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六百九十章變故

第六百九十章變故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奇幻

龐大的廣場。皆是在此刻變得異常安靜,所有人都是滿臉獃滯的望著這突發的變故,甚至於一些雲嵐宗長老都是一臉茫然,這位神秘的鶩護法不是宗主的幫手么?怎麼......

咀嚼的聲音,詭異的在安靜的天際上回蕩,一些人能夠想像到,在那黑霧之中,正在發生著一種何等可怕的景象,而一想到此,便是令得人遍體生寒。

「怎麼回事?」蕭炎同樣是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幕驚了一下,努力的掙扎著不使自己陷入昏迷,從納戒中取出一枚丹藥塞進嘴中,感受著空空蕩蕩的體內出現的一縷溫暖能量,模糊的視線也是略微清晰了一下,目光緊盯著那團黑霧,驚愕的問道。

「那個傢伙似乎把雲山的靈魂給吞噬了...」葯老此刻連面色異常凝重,他能夠感覺到,黑霧之中,一股陰冷詭異的氣息,正在迅速壯大。

聞言,蕭炎面色微微一變。沒想到這個鶩護法竟然如此心狠,二話不說就直接將雲山的靈魂給抽了出來,然後強行吞噬,這樣看來,今日的事情,似乎還沒完。

「魂殿強者極為詭異,沒想到竟然能夠強勢吞噬靈魂來壯大自己的實力,不過按我所料,這種秘法應該有著極大的負作用,即便他此刻能夠順利吞噬雲山的靈魂,恐怕事後,也將會付出不小的代價,不然的話,不會到了這一步,他才將是使出。」葯老沉聲道。

「接下來怎麼辦?」蕭炎嘴角抽了抽,手腕處傳來的劇痛令得他手臂不斷的細微顫抖著,不過這種時候可不是休養的時候,因此他也是鄭重的問道。

「不能讓他順利吞噬雲山的靈魂!」葯老眼睛一眯,旋即冷芒掠過,袖袍一揮,一股濃郁的骨靈冷火浮現而出,對著那團黑霧暴射而去。

森白火焰掠過天際,然而就在其即將撞進黑霧中時,後者突然一陣劇烈波動,一旋即股陰冷的黑霧便是湧出,與火焰撞擊在一起,兩者互相侵蝕。最後盡數化為虛無。

「桀桀,葯塵,憑你怎麼能夠破得了我魂殿秘法?」黑霧波動,突然一陣怪異陰笑聲傳出,旋即話音一轉,響徹天際:「既然如今雲山已死,那麼這雲嵐宗也就沒有扶持的必要了,一些東西,也該收回來了!」

聽得那黑霧中傳出的陰笑聲,雲嵐宗眾長老皆是臉色大變,旋即似是明白了什麼,連忙縱身而退。

然而,就在他們身形剛動時,那團黑霧中,便是陡然爆發出一股詭異的吸力,這股吸力鋪天蓋地的席捲而下,這股吸力對尋常人倒是沒有什麼傷害,可那些轉身逃跑的一些雲嵐宗長老,則是身體陡然凝固,旋即身體猶如木偶般靜止,臉龐湧現痛苦之色。分外扭曲猙獰。

「你在幹什麼?!」見到那些面現猙獰痛苦的雲嵐宗長老,雲韻俏臉也是大變,這些長老可是雲嵐宗的中流砥柱,若是他們出了什麼意外,這雲嵐宗,可就真正的完了。

在大喝時,雲韻突然感受到體內逐漸湧現的雄渾鬥氣,微微一怔,旋即明白,隨著雲山的隕落,他布置在其體內的封印,也是開始自動消散,而此刻,這種封印的自動解開,卻是只能令得她臉頰上的哀傷更加濃郁。

「桀桀,他們接受了我魂殿的力量,不然的話,你雲嵐宗憑什麼在短短三年時間中實力大漲?既然得了好處,如今自然是需要付出代價的時候。」黑霧中,一陣陰寒笑聲傳出。

「出!」

鶩護法的冷喝,驟然響徹,旋即,那將近十來位的雲嵐宗長老,身軀頓時軟癱而下,而一道道虛幻的靈魂體,則是從他們天靈蓋處飄出,在無數道驚駭震驚的目光中,緩緩升空,最後盡數被吸進那團詭異的黑霧之中。

望著那些瞬間失去了生命氣息的雲嵐宗長老。雲韻嬌軀一陣顫抖,俏臉之上,也是逐漸湧上一抹鐵青之色,片刻後,憤怒的尖聲響徹,一股雄渾鬥氣,猛然自其體內暴涌而出!

「混蛋,將他們的靈魂還回來!」

雲韻俏臉鐵青,背後迅速浮現一對青色鬥氣雙翼,旋即雙翼一振,瞬間閃掠上天際,對著那團黑霧暴掠而去。

「哼,不自量力!」

感受著那暴掠而來的雲韻,黑霧中傳出鶩護法的冷笑聲,旋即一道黑色箭氣猛然射出,目標直指雲韻額頭。

俏臉冰寒,雲韻纖指一動,一縷鋒利劍罡也是自指尖掠出,與那道箭氣狠狠碰撞在一起,最後盡數湮滅,抵消掉對方這記攻擊,雲韻雙翼一振,便是出現在了那黑霧之旁。玉手之上,一柄泛著光潤的鋒利青色長劍浮現而出,劍身一震,帶起尖銳的劍鳴聲與凌厲劍罡,對著黑霧之中暴射而去。

嘭!

劍罡剛剛離劍,那黑霧之中便是響起一道低沉聲響,旋即黑霧猛然澎湃,將那道劍罡吞噬而進,最後迅速擴散至雲韻面前,黑霧涌動,一股磅礴能量對著雲韻涌去。

感受著那迅速擴散而至的黑霧。一股雄渾的鬥氣也是連忙自雲韻體內湧現,然後與那黑霧種種相撞。

轟!

能量炸聲響起,雲韻身影如遭重擊般,急速滑落天際,背後雙翼幾番振動,方才面色帶著一分蒼白的穩下身形,以她的實力,的確難以和鶩護法相抗衡。

「這雲嵐宗,怕是得完了...」蕭炎望著那些沒有了生機的雲嵐宗長老,再看了一眼俏臉蒼白的雲韻,搖了搖頭,低聲道。

「現在最大的問題可不是雲嵐宗,而是那個傢伙。」葯老面色凝重,他能夠感受到,在吸收了雲山以及好幾名雲嵐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