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七百五十二章秘法三等第一更

第七百五十二章秘法三等第一更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奇幻

竹房之中。氣氛猶如是在這一霎凝固了起來一般,蕭炎與美杜莎兩人,皆是目瞪口呆的望著那語出驚人的大長老,不管他們平日有多冷靜,此刻,無疑是直接被震得進入了獃滯狀態。

懷孕?

蕭炎嘴角一陣使勁抽搐,忍不住有些跳腳的衝動,這都是第一次,哪就有這麼巧?

美杜莎的反應同樣是好不到那裡去,平日的殺伐果斷已經盡數消失,紅潤小嘴微微張了張,修長的玉頸也是滾動了一下,可卻是因為心中的天翻地覆吐不出半句話來,對於她這種女人,與人戰鬥甚至取人性命都是能夠絲毫不眨眼,然而在這種事情上,卻是猶如一個驚慌失措的小女孩般,不知道任何的應付措施。

「那個...那個大長老是不是感應錯了?咳,那個...距上次地底之事後,差不多已經一年多時間了,據我所知...懷孕似乎不需要這麼長的時間吧?」好半晌後。蕭炎方才逐漸的回過神來,吞吞吐吐的道。

「蛇人族與人類並不同,而且族長這次的進化體更是遠古異獸吞天蟒,自然是有些異議常人,懷孕一年乃至幾年的事,並非什麼稀罕事。」大長老搖了搖頭,道。

聽得這句話,蕭炎額頭上的冷汗頓時就流了下來。

「大長老,你們應該是感應錯了吧,為什麼這事連我都是不知情?」美杜莎此刻也終於是從獃滯的狀態中回過神來,急聲道。

「那道生命氣息很是微弱,若非我們使用秘法查探,也是難以感應到,你未曾有所察覺也是正常之事。」大長老解釋道:「至於這道細微的生命氣息究竟是否是懷孕的徵兆,的確還有待查探,不過此事若是真的話,那麼我蛇人族又將會出一名擁有美杜莎血脈的傳人,這可是族中絕頂大事!」話到最後,大長老臉龐之上湧現一抹紅潤,眼中也是多出許些激動之色。

聽得此事大長老還未確定,蕭炎與美杜莎皆是重重的鬆了一口氣,或許此事只是意外...

「不管此事是否屬實,你都要記住,以後要格外小心...或許再等個一段時間,便是能夠確定你體內是何因故了。」瞧得美杜莎這模樣,大長老眉頭一皺,沉聲道。

「這一段時間是多久?」蕭炎乾笑著問道。

「蛇人族與人類不同。特別還是美杜莎血脈,若真是懷孕的話,時間必然不短,三五年也是正常之事。」大長老淡淡的道。

聞言,蕭炎心中再次鬆了一口氣,還好,如果這一兩月時間就確定了的話,那他真是要從城牆上跳下去了,現在的他,可還沒有半點當爹的覺悟。

「不過此事時我蛇人族的絕頂大事,美杜莎血脈異常強悍,所以嬰兒尚還在母體之時,便是需要無數靈丹妙藥滋養,如此一來,日後嬰兒出生,實力也將會越加強橫,潛力也是極為恐怖。」大長老瞥了蕭炎一眼,道。

「按照族內秘法,美杜莎嬰兒的滋養,分為上中下三等,用這三等所培育出來的嬰兒。也是潛力各自不同,用下等秘法滋養的嬰兒,日後若是沒有大機緣,便是會止步於斗皇之階,而若是用中等秘法滋養,潛力便是足以讓其達到斗宗階別,而上等秘法,則是更強...」

聽得這有些奇異的秘法滋養分等,蕭炎也是略感好奇,問道:「那美杜莎是哪等秘法?」

「中等。」大長老笑道:「不過這自然並非絕對,若是有機緣與天賦,自然也是能走到更高的地步,當然,這所需要付出的努力,也是要比上等滋養的嬰兒多出數倍。」

「她竟然才是中等?」聞言,蕭炎一愣,有些愕然的道,美杜莎如今的實力,即便是放眼整個西北地域,定然也是不弱的強者,沒想到這才是中等?

「秘法滋養所需要的條件極為苛刻,當初給她使用中等秘法,可是耗盡了蛇人族大部分所藏,才請的一名高階煉藥師花費許久時日,方才完成滋養。」大長老無奈的搖了搖頭,道:「下等秘法,只需要尋常一些富有能量的靈丹妙藥便可,中等秘法,則是開始需要一味名為「蛇髓蛻骨丹」的六品丹藥為主藥引。而高等秘法,便是需要一種極難煉製的「天魂血骨丹」的丹藥,此丹乃是七品丹藥,能最大化的使得美杜莎嬰兒將潛力爆發,日後成就,堪稱恐怖,不過這種丹藥太難以煉製,而且因具備奪天之能,因此丹成之時還有丹劫相隨,一個不慎,丹毀人亡是極為常見之時,這麼多年來,我蛇人族還從未出過任何一名由上等秘法滋養而出的美杜莎血脈...」話到最後,大長老語氣中很是有些遺憾。

聽完大長老所說,蕭炎臉龐上也是閃過一抹驚異,沒想到這蛇人族竟然還有這等玄妙秘法,難怪歷代美杜莎都是這般強橫,原來是因為從尚還在母體之中時,便是被藥力融入了小小的身體。

心中嘖嘖的讚歎了一聲,旋即蕭炎乾笑道:「不過這事怕也是一場誤會,美杜莎曾經融合了吞天蟒的靈魂,說不定這微弱的生命氣息是吞天蟒呢。」

「這倒也並非是沒有可能,不過此事關係到我蛇人族的沿襲。所以即便只有著一些的可能性,那我們也必須從現在開始便使用秘法滋養,否則拖得太久,也就失去了最好的時機。」大長老點了點頭,旋即緩緩的道。

蕭炎臉龐上賠著笑,目光不著痕迹的看了美杜莎一眼,此刻的後者縴手正輕輕的撫著小腹,臉頰上的神色頗為古怪,恐怕她也是想不到,這裡會突然出現了一道細微的生命氣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