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八百三十章七階魔核

第八百三十章七階魔核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奇幻

第八百三十章七階魔核

眼神熾熱的望著地面上那張巨大的魔獸枯皮以及乾癟的腦袋。雖然這東西看上去幾乎就與一對垃圾沒有什麼區別,可經過先前的那一幕,蕭炎已經知道,這神秘的魔獸乾屍,可與尋常魔獸不一樣,它的所有寶貝,都是以一種詭異的方式,隱藏在常人難以知道的地方。

袖袍輕揮,一股柔和的勁風直接是將那龐大的魔獸枯皮吹拂得懸浮在半空中,蕭炎屈指一彈,一股碧綠火焰便是自指尖噴涌而出,最後化為熊熊之火,在那枯皮之下燃燒而起。

在碧綠火焰的炙烤之下,那巨大的枯皮也是緩緩捲縮了起來,但意料之中的魔核,卻是並未出現。

見狀,蕭炎眉頭也是緩緩皺了起來,經過異火的這一煅燒,這魔獸枯皮倒也是顯露出了一點不同,以後者那脆弱的本質,可卻是能夠在異火之中堅持如此之久而不化為灰燼。唯一的變化,便是猶如那蛇皮一般,緩慢的捲縮著。

隨著時間的持續,那原本巨大的魔獸枯皮已經宛如一卷畫卷般的縮在在了一起,但是,蕭炎最為期盼的魔核,依然是沒有半點出現的跡象。

到了這一步,蕭炎也是明白,他的這次方法,似乎有點出錯了....

想到這裡,他只得偏過頭,將目光投向一旁的紫研,卻是剛好見到後者正幸災樂禍的瞧著滿頭大汗的自己。

「小妮子,你再看好戲的話,就給我把那十枚骨尖還回來。」蕭炎翻了翻白眼,旋即惡狠狠的道。

對於蕭炎的威脅,紫研撇了撇小嘴,旋即懶懶的道:「笨蛋,那魔核的能量,的確隱藏在這魔獸枯皮之中,但你若是光蠻橫的使用異火炙烤的話,只會令得其中的能量逐漸蒸發,到最後,這東西,也就真正的變成廢物了。」

聞言,蕭炎手掌頓時一個哆嗦,那瀰漫的碧綠火焰瞬間便是消失殆盡。大怒道:「你怎麼不早說?」

「你又沒問我,自己就動手了,現在竟然還凶我。」紫研攤了攤小手,很是委屈的道。

被這妮子氣得翻了翻白眼,片刻後,蕭炎只能嘆了一口氣,苦笑道:「小姑奶奶的,別玩我了,趕緊說說怎麼弄吧。」

撅了撅小嘴,紫研不情願的哼哼道:「先用一滴那青紅血液滴在枯皮上,然後再用異火炙烤,然後就能將那魔核能量逼出來了。」

「你確定?」聽得竟然要動用那珍稀的青紅血液,蕭炎也是有些遲疑了起來,謹慎的問道。

「不信拉倒。」對於蕭炎的懷疑,紫研頓時不樂意了,撇嘴道:「你自己烤吧,到時候把隱藏在其中的能量全部烤沒了,看你去哪哭。」

聞言,蕭炎咬了咬牙,旋即道:「算了,信你一次。」語落。其手掌一翻,先前的那個玉瓶便是出現在手中,屈指一引,一滴青紅血液便是自動飛掠而出,最後懸浮在蕭炎面前。

望著這滴蘊含著驚人狂暴能量的青紅血液,蕭炎不由得有些肉疼,將這魔獸所有肉塊全部煉化了,結果都才弄出五滴,結果現在就要預先使用一滴,若非是因為那魔核的話,打死蕭炎,也是不會如此奢侈。

忍著肉疼,蕭炎屈指一彈,青紅血液便是飛掠而出,最後徑直落在那已經捲縮在一起的魔獸枯皮之上。

青紅血液剛剛落在枯皮之上,便是迅速的融進了枯皮之中,旋即那泛著灰白色的枯皮便是猶如受到劇烈刺激一般,如蛇一般的蠕動起來,一股青紅之色從血液落進之處,迅速擴散而出。

這股青紅之色擴散的速度極快,短短几個眨眼間,枯皮便是徹底改頭換面,灰白色被一種詭異的青紅之色取而代之,與先前截然不同,而且,在青紅顏色擴散時,那一直毫無動靜的枯皮,卻是逐漸散發出了驚人的能量波動。

見到這般變化,蕭炎眼中也是浮現一抹喜意。這般辦法,果然有效。

「還不用異火煉化,等著能量散光呢?」一旁,紫研出聲冷哼道。

聞言,蕭炎一怔,旋即火隨心動,一道碧綠火焰再度噴發而出,旋即將那魔獸已經轉變了顏色的枯皮包裹而進。

隨著此次的再度煅燒,類似先前的一幕並沒有再次出現,反而在異火高溫的蒸騰下,那青紅顏色魔獸表皮,開始緩緩的滲透出一絲絲青紅薄霧,在這薄霧之中,蕭炎感受到了一股磅礴得可怕的能量波動。

望著這一幕,蕭炎眼中也是閃過一抹喜意,當下急忙加大異火的溫度。

伴隨著碧綠火焰的熊熊燃燒,那從魔獸枯皮之中滲透而出的青紅薄霧越來越濃,到得最後,幾乎瀰漫了房屋半空,而隨著青紅霧氣的濃郁,那股磅礴的能量波動,越是逐漸的加劇,到得後來。那青紅霧氣幾乎是宛如雲彩般盤踞在房間半空,一股可怕的能量威壓從中擴散而出,令得蕭炎與紫研臉色皆是一變。

「好可怕的能量威壓...」蕭炎臉色凝重的望著半空中的那片青紅雲彩,一把將紫研拉到身後,旋即心神一動,那包裹著魔獸枯皮的琉璃蓮心火,變得越加狂暴與熾熱了起來。

隨著琉璃蓮心火的煅燒,越來越多的青紅能量霧氣從魔獸枯皮之中瀰漫而出,這些能量霧氣,凝而不散,盤踞在房間半空。隱隱間,有著一種異樣的咆哮低沉的響起。

在那咆哮聲響起時,蕭炎渾身血液都是忍不住的有些沸騰的趨勢,駭得他趕忙運轉鬥氣,將這股躁動壓制而下。

而就在其剛剛將體內的躁動壓制而下,身後卻是猛然傳出一陣能量劇動,蕭炎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