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六百八十八章殺

第六百八十八章殺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奇幻

轟!

驚雷般的炸響。響徹天際,鋪天蓋地的三色火浪以及濃郁的深青色鬥氣,在天空互相摻雜,最後猶如大海翻騰的浪潮般,對著四面八方席捲而去。

恐怖的火浪四面席捲,連帶著遠處天空那混亂戰場也是遭受波及,一些反應敏捷的倒是逃得一難,而一些略顯遲鈍的,則是被那火浪正面撞中,旋即,胸膛如遭重錘狠狠一擊般,一口殷紅鮮血夾雜著一股熾熱噴吐而出,旋即在那高溫火浪下,迅速蒸發。

天際傾灑而下的陽光也是在此刻緩緩消散,四種顏色的火浪如層層烏雲般,籠罩在雲嵐山上空,即便是陽光,都是難以穿透這厚重的火雲層。

火浪夾雜著恐怖能量橫掃天際,除去少數人,其餘所有強者都是亡命般的趕忙落下身形,生怕被那火浪沾染。落個凄慘下場。

咕!

火紅的雲彩繚繞天際,反射出暗紅的光芒,印照在廣場上那一道道瞠目結舌的臉龐之上,片刻後,咽唾沫的聲音,接連不斷的響了起來,一些人顫抖著手掌抹去額頭上的冷汗,在這般近乎能與大自然相媲美的可怕能量面前,就算是身為斗王階別的強者,也是有種極端渺小與脆弱的感覺。

這種力量,已遠非他們這種階別可以抗衡!

一處高聳的樹頂之上,海波東等人身形從天際閃掠而下,彼此形象皆是有些狼狽,剛才那如火浪般的席捲而來的恐怖能量,也是令得他們措手不及,不過好在本身實力強橫,因此雖然形象狼狽,可至少沒有因此受太重的傷。

「都沒事吧?」眾人現身,互相看了看,然後皆是開口問道。

海波東苦笑了一聲,目光在自己這方強者陣容上掃過,旋即眉頭微微皺了皺,經過先前的那番大戰,雖然令得雲嵐宗折損了一些長老,可他們這邊至少也是損失了三名斗王強者,這場大戰,慘烈程度遠超所有人的意料。

在清點著人數時。那陰骨老,蘇媚,鐵烏三人面色卻是略有一分青色,因為那不幸損失的幾名斗王強者,有著大半都是他們的屬下。

「這該死的雲嵐宗!」三人對視了一眼,皆是咬牙切齒的暗罵道,這斗王強者可不是隨隨便便就是能夠培養出來的,損失幾位,足以令得他們肉痛至極。

「不知道蕭炎怎麼樣了?」林焱此刻面色也是略有些蒼白,不過那對眼瞳中卻是閃爍著異樣的熾熱,看來,此次戰鬥雖然極其慘烈,可卻極對他的胃口,在他看來,生活就是要過得這般充滿刺激性,在學院里那種切磋似的戰鬥,遠遠滿足不了他那顆嗜戰的心。

聞言,其身旁的林修崖與柳擎搖了搖頭,他們兩人面色也並非很好,身上略有些傷勢,不過還好不算太重。

「不知道...不過這傢伙。隱藏了很多實力啊,即便我已經很高看他了,可依然沒料到,他能夠與斗宗強者相戰,要知道...這傢伙實力不過才斗王巔峰而已啊,這裡的事若是傳回了內院,恐怕連蘇千大長老都會感到極其的驚異吧。」林修崖與柳擎的話語中,噙著一抹無奈,看來他們想要超越蕭炎的難度,又是無限化的擴大了。

「他在那火浪里,不過不知道是死是活,這個傢伙用的一些鬥技,連他自己都逃不掉。」紫研寶石般的眸子望向那籠罩著天空的厚實火雲,咬著牙道,不過話雖這般說,可其小臉上有著些許擔心。

林焱等人抬起頭來,目光望向那隱隱透著三色光芒的厚實雲層,眉頭緊皺,心中也是略有些不安,那個傢伙所面對的對手,可是一名貨真價實的斗宗強者啊...

在海波東等人簇擁在一起時,那雲嵐宗的眾長老也是出現在了廣場的喜台上,彼此望了望那狼狽的形象,特別是在發現人數比起戰鬥之前少了將近四分之一後,面色更是變得難看了許多。

喜台處的雲韻,瞧得出現的雲嵐宗眾長老,在發現那銳減的人數後,心頭也是狠狠一沉,沒想到。雲嵐宗的損失竟然這麼嚴重......

而且,在那天空上的火雲中,雲山也是生死未知,雖然所有人都清楚斗宗強者的強橫,可先前蕭炎所發動的那三色火蓮蘊含著何等可怕的能量,他們也是清楚的感覺到了,因此,即便對雲山實力清楚,可依然是滿心忐忑。

眾長老同樣是面色凝重與不安的抬頭望著天空,片刻後,面面相覷了一眼,不由得皆是將目光投向了下面的雲韻,雖說這些年雲韻已經被卸下了宗主之位,可她怎麼說也擔任了許久的宗主,因此雲韻在雲嵐宗的聲望,雖然比不上雲山,可也是能夠毫無把握的坐穩二把手的位置,而如今雲山不知死活,這些長老自然是下意識的將雲韻當成了掌事者。

而對於眾長老的目光,雲韻卻是無暇理會,她清楚,今日的雲嵐宗,已經面臨著一種極為兇險的地步。說之是生死存亡,可並不為過。

嘭!

在廣場上所有人都是將目光投注向天際那不知道有多厚實的火雲時,一處火雲突然猛烈的波動了起來,旋即兩道身影自其中一前一後的暴掠而出。

突然出現的兩道身影,自然是立刻將全場目光吸扯了過去,不過在眾人瞧清楚時,原來並非是蕭炎與雲山,而是那所謂的鶩護法與葯老。

兩人掠出火雲,身體皆是下降了許多方才逐漸穩住,此刻的二人,比起先前無疑是兩番模樣。那籠罩在鶩護法身體上的詭異黑霧,此刻已經盡數消散,胸膛劇烈起伏,粗重的喘息聲不斷響起,一套寬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