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七百三十章情勢第一更

第七百三十章情勢第一更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奇幻

第七百三十章情勢

見到月媚這幅驚愕的獃滯模樣。蕭炎好笑的點了點頭,道:「月媚統領記起來了?」

聞言,月媚也是緩緩的從震驚中回過神來,臉色一陣青一陣白的,她無論如何都想不到,面前這位舉手投足間便是將兩名斗王擊殺的強者,居然便是當年那被她追殺得狼狽逃亡的少年。

心中想起當年初見蕭炎時,後者似乎才僅僅是一個斗師而已,然而如今...短短几年,怎麼可能會已經達到了這一地步?

月媚臉色變幻不定,心中在升起一絲對面前這微笑的黑袍青年的震驚時,身體也是不由自主的退後了兩步,聲音中略帶著一點謹慎的道:「你想怎樣?」

當年的蕭炎,可是被她追殺得頗為狼狽,若非中途遇見古河一行人,恐怕還真會被她給抓住,因此,月媚也真有些擔心面前的蕭炎現身幫忙,是想打著秋後算賬的念頭。

瞧著她這副有些忐忑的謹慎模樣,蕭炎笑了笑,揮著手道:「放心吧。月媚統領,蕭炎可不是什麼小肚量之人,當年的那些事,早便忘記了。」

聽得蕭炎這話,月媚這才悄悄鬆了一口氣,旋即猛然一驚,失聲道:「蕭炎?你說你叫蕭炎?」驚聲脫口,她雙眸也是驚疑不定的在前者身上來回掃視,與「炎盟」並肩作戰這麼久,她自然也是知道,「炎盟」的那位年輕盟主,正是此名!

「炎盟之主?」失聲落下,月媚睫毛眨了眨,又是緊接著道。

蕭炎微笑著點了點頭。

怔怔的看著蕭炎點頭,半晌後,月媚方才喃喃道:「果然是你...真是沒想到,幾年之前的一個小斗師,如今卻是已經成為了加瑪帝國最強勢力的主人。」說到此處,月媚心頭也是忍不住的有些噓唏,當年那被她任意揉捏的小傢伙,現在卻是能夠將她任意揉捏,這種極端的轉換,讓得月媚實在是有種不太真實的感覺。

「談不上主人吧,只是將帝國內一些勢力整合在一起而已。」蕭炎笑了笑,輕描淡寫的道。

聞言,月媚卻是一陣苦笑,這話說得可真輕鬆。想要讓那些不弱的勢力甘願加入到一個聯盟之中,其難度可絲毫不比直接滅掉他們低多少,不過見到蕭炎這幅模樣,她也是逐漸的平復下了心情,目光瞥了一眼蕭炎,微微皺眉,道:「不過你這盟主可真是不負責任,炎盟出現了這麼大的事,你卻一直都未出現,此次若非我們女王陛下晉入了斗宗階別,恐怕炎盟早就和加瑪帝國一起,被三宗之人滅掉了。」

瞧著月媚神色,蕭炎也是苦笑了一聲,嘆道:「此次我是閉關去了,待得出來時,沒想到便是發生了這麼重大的事情,對了,不知道最近局勢如何了?」話到最後,蕭炎臉色一肅,正色問道。

「很不妙...」提到這,月媚臉色也是逐漸陰沉了下來。道:「前不久,女王陛下又與那位毒宗宗主交手了一次,雙方各有損傷,而後那位毒宗宗主便是銷聲匿跡,似乎是在養傷,但女王陛下也有一些傷勢,可卻並沒有養傷的時間,三宗之人看準這個機會,展開攻勢,前方的黑山要塞壓力大漲,雖說此次那毒宗宗主未曾參與,可金雁宗的落雁天以及慕蘭谷的那三位修習了「三獸蠻荒決」的長老,卻是聯手而來,他們都是能與斗宗強者媲美的存在,此次...女王陛下又傷在身,恐怕難以抵擋他們的聯手進攻。」

聽得這般比嚴承所說還要更糟的情勢,蕭炎心頭也是微微一沉,美杜莎如今是加瑪帝國這邊最強的人,若她敗了,恐怕無疑令得士氣大跌,說不定一些本來還搖擺不定的人,也是會開始逃難了,而到時候,加瑪帝國可真是要完了...

「除開頂層強者的層次,在斗皇以及斗王層次上,我們也是落入下風,畢竟對方是三個帝國中最強的宗門,不過總體來說,還是能夠勉強抵擋住。所以,這場大戰的關鍵點,便是在雙方巔峰強者的決戰上。」月媚臉色凝重的道。

「不過...我們這邊只有著女王陛下是斗宗強者,對方,卻是有著三名...唉,今日若是女王陛下能夠成功抵擋住落雁天以及慕蘭谷的三位長老,那麼我們則還能再堅持一段時間,而若是不能...應該便是全完了。」話到最後,月媚臉色也是黯淡了下來,如今的蛇人族已經和加瑪帝國綁在了一條船上,若是加瑪帝國潰敗,那麼蛇人族定然也抵擋不過三宗聯盟,而一想到若是蛇人族打敗,無數族人被擄去做奴隸,月媚拳頭便是緊握了起來,那種凄慘下場,比死還要難受。

蕭炎緩緩的點了點頭,旋即仰天長吐了一口氣,這局面,果然很是不妙啊,三名斗宗...

「帶我去黑山要塞。」片刻後,蕭炎偏下頭,突然沉聲道。

聞言。月媚倒是沒有怎麼意外,微微點了點頭,嘆息道:「跟我來吧,不過你去了或許也是於事無補,斗宗階別的戰鬥,即便你是斗皇強者,也是插不上手,除非你能像慕蘭谷那三位長老一般,修習了合戰功法。」在她看來,如今的蕭炎雖說是斗皇強者,可也正如斗王與斗皇之間的差距般。他與斗宗,依然是隔著一道難以跨越的鴻溝。

聽得月媚這話,蕭炎啞然一笑,卻是並未多加反駁,抬起頭對著天空上笑道:「小妮子,還不下來?」

看著蕭炎這番舉動,月媚也是一怔,她可並未在此感應到有其他氣息啊?

就在月媚疑惑間,一道嬌小身影卻是突然從高空閃掠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