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八百七十五章神秘骨骸

第八百七十五章神秘骨骸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奇幻

第八百七十五章神秘骨骸

心中有了決定。蕭炎眼中的遲疑之色也是緩緩褪去,低頭望著那無邊無盡的岩漿,臉龐上掠過一抹凝重,對於這地底岩漿究竟有多深,他並不知情,想要深入其中,必須需要異常強橫的實力,因為那之下的熾熱溫度已經高強度的岩漿壓力,可不是尋常強者能夠承受的。

按照推測,想要在這岩漿地底之中潛入,至少也是需要斗宗階別的實力,尋常斗皇,若是鬥氣不雄渾之人,若是下去的話,怕都是有些禍福難料,當然,蕭炎卻是一個例外,這裡是隕落心炎誕生之地,而現在的他身為隕落心炎的主人,要在其中潛行,倒是將會比別人輕鬆許多。

站在岩漿之上沉吟了半晌。蕭炎手一晃,玄重尺再度出現在手中,然後袖袍一甩,重尺化為一道黑影飆射而出,最後狠狠的插在上方的山壁之上,強勁的力量,直接令得重尺深入山壁幾尺之深。

在重尺之上,蕭炎附上了一絲靈魂印記,這將會是他的路標,岩漿之底,視線頗為模糊,深淺不知,岩漿也頗為粘稠,而且面積還無比遼闊,若是胡亂闖入其中,到時候誰知道究竟往哪裡竄才能最終回到岩漿之上?說不定胡亂竄下,將會距離安全地帶越來越遠,而有了一個路標感應,即便遇見什麼不對勁的情況,蕭炎也能快速而準確的找准路線,進而逃命。

做完這一切,蕭炎方才略感放心,輕吐了一口氣,碧綠火焰緩緩自體內湧出,最後將其身體盡數包裹,遠遠看去,就猶如一團升騰燃燒的碧綠火焰般。

「噗通!」

待得火焰將身體盡數包裹。蕭炎也就不再有所遲疑,身軀一躍,便是一頭扎進了那粘稠的岩漿之中,一陣氣泡冒騰而出,旋即迅速的爆裂而開,而似乎無邊無盡的岩漿世界,再度陷入死寂,只有著山壁之上的黑尺,在釋放著若有若無的淡淡毫芒,宛如指路燈一般...

......

鑽進岩漿之中,熾熱的溫度已經壓力頓時從四面八方湧來,宛如要將蕭炎擠壓成肉醬一般,不過隨著後者體內雄渾鬥氣的湧出,這些外界阻力,頓時變得淡化了許多。

蕭炎身形略微停留了一會,在小心翼翼的四顧了一番,發現沒有什麼變故之後,方才在心中輕鬆一口氣,然後屈指一彈,一縷無形火焰緩緩自指尖裊裊升起。

這縷火焰的出現,便是猛的變得熾熱與明亮了起來。然後火焰微微偏移,最後對準岩漿深處,居然開始不受蕭炎控制的急掠而下!

突然的變故,令得蕭炎微微一驚,旋即眼神微微變幻,終於是一咬牙,施展著身形,迅速跟了上去,看來那岩漿深處,果然有著什麼東西在對隕落心炎發出召喚,可令得蕭炎疑惑的時,為什麼當年他在收取之時,並沒有這種感覺?

帶著心頭的疑惑,蕭炎身形化為一道碧綠火影,宛如入海的魚兒一般,穿梭在粘稠的岩漿之中,而在其前方几米處的地方,一朵無形火焰,飆射而出,宛如引路之人一般......

對於這片岩漿海域,蕭炎知之甚少,他唯一能夠知道的,便是這裡似乎就是隕落心炎誕生的地方,而至於這片岩漿海域是否擁有著其他的什麼東西,他是一概不知,當然,或許對於這片內院之下的地底岩漿,即便是蘇千大長老,對其也是不太了解吧。在以往,這裡便是隕落心炎的居住地,內院的強者是想盡辦法將洞口封印,免得被其破封而出,因此自然不會有人主動進入其中,而在隕落心炎被蕭炎收服之後,蘇千大長老倒是下來過一次,不過當他在瞧得這無邊岩漿之後,便是頗為忌憚的轉身離開。

畢竟他可不是蕭炎,雖說其擁有著斗宗階別的超強實力,但面對著這種由大自然歷經無數年所創造而出地底岩漿世界,依然是顯得格外的渺小,因此他也只能收起探尋的念頭,迅速離開...所以,對於這片岩漿世界,沒有人能給予蕭炎什麼情報,一切,都是得靠他自己。

.........

茫茫無盡的岩漿之中,一片赤紅,而在這片赤紅世界中,那道飛速下潛的碧綠火影,則是顯得格外的引人注意。

碧綠火焰之中,蕭炎臉龐緊繃。眼中充斥著凝重之色,他這般下潛幾乎已經有著將近二十分鐘時間,然後面前那團隕落心炎,依舊在執著的下潛著,沒有絲毫的停止跡象,這一點,令得蕭炎心中不敢有著絲毫的放鬆。

由於下潛得頗深,乃至於周圍的那種壓力也是越來越恐怖,若非是有著琉璃蓮心火的幫助,憑藉蕭炎五星斗皇的實力,是絕對不可能支撐到現在。但即便是這樣,情況也並不樂觀,調動琉璃蓮心火,也是需要不菲的鬥氣,雖說岩漿之中的火屬性能量極為濃郁,但也難以填補那種大規模的消耗,雖然這樣大幅度的遲緩了鬥氣耗盡的時間,但畢竟是遲早的事,而且,蕭炎還得儲存足夠返回岩漿之上的鬥氣......

心中閃過道道念頭,蕭炎再看了一眼前方急速飛掠的隕落心炎,不由得輕嘆了一口氣,這一次,似乎還是有點倉促了啊,這種險地,稍不注意,怕就是葬生的悲慘結局啊。

抬了抬頭,入眼處儘是赤紅,這種千篇一律的視覺,若非是在進入岩漿時將玄重尺之上附上了靈魂印記,恐怕現在的蕭炎,早就迷失了方向,而在這種岩漿世界中迷失方向,無疑只有最後的死路一條......

「唉...」

一聲輕嘆,蕭炎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