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八百零二章競價第一更

第八百零二章競價第一更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奇幻

大廳之中突如其來的舉動。也是令得不少人怔了下來,待將那伸手阻攔之人看得清楚之後,臉色皆是變幻得有些精彩了起來,旋即目光同情的看了一眼蕭炎。

蕭炎目光平淡的望著那按在「玉骨果」之上的那隻大手,心中卻是暗嘆道:「果然還是這樣啊...」

從起先一開始在這五個玉盒被搬出時,蕭炎便是有種感覺,恐怕此次的藥材換取,並不會如同想像中的那般順利,結果沒想到,這般想法還真是如了願...

微微偏過頭,蕭炎望著那站於身後的紅臉大漢,眉頭微微一皺。

「呵呵,齊老,這位先生先出手...這樣是不是有些不太合規矩啊?」在瞧得那紅臉大漢插手時,姚坊主心頭也是一沉,旋即笑容有些勉強的道。

「姚坊主說得哪裡話,這裡本就是競價,價高者得,哪分什麼先來後到?」聞言,那紅臉大漢卻是頗為不悅的道。

聽得他這麼說,那姚坊主也只得苦笑著點了點頭。心中卻是暗地罵道:「你若真是出價高,將藥材換於你自然是沒有問題,可你這老不要臉的傢伙,總是幹些低劣手段。」

對於姚坊主心中的暗罵,那齊老自然是不會知道,目光一移,便是停在了面前的蕭炎身上,看似客氣的笑道:「呵呵,這位朋友,老夫齊山,如今正在煉製一枚丹藥,正需要一枚「玉骨果」,所以還請朋友能夠割愛一下,不知如何?」

雖然這齊山嘴中這般說著商討的話,可那握在玉盒之上的大手卻是沒有絲毫的放鬆,反而還朝著他那邊微微移了移。

聽得齊山開口,大廳中那望向蕭炎的一道道目光,同情之色更甚,這可憐的傢伙,竟然會倒霉的和齊山這個老傢伙競爭,在這黑皇城中,誰不知道,這個老傢伙最喜歡乾的便是仗勢欺人。

在那眾多目光注視下,蕭炎先是沉默了一會,旋即手掌拉住那裝盛著「玉骨果」的玉盒,然後緩緩拉向自己面前,沖著齊山微微一笑。道:「抱歉了,這「玉骨果」我也正好需要,所以怕是不能割愛了。」

蕭炎話音落下,大廳之中明顯出現了瞬間的寂靜,連帶著那名姚坊主,美眸中也是閃過一抹驚愕,她似乎也是沒有想到,這個看起來頗為年輕的青年,竟然敢如此正面的拒絕齊山的要求。

在那變得寂靜的大廳內,齊山臉龐上的神情明顯也是微微一僵,旋即眼中湧現一抹陰沉之色,目光緩緩的轉向蕭炎,皮笑肉不笑的道:「呵呵,現在的年輕人,可真是初生牛犢不怕虎啊...」

對於齊山話語中的嘲諷,蕭炎也不理會,偏頭望向姚坊主,笑道:「麻煩看看這三株藥材,需要何種丹藥方才能換取吧?」

姚坊主也是逐漸從驚愕中回過神來,聽得蕭炎的話,也是遲疑了一下。低聲道:「這位先生,你真打算這樣?為了一枚「玉骨果」得罪一名黑皇宗的首席六品煉藥師,可是很不值啊。」

姚坊主的一句話,雖然是在提醒著蕭炎,可也不著痕迹的將齊山的身份告知了於蕭炎。

對於她的這番好意,蕭炎倒是微微一笑,不置可否的道:「這枚「玉骨果」對我也很重要,今日不管是誰,我也不會讓,所以還請姚坊主說說換取之物吧。」

見到蕭炎堅持,姚坊主與身旁那名白髮老者對視了一眼,也只得點了點頭,道:「這三株藥材皆是我千葯坊品質最高的幾種,價值不菲,若是岩先生要換取的話,便請拿出一枚五品的丹藥吧。」

「五品丹藥么?」聞言,蕭炎略微沉吟,暗自算了算,倒也不算是極其昂貴,這三種藥材所煉製的丹藥,差不多都是六品左右甚至更上,因此價值倒也並不遜色一枚五品丹藥。

「嘿,沒點本事也學人家來換藥材...」見到蕭炎沉吟,那齊山頓時冷笑了一聲,旋即目光轉向姚坊主,淡淡的道:「我記得這換丹集會是能夠競價的吧?若是這小子拿不出五品丹藥,便由老夫換吧。」

聽得齊山居然捨得用五品丹藥來換取,那姚坊主以及周圍的人皆是目露驚訝,這個老傢伙今日居然會如此大方?

「換丹集會的確是誰出價更高更好。藥材便是歸誰所有。」姚坊主遲疑了一下,看了蕭炎一眼,方才道。

「這是一枚「風行丹」,也是五品等級,服用之後能夠令得人在短時間內速度暴漲,若是遇人追殺,定能保之一命。」齊山冷笑一聲,旋即從納戒中取出一個玉瓶,放於桌面上,道。

姚坊主微微一怔,旋即小心翼翼的取過玉瓶,遞於身旁的那名白髮老者。

白髮老者目光瞥了一眼玉瓶中丹藥的色澤,再嗅了嗅葯香,旋即微微點頭,淡淡的道:「的確是五品丹藥「風行丹」,不過成色並非是上品,看來煉製之人在煉製丹藥時,有些過於急躁了。」

「嘿嘿,閻老頭的眼光還是一如既往的毒辣,不過想要晉入六品等級,可不能光依靠眼力啊。」聞言,齊山嘿嘿一笑,旋即道:「既然丹藥已經驗測完畢。那麼這些藥材,應該歸我了吧?」

話音落下,他大手一攬,便是欲將蕭炎面前的三個玉盒給攬過來。

然而其手掌剛剛伸出,一隻手卻是直接將其攬了下來,一道淡淡的笑聲傳出:「這位老先生未免也太心急了吧?在下可還未說話呢。」

眼神微微一冷,齊山目光緩緩抬上,對上那對漆黑眸子,聲音也是緩緩變得不耐與冰冷了起來:「小子,凡事見好就收,在黑角域行事。最好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