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六百七十八章戰古河

第六百七十八章戰古河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奇幻

第六百七十八章戰古河

隨著古河怒笑落下。天空之上的氣氛,頓時變得劍拔弩張了起來。

見到蕭炎竟然許下這般承喏,加刑天等人皆是面色微微一變,雖說如今前者實力大漲,可想要在十招內擊敗古河,其中風險性可不小,今日眾勢力齊上雲嵐宗,打的就是一鼓作氣的將之滅掉,更何況如今的山下,皇室的十萬大軍怕也是開始了包圍,這種時候,若是蕭炎出了個什麼差錯,讓得古河撐下了十招,難道就說讓這些準備許久的攻勢盡數停止不成?

如此的話,未免也太兒戲了,今日一旦撤退,恐怕第二日,雲嵐宗便是會傾巢而出,然後一個個的找過來。

瞧得加刑天等人臉色,蕭炎擺了擺手,背後碧綠火翼微微振動。一股異樣的熾熱令得身旁眾人渾身有種滾燙的感覺,那張平淡的年輕臉龐,讓得加刑天等人這才略微平復了一下心情。

「放心吧,以我和雲嵐宗間的血仇,自然不會意氣用事...」蕭炎笑了笑,緩緩的道。

聞言,眾人面面相覷了一眼,見到他堅持,也就不再說什麼,不管如何說,對於如今的蕭炎,他們還是抱著幾分信心的,而且他們也清楚蕭炎的性子,自然也知道,他不會在這種場合搞什麼烏龍。

「蕭炎,小心點,古河已晉入斗皇階別,而且他也掌控著一種格外厲害的火焰,雖算不上異火,可威力也不容小覷。」法獁沉聲提醒道。

蕭炎微微點頭,目光瞥了一眼古河身後的那對紫火雙翼,只要不是異火,那麼對他便是沒有太大的威脅性。

將提醒事情交代後,加刑天等人在遲疑了一下後,便是緩緩的退散開來,在天空之上,給兩人留出了一個寬敞的空間。

而隨著眾人的退開。那下方廣場之上的竊竊私語也是減弱了許多,對於蕭炎這位強勢歸來的年輕人,雖然最近幾日整個加瑪帝國都是傳遍著他的消息,可在場的很多人都是未曾親眼看見當日帝都的那場近乎壓倒性的戰鬥,因此,在聽得蕭炎竟然大言不慚的揚言十招內擊敗古河的誑語,不少人都是抱著冷眼旁觀的心理,而一些與古河交情不淺的強者,更是不免嘲諷搖頭,只道這傢伙雖然實力強勁,可到底只是個乳臭未乾的狂妄小子啊...

雲山已經再度回身坐上了首位,眼睛望著天空上的兩人,嘴角掀起一抹細微的陰笑,他早便知道,古河定然會因為忍不下這口氣而出手,雖然那十招之約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不過這樣的話,想必也是能夠古河真正的傾盡全力,到時候就算他敗於蕭炎,想必也能令後者受一些傷。

喜台之下,雲韻此刻也是忍不住的抬起了俏臉。一對明眸在望著天空那襲黑袍之後,便是有種難以移動的感覺,怔怔的望著那張熟悉的臉龐,比起三年前少了些稚嫩,多了些成熟內斂,顯然,這三年時間,當年的那個少年,已經真正的完成了蛻變。

弱者與強者的蛻變!

天空之上,當加刑天等人退散開時,氣氛陡然便是變得尖銳了起來,古河目光死死的盯著面前的蕭炎,三年前,這個黑袍青年,還只能與他的弟子相爭鋒,然而三年後,居然已敢當著他的面,下這十招之約,這般變化,當真是天差地別。

「今日,我會在她面前,將你擊敗!」古河緩緩的道,而隨著其聲音落下,一股強悍無匹的紫色鬥氣,便是自其體內暴涌而出,鬥氣粘附在體表,翻騰不休,猶如一團團紫色實質火焰般,釋放著熾熱的溫度。

瞥了那面色陰鬱的古河一眼。蕭炎聲音依然是沒有多少波動:「你執意要被雲山當槍使,那我自然不會留情...」

「那就要看你有沒這個資格了。」古河怒笑,手掌一握,鬥氣一陣波動,瞬間後便是在掌心凝聚成一柄深紫色的長劍,長劍之上,火焰熊熊燃燒。

蕭炎一笑,手掌遙遙對著下方地面,旋即五指猛然一握,而隨著其手掌握攏,那插在地面之上的黑色重尺,頓時暴掠而出,最後化為一道黑影閃回蕭炎手中。

瞧得蕭炎不經意間露出的這手,廣場中不少人皆是驚呼了一聲,能夠隔著這麼遙遠的距離控制武器,那可是需要對鬥氣達到一種相當苛刻的精準度,沒想到蕭炎這般年紀,便是能有這般的鬥氣控制。

「十招。」重尺平舉,指向古河,蕭炎輕聲道。

臉龐微微抖動,古河這次沒有再說絲毫的廢話,手中紫色火焰長劍猛的一顫,雄渾的能量波動將空氣震得不斷散發出陣陣漣漪。

「少說廢話。手下見真章吧!」身形略一沉寂,古河雙眼猛的一瞪,一聲厲喝,背後紫火雙翼猛然一振,身形瞬間便是化為一道紫色影子,閃電般的對著蕭炎暴射而去。

身影閃掠天空,鋒利的劍尖在雄渾鬥氣的協助下,輕易的劃破空氣,僅僅眨眼時間,劍尖便已至蕭炎胸膛。

「鐺!」

黑影閃掠,碩大的重尺詭異浮現身前。猶如一塊厚實盾牌般,將那鋒利的紫火長劍輕易抵擋而下。

劍尺相交,一股凌厲勁風頓時從那交接處擴散而出,將空間震蕩出道道漣漪。

「嗤!」

一招無果,古河手腕一抖,鋒利長劍便是猶如詭異毒蛇般迅速一轉,橫划過重尺,旋即猛然一刺!

「叮!」

鋒利長劍剛閃過重尺,一隻修長手指便是迅速探出,旋即屈指一彈,一縷勁風極為準確的擊打在那劍身之上,將之彈射而開,與此同時重尺一揚,直接對著古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