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七百七十章門派大戰第一更

第七百七十章門派大戰第一更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奇幻

第七百七十章門派大戰

當黑影將蜈崖五位長老攻擊阻攔下的瞬間。周圍的那些毒宗強者也是回過神來,當下驚怒的喝道:「蜈崖,你們幹什麼?」

突襲無果,那蜈崖五人臉色也是頗有些難看,目光怨毒的盯了蕭炎一眼,然後身形猛然一拐,迅速對著萬蠍門所在的方位急掠而去。

「想走?」

小醫仙那對灰紫雙眸中寒芒閃動,纖指猛然一動,那前方的空間猛然間變得有些扭曲了起來,而蜈崖五人身形穿過此次,速度明顯被減緩了許多,而就在他們身形為之一頓之時,五道尖銳凌厲的勁風陡然自身後暴射而來,勁氣之中所蘊含的力量,連空間都是微微震蕩了起來,看來小醫仙對於蜈崖五人突然的背叛,也是極為震怒。

感受到身後勁風的暴掠,蜈崖五人臉色也是一變,沒想到小醫仙下起手來竟然如此之狠,看這勢頭,明顯就是打算將他們五人當場斃命。

「哼!」

就在五道勁風瞬息而至時。那蠍畢岩卻是冷哼一聲,身形一顫,直接出現在五人身後,拐杖狠狠一揮,五道腥臭毒芒自拐杖上那蠍頭嘴中暴吐而出,然後對著那五道勁風射去。

嗤!嗤!

兇悍能量在虛空狠狠撞擊,爆發出一道道嗤嗤聲響,一陣淡淡的煙霧也是升騰而起。

噗!

煙霧瀰漫,猛然間兩道深邃灰芒如閃電般的暴射而出,直接是從蠍畢岩身旁穿過,最後追上兩名先前叛變的長老,直接是從他們後背中射穿而出。

「啊!」

陡然遭受重擊,兩道凄厲慘叫頓時響徹而起,旋即那兩名被擊中的長老身上的衣袍頓時破裂開來,渾身血肉迅速被那道勁風中所蘊含的劇毒腐蝕開來,短短不到一分鐘的時間,森森白骨便是顯露而出,而兩人也是在周圍那些駭然目光中,生機盡逝。

一旁逃脫一劫的蜈崖三位長老,望著那從天空墜落而下的兩幅白骨,咽了一口唾沫,眼中湧現些許餘悸,若是先前那兩道勁風擊中他們,或許下場同樣也是這般。

「這女人...太狠了。」

「嘿,好狠的女娃子,年紀輕輕,手段卻是如此毒辣。」蠍畢岩臉色陰沉。小醫仙當著他的面擊殺了兩人,明顯令得他心中極怒,當下說話都是蘊含著陰森冷笑。

「叛徒這般下場,並沒有什麼奇怪的地方,若是你萬蠍門有人叛門,恐怕你的手段比我還狠十倍不止。」小醫仙聲音淡漠的道,說著話時,她目光掃向了那蜈崖幾人,道:「蜈崖,我待你們也算不薄,毒宗之內,你也算是位高權重,沒想到你竟然會背叛於我。」

「嘿嘿,你或許並不知道,我在很久以前,便是萬蠍門的人,上次之所以投靠毒宗,只是想潛伏在其中摸清你的底細而已。」蜈崖冷笑道:「本來還想尋找機會給你投毒的,不過可惜,你這女人太過謹慎,但也無所謂了。今日有蠍老出手,想必你也活不過今日,這毒宗,日後便是我萬蠍門麾下了!」

「看來昨夜那蜈蚣,是你在傳消息吧?」立於小醫仙身後的蕭炎,拍了拍手,笑著道。

聞言,蜈崖眼睛一縮,目光陰森的望著蕭炎,道:「原來傳信蜈蚣被你截下來了,小子,你究竟是何人?萬蠍門與毒宗的事,奉勸你少摻和為妙,不然遲早引火燒身。」

蕭炎笑了笑,也不理會他這無聊的威脅,偏頭對著小醫仙道:「看來果然情況不太妙啊,這萬蠍門明顯早對你毒宗所著心思,即便今**毒宗不動手,萬蠍門也會找上門來的。」

「一山不容二虎,萬蠍門自然也是想成為出雲帝國的主宰,以前或許是因為那個老傢伙閉關的緣故,所以一直很是低調,如今他出關了,情況自然兩樣。」小醫仙目光略有些嘲諷的望著蠍畢岩,冷笑道:「不過將那五個廢物拉過去了,又能怎樣?本宗要殺他們,易如反掌的事,難道你還能期盼他們?」

「如今你毒宗在斗皇強者數量上已經比不上我萬蠍門,你自有蠍老對付。難道還能插手不成?等你與蠍老大戰時,毒宗的強者,足以徹底清理。」蠍山陰聲笑道。

聞言,蕭炎目光在雙方掃了掃,果然,隨著那五名斗皇強者的叛逃,毒宗這邊的斗皇強者,已僅僅只有四人,而對面,連上蠍山,卻是有著將近八位斗皇,若是此次沒有蕭炎等人,或許毒宗還真是頗為危險,不過可惜,有了蕭炎與紫研出手,足以抵禦住四名斗皇強者,至於美杜莎么,她是要等待著那位一直未露面的魂殿強者,所以不到關鍵時刻,不會出手。

「既然你對萬蠍門如此有信心,那便來試試!」小醫仙也是冷笑一聲,體內鬥氣如洪水般轟然運轉,一股令得空間都是為之震蕩的雄渾氣勢。陡然蔓延而出。

「上次匆匆交手,勝負未分,今日便讓老夫真正的試一下,你這小輩究竟有何資格在出雲帝國稱霸?」感受到那股磅礴氣勢,蠍畢岩眼中寒芒閃過,拐杖重重一跺虛空,原本有些駝的後背,頓時緩緩挺直,而隨著其駝背的挺起,一股絲毫不比小醫仙弱多少的氣勢,也是瀰漫而出。最後將小醫仙擴散的氣勢抵禦而下。

小醫仙臉頰冰寒,也不與之廢話,縴手一動,指甲猛然暴漲半尺,猶如十柄鋒利短劍一般,在指甲之上,布滿這灰紫顏色,一看便知隱有劇毒。

灰紫指甲隨意划過半空,只聽得細微的嗤嗤聲響,只見得連空氣都是在那指甲之下裂開一道縫隙,足可見其鋒利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