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六百七十二章夜談

第六百七十二章夜談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奇幻

第六百七十二章夜談

夜裡的雲嵐山。巍然的山峰隱藏在黑暗之中,細密的燈火猶如螢火蟲一般遍布著漫山遍野,雖然夜已深,可這座山峰,防守較之白日,卻是更為森嚴,黑暗之中的一道道明哨暗哨,將整個山峰的任何一處動靜,都是收入眼中。

在雲嵐山頂峰,龐大的宗門聳然而立,在夜色那朦朧的遮掩下,猶如一隻凶獸般,匍匐在此,隱隱間釋放著些許令人毛骨悚然的異樣壓迫。

雲嵐宗深處,一處偏僻大殿之內,柔和的燈火在微風中搖曳著,淡淡的光芒籠罩著大殿,驅逐著殿內繚繞的冰冷。

龐大的大殿,空空蕩蕩,唯有那中央處的一襲白色裙袍,方才能為這大殿添了一絲人氣。

雲韻盤坐於蒲團之上。那張雍容高貴的美麗臉頰,此刻卻是布滿著異樣的憤怒,先前雲山來此與她說的話,直接是令得其身體陷入了冰涼狀態。

「嫁於古河?」想到那從雲山嘴中說出的話,雲韻心中的冰寒便是越加濃郁,如今的雲山,哪還有當年她心中半分的慈師模樣?

美眸掃向緊閉的大門,雲韻白皙縴手緊緊握攏,尖銳的指甲刺得掌心生疼,片刻後,她黛眉突然一皺,冷喝道:「既然來了,那便現身,何必鬼鬼祟祟的?」

「唉,沒想到你雖然鬥氣被雲山封印,可感知依然如此靈敏...」就在雲韻喝聲落下時,一道無奈的苦笑嘆聲緩緩的在大殿中響起,旋即一道高大身影,緩緩從大殿一處現出身來,看其那熟悉容貌,赫然便是當年的丹王古河!

「是你?」瞧得現身的古河,雲韻也是一怔,旋即黛眉一挑,冷笑道:「古河,沒想到你竟然是這種人,趁人之危,枉我以前還那般看重你。」

聽得雲韻這般冷笑。那古河也是愣了愣,旋即似是明白了什麼,苦笑道:「這事可真與我沒什麼關係,全都是雲山的主意...」

「你若不娶,就算是他的主意,又能如何?」雲韻目光灼灼的望著古河,語氣咄咄逼人,鬥氣雖制,可其氣勢卻未有絲毫的減弱。

而在雲韻這般態勢下,繞是以古河的本事,也是有些吃不太消,揉了揉額頭,片刻後,方才嘆息道:「雲山的提議,對我來說的確有著莫大的吸引力,我對你的心思,你又並非不知道,只不過你總是故意的將之遺忘罷了...」

「你是個不可多得的朋友,不過......」雲韻微垂下眼瞼,搖了搖頭,道:「你若是還顧及以往的交情。那便拒絕老師的提議,這樣日後我們還能做朋友,否則......」

望著那張在燈火下略顯冰冷的動人臉頰,古河緩緩的吸了一口氣,突然語出驚人的道:「是因為蕭炎吧...」

那熟悉的名字一落下,雲韻臉頰便是猛的一變,叱聲道:「休要胡說!」

「雲韻,我又不是傻子...雲山將那些事都告訴了我,現在想來,當年在塔戈爾大沙漠遇見蕭炎被蛇人族強者追殺,你幾度出手相救,原來是有著這般原因。」古河面上神色頗為的苦澀,他為人素來一身傲氣,然而今日,卻是想不到自己竟然會爭不過一個毛頭小子...

雲韻紅唇動了動,可卻並未說出什麼話來,明眸瞥了古河一眼,道:「你不用管我究竟因何原因,我只問一句,你究竟拒不拒絕老師的提議?」

古河沉默,片刻後,搖了搖頭,聲音略有些低沉的道:「我能配得上你,而且,你與蕭炎,也是不可能的!」

「我的事不用你管。」雲韻冷斥了一聲,旋即唇角挑起一抹嘲諷:「我說過,我不願意的事,就算是老師。也不可能令我首肯,你若真要執意而行,到時候那便娶一具冷冰冰的屍體吧。」

「就為了那個小子?」聽得雲韻竟然以死相逼,古河臉龐頓時湧上一陣怒火,低聲吼道。

「與他無關...況且你古河的確煉藥術聞名加瑪帝國,想要找到一個比我更優秀的女子也並不難,何必要干這種不情不願的事?」縴手微微一握,雲韻淡淡的道。

「可我只喜歡你!」古河怒吼道:「我有什麼比不上那個傢伙的?一個毛頭小子而已,值得你這麼惦記么?」

瞧得古河這般頑固,雲韻也是輕嘆了一聲,終於是不再多話,緩緩閉目,竟然是不想理會。

見到雲韻這般模樣,古河怒火更盛,可對於面前這個他一直抱著幾分愛慕,極為敬畏的女子,他卻不敢有著絲毫的侵犯,當下在大殿中來回渡了許久腳步後,終於是逐漸平復下心情,突然沉聲道:「蕭炎的確回加瑪帝國了。」

那個名字一落下,便是猶如具有一種魔力般,令得那閉上眼眸的女子,再度睜開明眸。掃向古河。

見到光是提一提這個名字,便是令得雲韻這般反應,古河不由得自嘲一笑,沒想到自己風光這麼多年,竟然會被一個毛頭小子壓得翻不過身...

「不過你也不用太過高興,雖說他現在正在大肆聯合帝國其他勢力,可你也知道如今雲嵐宗的強橫,雲山比起當年更是強了不少,就算蕭炎這三年勢力暴漲,可想要擊敗雲山,勝算依然極低。而這一次,若他再一次失敗的話,雲山必然不會讓他再有機會逃生,所以,或許要不了多久,蕭炎這個人,便是得被徹底抹除在加瑪帝國。」古河淡淡的道。

「而到時候,或許你也能夠真正的安心......」

聽得古河之話,雲韻雖然面上依然平靜,可那袖袍中的縴手,卻是緊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