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八百二十四章鷹山老人第一更

第八百二十四章鷹山老人第一更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奇幻

第八百二十四章鷹山老人

「鷹山老人...」

嘴中輕輕的吐出這般低語。蕭炎也是緩緩的吸了一口氣,袖袍中的拳頭,卻是猛然緊握了起來,沒想到,即便是他拿出來破宗丹這種階別的丹藥,都是未能打動黑皇宗啊。

「看來那人拿出的東西,比你的破宗丹還要珍貴啊。」一旁的小醫仙,也是略有些驚訝的低聲道,沒想到那不起眼的老傢伙,竟然能夠拿出這種級別的東西。

蕭炎微微點頭,黑袍下的目光,緩緩投射向那名眼中略微噙著一抹喜色的鷹鼻老者,眉頭微皺,鷹山老人?這便是他在黑角域中的稱號么?想必應該是一些老一輩的強者吧,不然的話,蕭炎不會連聽都沒有聽說過。

大廳中的安靜,在持續了片刻後,終於是轟然的波動了起來,無數道震驚目光望向那坐於角落之中的灰發鷹鼻老者,一道道驚呼聲,在拍賣場中失聲響起。

「鷹山老人?他便是當年那黑榜前三的鷹山老人?他居然還活著?」

「人家本就沒死。只不過是隱藏起來閉關了而已,沒想到今日竟然能夠見到這位當年叱吒黑角域的老一輩強者,當真是不枉此行啊。」

「當年他便是斗皇巔峰的強者,這麼多年過去,定然已經突破至斗宗了吧?」

與那後方的喧嘩吵鬧相比,貴賓席上,氣氛卻是籠罩著一股異樣的壓抑,一道道泛著些許森然的目光,從各處射來,旋即匯聚在鷹山老人身上,雖然後者在黑角域中名頭不弱,但在菩提化體涎的誘惑之下,任何對手,都將會被他們直接無視。

對於周圍那一道道不善的目光,鷹山老人臉色卻是絲毫不變,身體輕靠著椅背,面無表情的蒼老面龐,隱隱間透出一抹凶戾,在黑角域這種地方,可沒有什麼心慈手軟之輩,他能夠在當年成為那黑榜前三的巔峰強者,為此葬生於其手中的人,不知何幾,當初的鷹山老人,也是這黑角域之中凶名頗為顯赫之輩,雖說如今閉關隱居多年,凶性略有收斂。但誰若以為他如今便是任人捏的軟柿子的話,那麼恐怕將會為此付出血一般的代價。

拍賣台上,莫天行依舊是滿臉的笑容,他似乎也是沒有感覺到貴賓席上那一種詭異的氣氛一般,笑吟吟的道:「如今這菩提化體涎也是有了歸屬之處,我黑皇宗所舉辦的這場拍賣會,也算是圓滿結束,在接下來的幾日,黑皇宗會舉辦大型宴會,諸位若是有興趣,可以留下來湊湊熱鬧,至於拍賣了物品的貴客,在這兩日中,來我黑皇宗,我們將會在那裡將拍賣品,原封不動的奉送而上。」

莫天行的話音剛剛落下,那鷹山老人便是緩緩站起身來,然後在眾多目光的注視下,面無表情的對著貴賓席的出口緩步行去。

隨著鷹山老人的動身,那貴賓席上也是陸續有著人起身,對著拍賣場之外行去。憑藉著出色的靈魂感知力,蕭炎能夠感應到,這貴賓席上,至少有著一半的人,身體之上,出現了些許陰冷殺意。

「真正的好戲,現在才開始啊,接下來的這段時間,恐怕才是真正的腥風血雨...」蕭炎低低一笑,旋即也是站起身來,徑直對著出口行去,其後,小醫仙與紫研緊跟而上。

「呵呵,這位朋友。」就在蕭炎即將出門時,一道笑聲卻是突然從身後響起。

腳步微頓,蕭炎黑袍微微偏後,黑袍下的目光淡淡的望著那對著自己行來的魔炎谷一眾人,旋即一道略有些嘶啞的聲音傳出:「有事?」

「呵呵,老夫魔炎谷大長老方言,不知道這位朋友名諱?」方言笑眯眯的快步上前,沖著蕭炎拱了拱手,和善的道。

「在下姓岩,方言大長老可是有事?」蕭炎淡淡的道。

「呵呵,岩先生的煉藥術,恐怕在算是這黑角域之中第一人吧?老夫所來不為其他,只是想問問,岩先生是否也對那菩提化體涎有興趣?」方言笑了一聲,旋即話音突然一轉,眼神略顯陰沉的低聲問道。

「怎麼?」黑袍下的目光微眯。蕭炎聲音平靜的道。

「如果岩先生對菩提化體涎有一些興趣的話,或許我們可以合作一下,那鷹山老人乃是黑角域老一輩的強者,實力極強,若是單獨行動的話,即便岩先生身旁有著這位小姐出手,恐怕也難以從那老傢伙手中奪得菩提化體涎。」方言輕聲道。

聞言,蕭炎黑袍下的嘴唇挑起一抹嘲諷,旋即微微搖了搖頭,道:「方言大長老的提議,在下沒有太大的興趣,抱歉了...」話落,蕭炎也不待方言再說話,目光不著痕迹的深深掃了一眼那位於方言身後的那位神秘灰袍人,轉身便是行出了通道。

見到蕭炎直接一口拒絕了自己的提議,那方言眼中也是閃過一抹冷意。

「這傢伙也太囂張了,以為身旁有著一名斗宗強者便能獨自打敗鷹山老人不成?」望著蕭炎的背影,幾名魔炎谷長老皆是微怒的道,以魔炎谷在黑角域之中的威望,他們可是很少受到這種待遇。

方言臉色略顯陰沉,旋即偏過頭,望著身後的神秘灰袍人,恭聲道:「先生。您看現在怎麼辦?」

「這種處境,都是沖著菩提化體涎而去,所以不要妄想會有人相信你然後合作,所以,能靠的,只能是自己,那鷹山老人雖然實力強橫,但也不至於是拿他沒辦法,這兩日,派人將他給我釘死,只要他一動身離開黑皇城。便準備動手!」灰袍輕輕抖動,一絲虛幻氣息以及漠然聲音,緩緩傳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