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七百二十六章大亂

第七百二十六章大亂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奇幻

第七百二十六章大亂

與往前的青山鎮相比。今日此處無疑要顯得壓抑與寂靜許多,鎮內街道之上,人影罕見,四周的城門也是被緊緊關上,在由堅硬的花崗岩修建而成的高聳城牆之上,黑壓壓的人頭若隱若現,低低的竊竊私語不斷的在人群之中回蕩徘徊。

「媽的,這些毒師是怎麼進入到帝國中部的?前方不是有炎盟和皇室的防線么?」

「三大帝國聯手進攻加瑪帝國,炎盟再強也是人手有限,哪能處處照顧到位,這十來個王八蛋應該是趁著空隙溜進來的。」

「現在怎麼辦?看他們中間那個傢伙胸前的徽章,可是一名四星毒師,這種階別的毒師,除了斗王階別的強者,誰能收拾掉?」

「唉,我們青山鎮現在只有著血戰傭兵團的嚴承團長是八星斗靈,其他的大多都是斗師或者大斗師階別,這若是那個四品毒師撒片毒霧過來,恐怕不少人都是要當場中毒昏迷。」

「媽的,實在不行就跟他們拼了,我們人多。還怕他們十幾個人不成?」

「他們巴不得我們自動打開城門,毒師的可怕你又不是不知道,最擅長以一敵眾,若非絕對實力壓制,想要擊殺可不容易啊。」

在那黑壓壓的人頭中央處,一大群面色冷峻的傭兵大漢圍在此處,在他們的胸膛處都是有著同樣的傭兵團徽章,仔細看去,赫然便是當年被蕭炎救過一次的血戰傭兵團,而在他們首位的那中年人,也正是血戰傭兵團的團長嚴承,在其身旁,還有著兩道頗為熟悉的面龐,卡崗與苓兒。

此刻的眾人,目光皆是投注在城牆之外的十幾道身影上,面色略有些難看。

「二叔,怎麼辦?這樣一直緊守也不是辦法啊,據說這片魔獸山脈有著不少的毒師偷溜進來,最近不斷有著小鎮被血洗的消息傳來,那手段之狠,只有這些變態才幹的出來。」苓兒明眸惡狠狠的望著城牆下方的十幾道人影,聲音略有些焦急的道。

「不死守還能如何?你們難道沒看見他們之中有個四品毒師么?這種階別的毒師即便是我,也勝算極小,今日若非是對面沒有真正的能夠騰空的強者以及青山鎮因為要防禦魔獸襲擊而特意建築的高城牆,早就被他們闖進來大肆殺戮了。」嚴承面色也是頗為陰沉,說道。

「現在只能等了,此地是加瑪帝國內部。若是支撐一段時間,說不定會有著「炎盟」強者前來營救。」

聞言,苓兒卻是苦笑一聲,心中暗嘆道:「如今「炎盟」大多強者都是被三大帝國的強者拖住了,哪還有閑餘力量?」

在眾人商談著定計時,那城牆下方的十幾道身著灰袍的人影,卻也是有了動靜,一名胸口上佩戴著繪有四條色彩斑斕的毒蜈蚣徽章的老者,緩步走出,陰冷的三角眼瞥了瞥城牆,刺耳難聽的聲音緩緩傳出,旋即在城牆上每一人耳中回蕩著。

「給你們十分鐘時間考慮,究竟是自己開城門,還是由老夫施展毒霧,讓這小鎮所有人口為你們這愚蠢的舉動陪葬。」

話音落後,灰袍老者便是緩緩閉目,也不管這話在城牆之上引起了多少騷動。

時間緩緩的過去,十分鐘後,灰袍老者眼眸睜開,見到依然沒有反應的城牆,乾枯的臉龐上不由得浮現一抹殘忍笑容。聲音陰冷的道:「還真以為這城牆就能護住你們?」語罷,老者臉龐突然湧上一層詭異的綠色光芒,旋即袖袍一揮,一大股濃郁的綠色毒霧湧現而出。

毒霧湧現,老者身後的十名略顯年輕的灰袍人,利馬一聲沉喝,雙掌揮動,帶起道道狂風,而在這狂風的吹拂下,綠色毒霧也是逐漸的擴散開來,最後對著城牆之上繚繞而去。

「用鬥氣包裹身體,不要呼吸!」嚴承見到那緩緩飄上來的綠色毒霧,臉色頓時大變,厲聲喝道。

聽得嚴承大喝,城牆上的傭兵急忙將體內的鬥氣使勁的催動著,然後將身體盡數包裹。

「桀桀,憑你們這些不入流的傭兵,也想擋住老夫這綠蛇毒?」見狀,那灰袍老者頓時冷笑一聲,袖袍一揮,其身後的十人趕忙拚命的鼓動體內的鬥氣,然後造出一陣陣狂風,將那陣綠色毒霧,吹拂而上。

隨著毒霧的升騰,片刻後,毒霧終於是逐漸的達到了城牆的高度,旋即,將眾多傭兵都是包裹了進去,而這剛一接觸。不少實力稍低的傭兵便是腦袋了出現一些暈眩,再過得半晌,竟然便是直接一頭栽倒在地,陷入了昏迷。

見狀,嚴承臉色也是越加難看,咬了牙,猛的發狠道:「媽的,跟這王八蛋拼了,兄弟們,跟我一起上!」

聞言,一旁的苓兒微微張了張嘴,但卻只能頹廢的嘆了一口氣,四品毒師即便是放進前方的戰場中,也是能夠算是主力軍,戰鬥力自然非比尋常,光憑他們血戰傭兵團的這些傭兵,去了,多半也只是找死的下場,但若是不去,這毒霧遲早會令得他們所有人戰鬥力喪失,而到時候,死得更憋屈。

周圍的血戰傭兵團的團員,聽得嚴承的聲音。面色抖了抖,旋即也是惡狠狠的點了點頭,緊握著手中鋒利鋼刀。

下方的那名灰袍老者,望著城牆上的騷動,眼中陰狠之色更濃,那上面,除了一個斗靈強者能讓得他稍稍在乎之外,其他的,揮手間便是能夠取他們小命。

心中獰笑一聲,灰袍老者袖袍一動,又是一股綠色毒霧噴薄而出。而上方城牆上的眾人見狀,心中絕望之情不由得更加濃郁,這個老雜種,果然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