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七百六十二章招攬古河第二更

第七百六十二章招攬古河第二更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奇幻

第七百六十二章招攬古河

對於法獁所說。蕭炎很感興趣,或者說,對讓丹王古河加入炎盟,他極感興趣,因此,在第二日清晨,他便是令法獁帶路,帶上海波東,直接趕往了古河所居住之地。

在當初雲嵐宗解散之後,古河自然也是離開了雲嵐山,不過他卻並未離開加瑪帝國,而是在距雲嵐山不遠的一處僻靜山脈中選擇了隱居,而那裡,也正是蕭炎一行人此行的目的。

古河所隱居之地,距帝都並非極遠,以蕭炎等人的速度,約莫半個小時便是抵達,而在法獁的引路下,頗為輕鬆的便是找到了那隱藏在山林中的一片茅屋。

在此處,蕭炎也是遇見了一個以往的熟人,那便是當年與他在帝都的煉藥師大會上搶奪過大賽冠軍的柳翎。而後者在瞧得這突然出現的幾人,也是明顯的愣了愣,待得其目光轉到蕭炎臉龐上時,方才愕然道:「蕭炎?你來此處幹什麼?」

對於蕭炎,柳翎心中有著一種頗為複雜的感覺,想當年兩人都是相差不多,然而如今,他還只是一個正在為五品之階努力奮鬥的四品煉藥師,而前者,卻是已經有了足以與其老師古河相抗衡的實力,這種差距,自然是令得有些頹廢的感覺。

「呵呵,柳兄,煩請通報一聲古河大師,就說蕭炎求見。」蕭炎沖著柳翎微微一笑,頗為客氣的道。

聽得蕭炎這般客氣話語,柳翎遲疑了一下,倒並未拒絕,微微點頭,便是轉身走向茅屋,對於現在蕭炎在加瑪帝國的地位,他也是頗為清楚,自然也是知道,現在的他,可不再是當年那個沒有多大背景的少年。

目送著柳翎進入茅屋,蕭炎幾人目光在四處掃了掃,旋即暗自點頭。這古河可真會挑地方,此處地處偏僻,人跡罕至,一般很少有人能夠到此,用來隱居看來也算是個好地方。

在幾人打量著四周之時,那茅屋房門也是緩緩打開,旋即一道人影緩步走出,目光淡淡的望了望蕭炎等人,道:「你們竟然能找到這裡來,看來如今炎盟的勢力果然是遍布了加瑪帝國啊,就是不知道今日是來找麻煩的,還是有其他之事?」

現身之人,自然便是已經銷聲匿跡許久的丹王古河,而在其身後,柳翎也是躬身而立,目光在蕭炎等人身上掃了掃,似是有些疑惑他們此行的目的。

「你這傢伙,還是那副討人厭的樣子。」聞言,法獁不由得搖了搖頭,笑罵道。

「肯定是你這老傢伙帶人來的吧。」古河瞥了法獁一眼,旋即目光頓在蕭炎身上。淡淡的道:「炎盟盟主,有事便說吧,我今天可還有一塊葯田沒有打理,若是沒有事的話,便不陪你們久待了。」

「法獁長老說過,古河大師並非是小肚雞腸之人,既然如此,我也就不遮遮掩掩,此次前來,主要是想邀請大師加入炎盟丹堂。」蕭炎微微笑了笑,也並沒有扯些無關緊要的東西,直接是開門見山的道,他知道,對於古河這種人,說話遮遮掩掩吞吞吐吐,反而會令得對方心中不耐。

「加入炎盟?」聞言,古河臉龐上頓時浮現一抹古怪之色,旋即懶散的揮了揮手,道:「算了,現在這生活我挺喜歡,便不去那些大勢力中湊熱鬧了,吵吵鬧鬧的反而令人煩躁。」

「唉,你這傢伙...你不是先進入那「丹塔」修行么?如今的丹堂潛力可遠比煉藥師公會強,你若是能加入的話,日後這個願望想必不是什麼難事。」見狀,法獁不由得無奈的道。

「老傢伙...少拿這個來引誘我,你莫還真以為我是沒其他路子進入「丹塔」么?若非我認為我是加瑪帝國人,只要離開這裡,憑我的煉藥術。你認為沒別的一些強悍的煉藥師組織招攬我不成?」古河撇了撇嘴,冷笑道。

「呃...」聞言,法獁不由得啞然,有些尷尬的望著蕭炎,他自然是知道,以古河的煉藥術,即便是放眼鬥氣大陸,隨便到那裡,定然也會有人招攬,畢竟六品煉藥師,可不是那種滿地的大路貨色。

見到這被法獁說成不小的誘惑條件,結果對古河沒有半點吸引力,蕭炎也是不由得有些無語,這個老傢伙,果然不靠譜...

而瞧得蕭炎這般模樣,法獁臉上尷尬之色更濃。

「古河大師,如此說來,你對帝國之外的其他煉藥師組織並沒有太大的興趣,既然如此,為什麼不考慮一下炎盟?難道是因為你我之間的間隙?」目光轉向古河,蕭炎緩緩的道。

微眯著眸子望著蕭炎,古河突然聲音平淡的道:「你很想讓我加入炎盟?」

「以古河大師的煉藥術,我想任何一個勢力。都不會隨意放過。」蕭炎攤了攤手,笑道。

「想讓我跟你走,也並非不可以,不過,你得答應我一個條件。」目光緩緩的在蕭炎身上掃過,片刻後,古河眼眸一眯,道。

「什麼條件?」蕭炎眉頭一挑,並未一口答應,而是謹慎問道。

「跟我比試一場煉藥術!若是你贏,那我便加入炎盟。如何?」古河目光灼灼的望著蕭炎,話語之中,陡然湧上一抹狂熱,對於當初比試輸給蕭炎之事,他一直有些耿耿於懷,今日,他很想用自己最為擅長的煉藥術,再與蕭炎較量一場。

聽得古河此話,在場之人除了蕭炎之外,其餘人臉色皆是有些變化,古河的煉藥術,加瑪帝國之中無人不知,與他比煉藥術,即便是法獁都是沒有多大的把握。

「你這傢伙,換個其他條件怎樣?以你的輩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