已帶著一大群人氣勢洶洶的來至他們面前,老頭斜瞥了一眼雪魅,旋即虛眯著老眼望著蕭炎,偏頭對著身旁那臉色蒼白的奧巴道:「是這傢伙下的手?」

「是的,老師,我本來在與雪魅正當競爭購買一株藥材。準備在老師大壽時煉製一枚丹藥當做壽禮,可沒想到這傢伙一出面便直接強行奪走藥材,還下重手將我打成這副模樣,老師,你可一定要做主啊!」聽得傅岩問話,那奧巴頓時連忙哭喪著臉道,當然,這種時刻自然是要給自己找一個極其冠冕堂皇的理由。

「傅岩長老,這事...」聽得奧巴信口雌黃,雪魅俏臉頓時一變,連忙出聲道。

然而雪魅聲音還未落下,那傅岩便是揮了揮手,淡淡的道:「雪魅,這事與你無關,你便不要摻和了,不然免得到時候還要去找弗蘭克那老傢伙瞎扯。」

「剛才便是你出手的吧?沒想到年紀輕輕下手如此之重,你的老師是何人?」目光一轉,傅岩便是將目光移向蕭炎,老氣橫秋的冷聲道。

瞧得傅岩這般模樣,蕭炎卻是一笑,道:「沒想到如今煉藥師公會的長老素質越來越低,仗勢欺人,倚老賣老......」

聽得蕭炎這般帶著些許嘲諷的話語。大廳中頓時安靜了許多,這小子,膽子也太大了點吧?竟然敢當著傅岩的面如此嘲諷於他。

「好個牙尖嘴利的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