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八百零七章白衣人第三更

第八百零七章白衣人第三更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奇幻

第八百零七章白衣人

桌子爆裂而開。木屑四處飛射,然而蕭炎臉色卻是沒有絲毫變化,手中端著的茶杯,宛如平靜湖面般,泛不起絲絲漣漪。

對於那位面色陰狠的中年男子的森然聲音,蕭炎抬起眼來,輕瞥了他一眼,緩緩的道:「一些渣滓而已,殺了也就殺了。」

見到蕭炎居然直接承認了下來,周圍那些眾多圍觀者也是略感訝異,旋即心中有些恍然,看來這年輕人也不是什麼省油的燈,不然的話,在這種場合還敢如此說話,那便是傻子了。

聽得蕭炎此話,那一干赤膊大漢眼中凶芒猛然大盛,目光泛著獰然的盯著蕭炎,看那模樣,似乎只要那中年人一身令下,便是會直接將後者撕碎一般。

「小子,夠狂。也正如你所說,那群人大多都是實力不濟的渣滓,殺了也就殺了,不過可惜,在那群渣滓之中,還有著我一位不爭氣的親侄子,你說,此事如何解決?」中年男子臉龐微微抖動,旋即森冷的道,聲音之中,充斥著難以掩飾的殺意。

聞言,蕭炎眼眸微抬,旋即在眾目睽睽之下,輕抿了一口茶水,淡淡的道:「即便我預先知道,也不會留手。」

蕭炎此話,在引起周圍眾人嘩然時,也是徹底令得面前這位中年人臉色陰沉了下來,在暴怒之下,他卻是逐漸的平靜了許多,能夠在這種情況下如此平淡,不是本身實力超強,恐怕便是身後有著什麼大背景。

心中閃過些許念頭,中年人壓下心中暴溢的殺意,目光緩緩在蕭炎身上掃視,旋即聲音陰冷的道:「奎狼幫幫主奎剎,小子,今**若能搬出一尊讓我忌憚的勢力背景。那這個虧,我就自己咽下去了!」

「不用試探了,放心,我們是獨自三人,背後沒什麼勢力,所以你也不用擔心。」聞言,蕭炎卻是一笑,道。

蕭炎話語一落,大廳中頓時爆發出一陣鬨笑聲,而在這般噙著些許嘲諷的笑聲下,那奎剎嘴角也是一陣抽搐,眼中殺意暴涌。

「嗤!」

心中殺意暴涌,某一刻,奎剎身形猛的一動,右腿掄起,身體成半旋空之狀,右腳帶著一股兇悍勁風,直接是撕裂了空氣,狠狠的對著蕭炎腦袋怒甩而去。

奎剎這說動手就動手的狠辣心態,倒是令得不少人驚呼了一聲,這傢伙果然如傳聞所說。是一個徹徹底底的滾刀肉。

面對著奎剎這般極其突兀的兇悍攻勢,蕭炎卻是連眼睛都不抬一下,右手輕拂而出,瞬息後便是輕飄飄的與奎剎右腿撞擊在了一起,當下一道低沉聲音爆響,旋即一道勁風漣漪擴散而出,周遭的桌子,盡數爆裂開來。

手腳一觸便分,蕭炎身形紋絲不動,不過所坐的椅子,卻是突然爆裂成一團粉末,而反觀那奎剎,卻是腳步噔噔的連退了好幾步,這短短一回合的交手,雙方實力強弱,頓時一眼便分。

「這小子竟然也是一名斗皇強者?」這短暫的交手,直接暴露了蕭炎的實力,當下大廳中那些目光之中,湧上了一絲震驚,斗皇強者在黑角域並非沒有,然而能夠像蕭炎如此年輕的,倒是寥寥無幾。

而一般來說,越是更早的達到斗皇層次,那麼便是說明一個人的修鍊天賦以及潛力越加強橫,像蕭炎這種年齡,明眼人皆是知道,只要給予他足夠的時間,日後定然有機會成為一名斗宗強者,甚至。若是機緣足夠的話,即便是斗尊強者,也未必不可能。

穩下身形的奎剎,臉龐之上也儘是震驚,他同樣未曾想到過,以蕭炎這般年齡,居然會是一名與其同階別的斗皇強者,而且,從先前的交手來看,似乎對方的等級,還要比自己更高一些!

以奎剎這三星斗皇的實力,根本就難以察覺蕭炎的真實實力,因此先前說話,方才會如此囂張。

「這次真是瞎眼了...」心中深吸了一口冷氣,奎剎那滿心的殺意,此刻也是被澆了一盆冷水,先前接到消息,他也是被暴怒沖昏了頭腦,沒想到這帶著人衝過來,對方實力居然如此之恐怖。

在周圍那一道道目光注視下,奎剎臉色一陣青一陣白,心中念頭飛速轉動,片刻後。渾身凶煞之氣一收,對著蕭炎一拱手,沉聲道:「在下技不如人,這恩怨,我記在心中,日後再來討還。」

說完,他一揮手,便是欲帶著人有些狼狽的離開。

然而就在其轉身時,蕭炎卻是突然緩緩的道:「奎幫助把在下當做什麼了?想動手就動手?想走就走?」

距離拍賣會開始,還有著幾日時間,而他想要在這段時間獲得安靜。那麼便是得展露一些手段,而這奎剎自動送上門來,蕭炎自然是不會讓他隨意離開,這種送上門用來立威的人,放過了,可真是有些可惜了。

身形一滯,奎剎望著蕭炎,後者眼眸中,同樣是閃爍著些許殺意。

「你想如何?這裡可是黑皇宗的地方。」感受到蕭炎眼中的殺意,奎剎臉色也是微微一變,道。

「接她三拳,接得過,便走,接不過,死!」蕭炎指著一旁的紫研,淡淡的道。

見到蕭炎指來,紫研先是一怔,旋即小臉上頓時湧上躍躍欲試的興奮之色。

周圍一道道目光順著蕭炎手指望去,瞧得那粉雕玉琢般極為可愛的紫研,臉龐上頓時湧現一抹古怪之色,這個傢伙,竟然讓一個小女孩去跟奎剎出手?

那奎剎同樣是為此怔了半晌,旋即心頭湧上一股怒火,冷笑道:「我可以接你三拳,不用拿一個小女娃出來,免得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