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七百七十六章偷襲第一更

第七百七十六章偷襲第一更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奇幻

第七百七十六章偷襲

望著那突然間渾身散發出一股詭異氣息的小醫仙。那蠍畢岩臉色也是變了變,眼中得意之色盡去,只剩下說不出的凝重,從對方體內所瀰漫的那道詭異氣息之中,他感覺到到了一絲死亡的味道。

「厄難毒體,看來鐵護法說得果然沒錯,你能夠在這般年紀走到這般地步,原來是靠著這東西的緣故...」蠍畢岩自然也算是見多識廣之輩,厄難毒體的威名也是聽過一些,當下面色陰沉的嘶聲道。

小醫仙緩緩抬頭,兩隻眼瞳之中,顏色純粹得可怕,一紫一灰,沒有絲毫其餘顏色的摻雜,看上去,給人一種冷漠無情的感覺,而在這詭異雙眸的注視下,即便是以蠍畢岩的實力,心頭也是不由得微微一跳。

灰紫眼瞳注視著蠍畢岩,小醫仙卻並未開口,縴手輕輕一握。只見得周遭十丈空間,頓時猛烈的波動了起來,旋即扭曲間形成一個無形牢籠,而隨著空間的扭曲,外界看向其中的視線,也是變得模糊了起來。

「天毒牢界!」

將空間扭曲成牢籠,小醫仙目光淡漠的瞥了一眼同樣被封鎖得沒有絲毫退路的蠍畢岩,指尖一動,小嘴之中一道冷喝吐出。

隨著喝聲落下,只見得鋪天蓋地的灰紫粘稠霧氣,自小醫仙體內陡然間暴涌而出,旋即迅速擴散,幾個眨眼間,便是將這片由空間扭曲而成的牢籠所遮蔽,一時間,外界的視線,也是被盡數遮擋而下。

空間牢籠之內,蠍畢岩臉色陰沉的望著周圍那瀰漫的灰紫粘稠霧氣,他能感覺到,這種霧氣之中,蘊含著一種連他都是不敢隨意吸入體內的劇毒,而且,這霧氣似乎還有著干擾人速度敏捷的作用,毒霧瀰漫間,他便是覺得自己身體變得沉重了許多。

「好恐怖的毒氣...居然能夠污染這片封鎖空間之中的天地能量,如此一來,戰鬥之中便是不敢再隨意吸納外界能量。但這樣的話,便是只能消耗,而得不到補充,若是拖得太久的話,下場定然不妙,真是好狠的招式,厄難毒體,果然棘手...」

陰冷目光在周圍瀰漫的灰紫霧氣之中掃過,蠍畢岩在心中暗自沉聲道,旋即心神一動間,將渾身毛孔盡數封閉,一層雄渾鬥氣將身體盡數包裹,把那灰紫霧氣隔絕開來。

「不過厄難毒體每徹底解開一次,便是會令得距離毒體的徹底爆發更近一步,既然你要拼,那老夫也奉陪便是!」

陰寒喝聲落下,一股磅礴血色能量猛然自蠍畢岩體內暴涌而出,旋即兩隻巨鉗狠狠一揮,森然目光環顧四周,隨時等待著那隱藏在暗處的小醫仙出手!

.....................................................................

遙遙天際之上,一個十丈寬大的灰紫空間。憑空出現,那些灰紫霧氣剛好擴散在扭曲的空間邊緣處,那模樣,就猶如在它們的四周,有著一個透明的四壁玻璃隔絕著一般,而裡面,則是自成一片毒氣世界。

由於灰紫毒霧的隔絕,眾人也是再也看不見其中戰鬥,甚至是蕭炎想要使用靈魂感知力掃描,也是會在那扭曲的空間處被彈射開去,如此一來,對於其中的戰鬥情況,外人也是絲毫不知,唯一能做的,便是靜等著兩人生死之戰的結束。

目光從那灰紫空間處緩緩收回,蕭炎臉色雖然依舊有些凝重,可至少不用再像先前那般擔憂,看小醫仙先前的舉動,似乎同樣也是使用了什麼東西令得其實力暴漲,而且她特意的在天空形成一個封閉的小空間,應該也是有著一些把握,而以蕭炎對她的了解,在戰鬥中自尋死路的事情,小醫仙還是不會蠢得去乾的。

「現在只能等著最後的結局了啊......」心中嘆息了一聲,蕭炎目光卻是猛的變得森冷起來,逐漸轉向了面前的蠍山,聲音緩緩的道:「既然蠍山門主這麼想與我交手,看來今日若是不讓你滿意,就是在下的不是了啊...」

蕭炎話語雖然平淡。可聲音之中的那道殺意,卻是格外明顯,顯然,這個三番四次出手阻攔的傢伙,也是成功的勾起了他心中的怒火與殺意。

聽得蕭炎的話,蠍山臉色也是微微變了變,旋即嘿嘿冷笑道:「狂妄的小子,本門主親自與你動手,你也該感到榮幸了。」

「既然如此,那便請蠍山門主將腦袋送上來吧!」蕭炎嘴角勾起一抹獰笑,腳掌狠狠一跺虛空,銀芒暴動間,身形陡然暴掠而出,幾道殘影浮現天際,一瞬息後,蕭炎便是直接出現在蠍山頭頂之上,雙手緊握重尺,旋即毫無花俏的對著後者腦袋狠狠劈下。

巨尺夾雜著劇烈的壓迫風聲,呼嘯而至,那股勁風,令得蠍山衣衫緊緊的貼著身體之上。

「哼!」

蠍山冷哼一聲,手中藍棍也是狠狠掄起,然後毫不退讓的與重尺怒砸在一起。

「鏘!」

清脆的金鐵交擊之聲響起。火花暴閃間,雄渾勁氣自交擊處蕩漾而出,兩道身影皆是一陣急退。

蕭炎身體在空中一個翻滾,背後火翼一振,便是將之穩住,而反觀那蠍山卻是腳步踉蹌的退後了好幾步後,方才停下身形,而且那握著棍子的手掌,也是出現了許些顫抖。

論起肉體力量,蕭炎自然是要比蠍山強上許多,再加上那沉重的玄重尺以及經過眾多天地靈寶洗髓伐骨的肉體。蠍山選擇與他硬碰,自然是最愚蠢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