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七百一十五章小醫仙第三更

第七百一十五章小醫仙第三更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奇幻

第七百一十五章小醫仙?

蕭炎的喝聲。如雷鳴般在這片山巒轟然響徹,而那即將消失的黑影,也是因此而略微停頓。

蕭炎遠遠的看著那道頓了頓的身形,心中的猜測更是直接被其肯定,沒想到,這麼多年後,他依然還能在這裡見過她,只不過,為什麼現在的她,與以前已經完全不一樣?難道...難道她那所謂的厄難毒體,已經徹底爆發了?

心中念頭翻滾,蕭炎想也不想,背後火翼猛然一振,身形便是直接對著那道黑影暴掠而去。

似是感覺到蕭炎的舉動,那道黑影細微一顫,卻是沒有回頭,濃郁的灰色霧氣自其體內暴涌而出,旋即,在一道細微的悶響中,灰霧爆開,而其身影。則是詭異的憑空消失。

而隨著其身影的消失,那團爆開來的灰霧,也是迅速消散,片刻後,便是化為虛無。

蕭炎身形划過天際,而當其追過來時,黑影已經消失得不見絲毫蹤影,他只得緊繃著臉龐,拳頭緊握,低聲罵道:「這個傢伙...為什麼不敢見我?」

在蕭炎身後,美杜莎迅速跟了上來,目光謹慎的在這片天際掃過,旋即微微皺眉,道:「你認識先前那人?」

「如果猜測不假的話,那應該是我多年前的一個朋友,只不過...」蕭炎苦笑了一聲,想了想,卻並未將小醫仙那厄難毒體的事情說出來。

「這人一身毒功詭異莫測,不過先前與其交手,似乎他精神波動很大,時而清醒時而迷茫...他不見你,或許是因為這緣故吧。」美杜莎對此也並未追問,而是轉開話題,沉吟道。

蕭炎緊繃著臉龐,有些不甘心的在四處尋找了一圈,可卻依然無果,當下只得輕嘆了一口氣。看這般情況,當年在離別時她所說的最糟情況,今日已經出現了...

「他已經走了,回去吧,紫研還在山谷里。」美杜莎道。

聞言,蕭炎只得點了點頭,轉過身,遲疑了一會,又是轉過來,望著那茫茫林海,突然沉聲道:「小醫仙,我不知道這些年你究竟發生了什麼事,但我當年便說過,不管你變成什麼樣,我蕭炎依然視你為朋友,這承喏,即便如今,也未曾有過絲毫動搖!」

蕭炎聲音在鬥氣的夾雜下,在這片山脈滾滾翻騰,許久之後,方才逐漸消散。

話落之後。卻是依然沒有絲毫反應,蕭炎苦笑一聲,只得轉身與美杜莎對著山谷之中飛掠而去。

一處怪石林立的山峰之上,一道黑影遙遙的望著那轉身的身影,蒼白的手掌緊緊的抓在一旁的巨石之上,而隨著其手掌的抓握,只見得那巨石突然冒出陣陣白霧,嗤嗤的聲響不絕於耳。

目送著蕭炎回到山谷,黑影方才緩緩鬆開手掌,而那處巨石上,已經留下了一個寸許深的黑色掌印。

黑色斗篷之下,那道漠然目光湧現些許茫然,片刻後,一絲埋藏在記憶深處的一幕幕,悄然升騰,而那個叫做蕭炎的少年,也是湧現而出。

「蕭炎...」斗篷下,傳出一道帶著久遠回憶的清脆女子聲音,這道聲音與先前那難聽的嘶啞聲音截然不同,顯然這是她為了隱瞞身份故意而為。

「沒想到會再次遇見你...我每年都會來這裡待半月,但既然你已出現,那以後,我也不會再來了...」蒼白的手掌,緩緩掀開頭頂斗篷,頓時,蒼白如雪的髮絲如瀑布般的傾瀉而下,一張蒼白且略顯削瘦的臉頰,透露在了空氣之中。

這張臉頰,依稀有著一些當年的輪廓。但卻失去了當年那暖人心肺的柔和笑容以及空靈氣質,多出來的,是那呈灰紫兩色的眼眸,看上去,妖異中透著絲絲冷漠無情。

此刻,這張在出雲帝國被視為死神之臉的臉頰上,卻是隱隱噙著一絲回憶與苦澀。

「別怪我不見你,我只是想讓你在心中,永遠的保存著那個善良的小醫仙,而並非如今這手中沾滿無數血腥的...毒女。」

「只是沒料到,當年所說之話,如今已盡成現實,希望我們日後,不要再碰見......我的命運,便是如此,在厄難中生,在厄難中終結...」

灰紫眼眸遙遙的望著那座小山谷,當年的回憶翻上腦海,令得她那已經保持了幾年時間冷漠的臉頰,緩緩揚上一抹溫柔笑容,在這份笑容中,還能隱約看見,當年那被青山鎮無數傭兵視為心中仙子的小醫仙...

笑容如曇花般。持續了短短一瞬便是消散,她緩緩閉上眼眸,片刻後再度睜開時,眼中已再度回復了先前的漠然,目光最後一次的看向山谷,旋即帶上斗篷,不再有所留戀,身形化為一片灰色煙霧,悄然消散........

.............................................................................................................................................

小山谷之中,待得蕭炎二人回來時,卻是見到那小臉蛋變得有些紫紅的紫研。當下兩人皆是一急,沒想到小醫仙的毒竟然如此恐怖,這紫研不過吸入了少許,便是出現了這般癥狀,毒師,的確是一個令人又懼又厭的職業。

紫研雖然臉色紫紅,可似乎神識依然清晰,見到兩人回來,也是趕忙迎了上來,但聽其呼吸,明顯比以往粗重了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