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六百八十章殺無赦

第六百八十章殺無赦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奇幻

第六百八十章殺無赦!

雷鳴巨聲響徹天際。廣場之上,無數人駭然抬頭,只見那天空之上,深紫色的火焰已成燎原之勢,喏大的天空,都是被火浪所佔據,而在紫火浪潮中心位置,一團碧綠色的火焰卻是異常明艷,任那深紫色如何衝擊,都是巍然不動。

在約莫幾個呼吸後,那奇異的碧綠火焰猛然一顫,旋即一股劇烈的火焰風暴從其中暴涌而出,而凡是碧綠火焰所波及的範圍,那紫色火焰,頓時猶如遇見沸油的冰雪般,迅速退散,看那般模樣,竟然根本不是那碧綠火焰的一合之將。

碧綠火焰剛開始僅有幾尺寬長,然後在經過那瞬間的膨脹後,幾乎一眨眼,那瀰漫天際的深紫色火焰。便是被盡數驅逐,吞噬...

「噗嗤!」

當最後一團深紫色火焰被驅逐,那隱藏在其中的一道人影終於暴露了出來,頃刻間爆發而出的恐怖力量,直接是如潮水般的傾瀉在了其身體之上,當下,一口殷紅鮮血,便是在無數人的注視中,噴吐而出,身體如斷翅的鳥兒,從天空上無力的墜落而下。

人影在廣場上一道道震撼目光中,迅速墜落而下,而在其距離廣場尚還有幾十米時,那喜台上面色略有些陰沉的雲山方才一揮袖袍,一股巧勁將之接住,然後緩緩落下地面。

落下地時,古河的面色已是一片蒼白,嘴角布滿著血跡,眼中也是有著些許頹敗,先前蕭炎所爆發而出的恐怖力量,他清楚的知道,他根本就沒有接下來的可能,甚至,在後者勁氣吐動間,他也察覺到蕭炎暗中收斂了一分勁氣,否則的話,今日就算他古河能保住一條命。怕至少也是要落個重傷下場。

周圍一道道目光望著那面色蒼白的古河,一時間也是鴉雀無聲,眾人面面相覷,殘留在眼中的駭然,令得他們依然有些難以接受這一現實。

一個年齡方才二十左右的小輩,居然短短十招之內,便是將一名貨真價實的斗皇強者擊敗,這種可怕的實力,實在是讓人感覺太過夢幻了點...

一道道錯愕獃滯的目光在古河身上停留了片刻,旋即便是不約而同的轉向了天際,此刻,天空上瀰漫的碧綠火焰已經盡數消散,一襲黑袍青年,懸空而立,背後的華麗碧綠火翼緩緩振動,那股強者風範,倒也初具雛形。

天空一處,加刑天等人望著那在最後一招中落敗的古河,也終於是鬆了一口氣,互相對視了一眼,暗自咂舌。這個傢伙,果然恐怖,先前所爆發出來那恐怖一擊,在場的,恐怕也就海波東與加刑天能夠抵擋一二。

「如今古河敗了,倒是少了一個心頭大患,以他的性子,當著這麼多人的面應下了蕭炎的挑戰,想必便是不會出爾反爾。」海波東抹了把額頭冷汗,笑道。

「嗯,不過先前那番大戰,蕭炎也是有些損耗,不過好在這傢伙丹藥不少,鬥氣恢復速度遠非常人可比,不然的話,待會與雲山大戰時,怕是會頗為不妙。」加刑天點了點頭,道,先前他可是看見了蕭炎在打敗古河後往嘴裡丟了幾枚丹藥。

「待會大戰開啟,你們攔住雲嵐宗的眾長老,萬不要讓他們形成合擊陣勢,不然恐怕麻煩不小,至於雲山,便先如蕭炎所說,交給他來對付。」海波東目光緩緩掃視著下方那龐大的雲嵐宗,望著那些懸浮在半空處的雲嵐宗長老,沉聲道。

「讓他一人對付雲山...怕是有著幾分危險吧?」煉藥師公會副會長米切爾遲疑了一下,道。

「放心,可別忘記蕭炎還有那位神秘的老師相助。而且實在不行,到時候我與加老頭,還是那幽海蛟獸也迅速騰出手來,助他一臂之力,以我們幾人之力,就算是雲山,怕是能抗衡一會。」海波東目光瞥向下方廣場中央喜台上的雲山,緩緩的道。

「大戰開始,我會發信號,到時候山下的十萬大軍,夭夜會親自指揮,立刻攻山!」加刑天點了點頭,沉聲道。

聞言,海波東也是微微點頭,目光緊緊的鎖定著雲山,冷笑道:「接下來,便看緊這個老混蛋了...」

...............................................................

廣場上,那面色蒼白的古河,在失神了片刻後,眼中方才緩緩恢復神采,抬頭望著天際上那身軀欣長的黑袍青年,苦澀一笑。

「你贏了!」

聽得古河親口認輸,廣場上也是一片默然。他們能夠想像到,這一次的失敗,對於古河將會有著何等的打擊。

「今**與雲嵐宗之事,我不會在插手。」古河頹然一笑,旋即目光轉向喜台之下那悄然而立的雲韻,身體一顫,那套精心製作的喜袍便是寸寸震裂,最後化為碎步飄落下地。

「雲韻,或許你的選擇沒有錯,我的確不如他...」

望著古河那苦澀的笑容,雲韻也是沉默。古河骨子中頗為傲氣,能夠讓得他說出這般話來,可以想像敗於蕭炎之後,對於他的打擊是何等之重,然而這種時候,她也是說不出什麼話來,好片刻後,方才輕聲道:「你沒事吧?」

「沒什麼大傷...」古河擺了擺手,旋即抬頭望著喜台之上的雲山,拱手道:「雲山宗主,今日古河失手,必然要履行喏言,不再插手雙方之事,而至於這婚禮,也請宗主解去吧,告辭!」

語罷,古河也不顧雲山那略有些難看的臉色,轉身便是在周圍廣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