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六百九十三章斗宗大戰第一更

第六百九十三章斗宗大戰第一更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奇幻

聽得天際那突然響徹而起的清冷聲音。無數道目光頓時瞬間投射了過去,而當這些目光在看見那妖嬈動人的妖艷女子時,皆是有著片刻的失神,這般近妖容顏,實在是太過引人注目。

當然,一些對這張臉頰頗為熟悉的人,在瞧見之後,卻是臉色大變的驚呼出聲。

「美杜莎女王?」加刑天,法獁等強者,滿臉震驚的望著那拎著蕭炎閃退的女子,頓時失聲叫道。

幾人的喝聲也是在廣場上引起一片騷動,美杜莎女王的凶名,在這加瑪帝國可是極為不弱,雖說這幾年消失了蹤跡,可其凶名與艷名依然是沒有多少減弱。

相對於加刑天等人的震驚,海波東倒是稍好一點,他已經見過美杜莎一面,雖然並不很清楚她與蕭炎之間的關係,可看起來似乎並不算敵人。

「有了她出手,這局面怕是要好一點了...」心中輕鬆了一口氣,海波東暗自喃喃道。這美杜莎女王也是一名貨真價實的斗宗強者,雖說或許依然比不上吞噬了眾強者靈魂的鶩護法,可想必也能夠將蕭炎保護下來。

「不用驚慌,蕭炎與她關係不淺...」偏頭望著加刑天等人震驚神色,海波東一笑,解釋道。

聞言,加刑天等人方才略有些驚疑不定的放下心中忐忑,這種情況,若是再出現美杜莎女王這等強敵,恐怕在場的人沒一個人能跑掉,而且,最重要的,還是如今美杜莎女王的實力!

當年的美杜莎,也只是處於斗皇巔峰,雖然比加刑天要強許多,可也並非真正的斗宗強者,然而先前,看她那出手的速度以及竟然能抵擋住鶩護法一擊的身手,想必如今定然已至斗宗階別。

斗皇巔峰與斗宗雖只有一線之隔,可實際差距卻是宛如鴻溝,這一點,加刑天最為清楚。

「沒想到...她竟然已經突破了...」輕嘆了一聲,加刑天面色有些苦澀,他在這一步已經止步多年,可卻絲毫沒有進展,而現在看見當日相差不多的美杜莎居然已經突破,心中難免有些噓唏。

「真是沒想到...蕭炎竟然還和她有著交情。」法獁搖了搖頭。心中著實為蕭炎的暗中勢力感到震驚,算上那葯老的話,他這邊幾乎便是有著兩名斗宗強者,這般陣容...簡直可怕!

幾人相視苦笑,沒想到這短短三年時間,當年那個勢單力薄的少年,身邊便是凝聚了如此強大的一股勢力,這般變化,實在是太大了。

半空中,雲韻與納蘭嫣然在美杜莎出現時也是怔了一怔,旋即眼中神色略有些變幻,不過緊接著便皆是化於無形。

「我就料到你會出手...」望著身旁的倩影,蕭炎輕咳嗽了一聲,笑道。

黛眉微微一皺,美杜莎冷聲道:「我是因為那「復魂丹」的緣故,否則誰管你死活!」

蕭炎一笑,對於這女人的嘴硬程度,他早就有所體會,因此也不在這裡過多糾纏,目光直直的盯著美杜莎,低聲道:「今日。拜託一件事,若是你能做到,我蕭炎這條命,交給你也無妨。」

聞言,美杜莎充滿著異樣魅惑力的狹長眸子微微一眯,自從認識蕭炎以來,這是他第一次在她面前說這般帶著懇求的話語,這一刻,她心中有種說不清的情緒,對於後者骨子裡的傲性,她頗為清楚,然而今日......

緩緩壓下心中的異樣情緒,美杜莎女王輕瞥了一眼面前的鶩護法,再看了看那身體懸浮在不遠處的葯老,道:「想要我出手保護你那位老師?」

「嗯。」

在蕭炎那灼灼目光注視下,美杜莎卻是緩緩偏過了頭,美眸凝視著不遠處的鶩護法,好片刻後,方才紅唇微動,吐出一句話來:「難,這人實力太強,連我也並非他對手,護得住你,就不能分神護你老師。」

聽得美杜莎此話,蕭炎心頭頓時一沉,這情況,已經不妙到了這種地步么?連美杜莎這般驕傲的女人,都直言不是此時鶩護法的對手。

「那你與老師聯手對付此人?」蕭炎試探的道,雖然單打獨鬥都不是鶩護法的對手。可若是兩人聯手,想必應該能與那鶩護法抗衡吧?

「你老師經過先前連番大戰,再加上還受了一些傷,如今戰鬥力已大減,就算與我聯手,也同樣難以阻攔此人,甚至若是被他一旦抓住破綻,再次出手抓你,那麼便是無人能抵擋了。」美杜莎緩緩的道。

提議再度被否決,蕭炎心情越發低沉,今日,情況當真是糟得很啊...

「美杜莎女王?」

在蕭炎與美杜莎低聲交談時,那鶩護法也是回過神來,聽得加刑天等人的喝聲,當下斗篷之下紅芒閃爍,這個名頭他也是聽說過,當年那位美杜莎強者,可是在大陸有著不遜色葯老的名聲,因此對於這一族的強者,他們魂殿也是有所關注,只是沒想到竟然會在這裡遇見。

「奉勸閣下,不要管我魂殿之事,不然到時大禍臨頭可是晚了。」感受著那自美杜莎體內散發那股不可小視的氣勢。鶩護法眼中紅芒閃動,聲音陰測測的道。

「他的命,是我的,在我收取之前,別人都不能動。」美杜莎淡淡的瞥了一眼鶩護法,道。

聞言,那斗篷之下,詭異紅芒猛然暴閃,一道澎湃黑色霧氣,自其體內暴涌而出,最後如狼煙般。直衝天際,那由其體內爆發而出的威勢,即便是斗王強者,都是不得不感到一種膽顫。

感受到那自鶩護法體內湧出的澎湃氣勢,美杜莎那冷艷的臉色也是首次露出一抹凝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