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七百五十章蛇人族強者第二更

第七百五十章蛇人族強者第二更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奇幻

第七百五十章蛇人族強者

目送著小醫仙的背影消失在夜色之中。蕭炎也是伸了個懶腰,轉頭沖著美杜莎笑道:「走吧,回去了。」

美杜莎微微皺眉,道:「她信得過么?若是那天動手之時,我們闖進去,結果被他們反包圍,那結局...如今的加瑪帝國與蛇人就靠你我二人,我們出了一點差錯,炎盟結局,你應該能夠預料到。」

聽得美杜莎這話,蕭炎臉色也是略微凝重,片刻後微微點了點頭,沉聲道:「我相信她。」

「希望你不會看錯人。」美杜莎輕哼了一聲,旋即目光略微閃爍,遲疑了一會,道:「你明日隨我去一趟蛇人族,我們族內幾位長老要見見你。」

「見我?」聞言,蕭炎一怔,愕然道:「見我幹嘛?」

美杜莎臉色略有些不太自然,臉頰偏向一旁,道:「族內長老有著秘術。能夠輕易探知別人身體,我...我並非處子之身的事,她們也已經知道。」

蕭炎微微張嘴,旋即一臉尷尬之色,捎了捎頭,嘴中發出一陣乾笑之聲,好片刻後,方才小心翼翼的道:「那個...她們想怎麼樣?」

見到蕭炎那副神色,美杜莎心中略微失笑,臉頰卻是依舊冰冷,淡淡的道:「按照族規,你將會受萬蛇噬體...」

聽得那什麼萬蛇噬體,蕭炎就是狠狠打了個寒顫,乾笑道:「大家有話好好說不成么,偏要動用這些東西,我現在是炎盟盟主,咳,對我做那些事,肯定會讓得蛇人族跟加瑪帝國再度鬧僵,這樣對大家誰都不好啊。」

「那你去和長老們說吧。」美杜莎輕抬眼眸,聲音平淡的道。

蕭炎捂著額頭髮出一道痛苦呻吟,心中暗道麻煩事果然來了。

「明天我會來找你...」美杜莎卻是不理蕭炎這幅痛苦模樣,轉過身來對著山丘之下緩緩行去,片刻後腳步突然一頓,遲疑了一下,道:「那什麼「復魂丹」的事,你便不要惦記了。吞天蟒的靈魂對我的影響已經越來越弱。」

「你來殺我了?」聞言,蕭炎一怔,愕然的脫口道。

「本王要殺你,這一年,你不知道已經死過多少次了。」美杜莎冷哼道。

蕭炎尷尬一笑,心中卻是鬆了一口氣,這個身旁的不定時炸彈似乎現在開始有著減弱的跡象,他也終於不用再像以前那般,整日提心弔膽,而且以往不斷怎樣至少還有著葯老可以警惕著,可如今葯老被抓,若美杜莎還抱著以前那種念頭,恐怕他真會什麼時候被悄無聲息的幹掉了都不知道。

「記住,明天不要用其他事來推搪,不然的話...」美杜莎摞下一句蘊含威脅的話語,然後這才身形一動,緩緩的消失在那暗沉的夜色之中。

望著美杜莎消失的地方,蕭炎張了張嘴,片刻後只得頹然一嘆,旋即咬著牙道:「去就去,我就不信你們能把我給宰了...」話到末途。蕭炎卻是突兀的感到一陣心虛,在心中暗自道:「不過為了保險起見,還是把海老,加老他們也叫上吧...」

心中在這般打定主意後,蕭炎方才輕鬆了一口氣,將火翼召喚而出,然後對著黑山要塞徐徐飛去。

......................................................................................

雖說如今三軍聯盟已經撤退,但是黑山要塞依然守衛森嚴,畢竟誰也不知道,三軍聯盟是否會捲土重來,因此,雖然帝國內部舉國歡騰,可這裡,卻依然氣氛緊繃而凝重。

翌日,黑山要塞,議事廳。

當蕭鼎等人在聽得蕭炎打算前往出雲帝國邊境暗殺慕蘭三老以及雁落天時,皆是大驚,這種做法,可是相當之冒險。

「如果這是他們設的一個套子,恐怕你與美杜莎後果將會極其不妙,而一旦你們二人出現了差錯,三軍聯盟,絕對會再度攻來!」蕭鼎臉色凝重的道。

一旁,海波東等人臉色鄭重的點了點頭,這事太過冒險了。

「不這樣的話,一旦雁落天以及慕蘭三老傷勢痊癒,再糾結宗內精銳力量,也是一個極大的麻煩,斗宗強者實力太強。如今梁子已經結下,日後萬一他們想要報復,那我們可是要付出不小的代價,所以,如今是斬草除根的最好機會。」蕭炎緩緩的道,目光環視全場,笑道:「幹什麼事沒有風險?更何況還是這等大事。」

見到蕭炎堅持,蕭鼎等人也只得嘆息一聲,不過他們也清楚,這雖然風險大,可若是一旦成功,那麼炎盟以及加瑪帝國的危機,則是將會徹底解除!

這種方法,最是保險!

「那毒宗宗主,你認為真的信得過?」蕭鼎手指在桌面上輕輕點動,片刻後,沉聲道。

「嗯,信得過,本來這場戰爭便是一場誤會,若我在炎盟的話,這場戰爭便是打不起來。」蕭炎點了點頭,嘆息道。

「既然你執意要如此...那也就依你吧,等你行動那日。炎盟強者也會出動,埋伏在那座城市周圍,一旦出現變故,便立刻援救。」聞言,蕭鼎已知蕭炎決心,當下也只能點了點頭,道。

見狀,蕭炎也是一笑,瞧得氣氛有些凝重的大廳,笑著道:「諸位不用如此,等日後我炎盟發展起來。也就不用如此限制於人,但是現在,卻還是得冒一些險。」

聞言,眾人也只得笑了笑,但心中那份擔心,依然未曾減弱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