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六百九十六章處理雲嵐宗

第六百九十六章處理雲嵐宗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奇幻

當蕭炎那對泛著赤紅的目光掃移而下時。廣場之上頃刻間便是安靜了下來,一些雲嵐宗弟子悄悄的咽了一口唾沫,心中略有些不安,如今那神秘的大魔頭逃之夭夭,接下來恐怕便是該找他們雲嵐宗算賬的時候了。

望著蕭炎的那般神色,海波東等人也是一怔,旋即身形一動,便是出現在了前者身旁,虎視眈眈的盯著下方。

見到天空上那般陣仗,雲韻俏臉微變,縴手一壓,將廣場上的騷動壓制而下,如今雲山身亡,那麼她便是再度成為了雲嵐宗的掌事者,因此她不能眼睜睜的看著雲嵐宗毀在蕭炎手中。

「你...你究竟想怎樣?!」

微咬著銀牙,雲韻游離不定的目光終於是停在了蕭炎那張異常冷漠的臉龐上,此時的她心情也是極度混亂,雖然這幾年與雲山關係淡薄了許多,但後者始終都是她的老師,如今雲山死於蕭炎手中,按照常理。她本來應該報仇,可那雲山這些年的種種作為,落得這般下場只能說是咎由自取,這一點,即便是雲韻也是沒有絲毫反駁不得。

雲山死於蕭炎手中,可在理面上,卻是死有餘辜,但論情面,身為雲山弟子,雲韻有著責任報仇,然而不提今日雲嵐宗已大落下風,而且就算雲韻有那實力,要讓她出手擊殺蕭炎報仇,同樣也是難以做到,所以,在這般徘徊猶豫中,雲韻心中也是掙扎得尤為激烈。

聽得雲韻聲音,蕭炎臉龐一陣抽搐,卻是仰天一陣大笑,笑聲中充斥著一股悲涼與憤怒:「我想怎樣?雲嵐宗虜我父親在前,毀我蕭家在後,如今更是害我老師被魂殿捕獲,生死不知,你還想問我怎樣?」

感受著蕭炎話語中那份悲涼憤怒,雲韻縴手緊握,指甲刺得掌心生疼,她能夠知道前者此刻心中那種憤怒的痛苦。而雲嵐宗這些年所做的事,她也是沒有絲毫的辯駁理由。

「老師這些年所做之事,的確對你傷害很大,可你也令得雲嵐宗成了這般樣子,難道就不能收手了么?」豐滿胸脯輕輕起伏,雲韻緊咬著紅唇,片刻後,終於是忍不住的出聲道,聲音中噙著一分哀求之意。

「收手?」蕭炎一聲冷笑,赤紅的雙眼中湧上暴怒,咆哮道:「只要雲嵐宗還存在於加瑪帝國,我就不會收手,我蕭家的血債,只有用血才能洗涮!」

明眸緊緊的盯著蕭炎那有些失去理智的臉龐,雲韻唇角浮現一抹凄然,聲音嘶啞的道:「一定要弄到這般地步,你才樂意么,血債,雲嵐宗如今也是已經付出了,你難道就不能網開一面嗎?」

「哈哈!」

聽得雲韻這般話語,蕭炎卻是一陣狂笑。然而那笑聲中的憤怒卻是人人能夠聽出來。

「網開一面?當初雲嵐宗圍剿我蕭家時,可曾網開一面?若非米特爾家族幫忙,恐怕我蕭家之人,便是得被你雲嵐宗徹底血洗,那個時候,可曾有人網開一面?」

俏臉浮現一抹蒼白,雲韻嬌軀微微一顫,蕭炎的每一道話語都是如此的尖銳,令得她根本沒有反駁的理由,因為這些事,皆是全部由雲嵐宗挑起,蕭家,從頭開始,便是一個徹底的受害者。

「對於蕭家的事,我知道是雲嵐宗錯在前,不過不管如何,我都是雲嵐宗的宗主,你若是要將這個宗門毀滅,那我會傾力阻攔,即便是拼上這條命...」俏臉苦澀,雲韻深吸了一口氣,緩緩的道。

望著那一臉苦澀與抉擇的雲韻,蕭炎拳頭卻是顫抖著緊握了起來,片刻後,怒吼道:「雲韻,不要以為這樣便是能讓我放過雲嵐宗,我說過,蕭家與雲嵐宗,只有一方能夠存在於加瑪帝國。這一點,我不會為任何人改變,包括你!」

明眸盯著那張布滿著憤怒的年輕臉龐,雲韻苦澀一笑,當年的她便是讓得他失望,今日,恐怕又是要讓得失望了。

「既然如此,那麼便先將我擊敗吧,我想以你現在的勢力,這應該很容易。」縴手一握,一柄修長的青色長劍便是閃現而出,雲韻抬起俏臉,輕聲道。

「雲韻!你不要太過分了!」

望著那竟然對著自己舉劍的雲韻,蕭炎心中頓時暴怒,臉龐猙獰的喝道。

「對不起...」看著蕭炎臉龐上的猙獰暴怒,雲韻貝齒緊咬著紅唇,緩緩的搖了搖頭,她知道這般舉動對蕭炎傷害不小,可她是雲嵐宗的宗主,那從小便是被灌輸的理念令得她不可能將之拋棄。

目光暴怒的望著妙曼嬌軀輕輕顫抖的雲韻,蕭炎死死的咬著牙,片刻後猛的從納戒中掏出一大把丹藥,然後瘋狂的丟進嘴中。而隨著丹藥的入體,蕭炎那虛弱的氣息也是稍稍回復了一點,不過這種近乎強行透支的方式,可算不得什麼好辦法,一旦藥力過去,那股虛弱將會成倍遞增,不過此刻的蕭炎,卻是絲毫不顧。

「蕭炎,你便不要出手了吧,這裡還有我們...」海波東望著蕭炎這般舉動,急忙道。他清楚,這個傢伙在這麼多輪番打擊下已經有些不太理智。

「我自己來!」聲音嘶啞的說一句,蕭炎嘴巴使勁嚼動著丹藥,目光卻是死死的盯著下方的雲韻。

感受著那從蕭炎體內緩緩湧出鬥氣,雲韻也是苦澀一笑,玉手緊握長劍,等待著她心中最不願意發生的那一場戰鬥。

「老師...」一旁的納蘭嫣然,瞧著蕭炎體內湧出的鬥氣,身形一閃,便是出現在了雲韻面前,低聲道:「讓我來吧...事情鬧成如今的地步,其實都是我當年的人性所制。」

「不想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