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七百八十九章魂殿情報第二更

第七百八十九章魂殿情報第二更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奇幻

第七百八十九章魂殿情報

目光掃著蕭炎手中的玉瓶。美杜莎與小醫仙眼神也是微微一凝,旋即一人一後,將這所房間之內盡數封鎖,對於那所謂的魂殿鐵護法,她們心中也是略有些忌憚的,雖然如今他已經是重傷,可一名斗宗強者反撲,也的確無人敢無視。

見到兩人的反應,蕭炎倒是一笑,手掌一抹瓶口,那無形火焰的波動,便是逐漸變淡,直至最後的消散。

隨著火焰消散,一道虛幻的靈魂頓時急忙湧出,最後不要命的對著房頂暴射而去。

屈指輕彈,一扇無形火焰壁突兀的出現在房頂之上,那道虛幻靈魂體一頭撞上去,頓時爆發出嗤嗤的聲響,旋即一道凄厲的慘叫聲便是響起。

蕭炎望著那抱頭鼠竄的虛幻靈魂體,淡淡一笑,手印一動。那無形火焰壁便是閃掠而下,準確的將之包裹而進,最後緩緩落了下來。

「呵呵,鐵護法,何必跑這麼快?」微笑的望著那小心翼翼的躲在火焰罩中,不敢讓身體碰觸點半點周圍火焰壁的鐵護法,蕭炎含笑道。

「你們究竟想怎樣?我們魂殿護法皆是有著靈魂印記在魂殿中,你們若是殺了我,定然會被察覺,到時候魂殿執法者,絕對不會放過你們!」鐵護法怒視著蕭炎等人,低吼道。

「我只想問幾個問題而已,只要鐵護法如實交代,自然是不會殺你。」對於鐵護法的威脅,蕭炎卻是不置可否,微笑道。

聞言,鐵護法眼芒閃爍,旋即冷笑道:「你想問什麼?」

「告訴我與魂殿有關的消息。」蕭炎坐於椅上,輕聲問道。

「魂殿的消息?」鐵護法一怔,目光驚異的瞧著蕭炎,尋常人對於他們皆是避之不及,沒想到這個傢伙居然還敢主動打聽這個消息。

「小子,你倒還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膽,不要以為身邊有兩名斗宗強者便可囂張,在魂殿眼中,要滅了你,不過是舉手之勞而已。你若是識相,就趁早將我放了,否則...啊!」鐵護法的話語還未落下,其周圍的無形火焰壁卻是猛然收縮,最後粘附在其靈魂體之上,熾熱的高溫令得其身體不斷的發出嗤嗤聲響,凄厲的慘叫聲,再度響徹。

火焰在炙烤了約莫半分鐘後,方才緩緩退卻,留下一個極度萎靡的靈魂體。

蕭炎目光淡漠的瞥了一眼鐵護法,聲音平淡的道:「這並不是我要的答案,不要以為我不敢動手殺你,而且,在殺你之前,我會讓你享受到足夠的痛苦...」

「你...」目光怨毒的死盯著蕭炎,再瞧得周圍燃燒的無形火焰壁,鐵護法眼中掠過一抹驚懼,半晌後,方才極不甘心的道:「你想知道魂殿的什麼消息?」

「魂殿實力如何?」蕭炎拋出了一個他最關注的問題,這個神秘組織,連葯老都是極為忌憚。想必其實力,應該也極為恐怖,而他日後既然打算從他們手中救出葯老與父親,那麼自然便是需要對他們的實力有所了解。

聞言,鐵護法眼中卻是浮現一抹嘲諷,道:「問這個問題也不怕打擊到你,魂殿之內等級森嚴,光是護法,便是分位天地人三等,而我,不過只是一個人級護法而已,而在護法之上,還有著地位崇高的尊老,他們的實力,即便是放眼整個鬥氣大陸,那也是少有敵手...你們這所謂的毒宗,在魂殿眼中,只需要一個小小的分殿,便是能夠直接剿滅。」

聽得鐵護法這話,蕭炎眼中也是掠過一抹凝重,斗宗階別的強者,竟然還只是最為低等的護法?那更高等的,又將會是何種實力?

「不知道你是否知道一個叫做鶩護法的人?」蕭炎手指輕點桌面,緩緩的道。

「鶩鷹?你遇見過他?」這次倒是換成鐵護法有些驚愕了。

「交過手。」蕭炎淡淡的道。

眼中掠過一抹驚異,鐵護法重新打量了一下面前這位年輕的青年,片刻後,方才道:「他也是魂殿的護法,不過卻比我高級,是地級護法。」

「地級護法么...」心中喃喃了一聲。蕭炎沉聲道:「那魂殿的殿主,是何種實力?」

一聽得蕭炎這問題,鐵護法臉色頓時有些怪異了起來,好半晌方才冷笑道:「殿主神秘莫測,別說我一個人級護法,恐怕就算是天級護法也是很少見過他,整個魂殿中,除了幾位尊老以及少數人之外,誰都不知道殿主是何等的實力。」

「嘿嘿,不過能夠將魂殿發展成這般龐大地步,你即便是用屁股也能知道,殿主的實力,是何等的恐怖,說句不客氣的,你們這些人,根本就還沒那資格接觸到那種級別的超強者。」瞧得蕭炎微皺的眉頭,鐵護法譏笑道。

「若是不想再受炙烤之苦,你便只需回答問題便可,其餘的話,就自己爛在肚子里吧。」蕭炎目光冰冷的掃了他一眼,旋即再度問道:「你知道魂殿要那麼多靈魂有何用處么?」

「不知道,我們的任務只是搜尋靈魂,並且抓捕回魂殿便可。至於魂殿究竟要靈魂幹什麼,沒人知道,這我沒說假,你若不信的話,我也沒辦法。」鐵護法想也不想,便是開口道,而瞧得在他話落後,臉色一沉的蕭炎,連忙補充道。

「那魂殿的總部,在哪?」

「這個...我也不知道。」鐵護法一臉無奈的道。

「那你們平日將靈魂抓捕之後,需要到那裡交?」目光陰冷的望著鐵護法。在瞧得他那無奈的臉色時,蕭炎方才冷笑道。

「我們每次都是有著任務量,必須在規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