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八百八十三章情報第三更

第八百八十三章情報第三更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奇幻

第八百八十三章情報

望著那道從深洞處降落而下的蒼老身影。蕭炎不由得一笑,朗聲道:「大長老今日怎有空來這下面?」

聽得蕭炎聲音,那道蒼老身影也是緩緩懸浮在半空中,看了赤裸著上身的蕭炎一眼,沒好氣的道:「你這傢伙,在這下面待了這麼久時間,我還以為你遇見什麼麻煩事了呢...紫研那些傢伙每天都催著說要下來,這地方如此危險,我怎能答應他們,所以只好自己下來了。」

聞言,蕭炎嘿嘿一笑,戴有天火尊者藏身的那枚雪白納戒,不著痕迹的收入袖袍中,天火尊者這事,還是略做保密的好,旁人知道了,弊大於利,雖說蕭炎也很是相信蘇千大長老,但畢竟這事關著一名曾經的斗尊強者,所以還是盡量少點人知道比較好。

蕭炎的這些小舉動,蘇千大長老自然未曾發現。腳掌踏著虛空停在山洞之外,目光在蕭炎身上一掃,感覺到後者略有變化的氣息,不由得驚咦了一聲,道:「你又突破了?」

蕭炎笑著點了點頭,道:「就在大長老下來之前,正好突破...」

「嘖嘖,你這小子...這般修鍊速度,也太妖孽了點,我當年在斗皇級別時,最快的一次晉級,也是花費了一年左右的時間啊...但現在與你一比,可真是有些令人羞愧了。」蘇千無奈的搖了搖頭,這傢伙的修鍊速度,的確是有些打擊人。

蕭炎捎了捎頭,嘿嘿笑了笑,倒並未對蘇千大長老說有關岩漿之下那火焰蜥蜴人以及火珠的事情,這裡,在他走後,最好依舊保持著那種無人進入的狀態比較好,畢竟,在那岩漿世界盡頭,還有著一個被蕭炎永遠存於心中的秘密,那個秘密揭開之時,恐怕整個鬥氣大陸都將會是為之而顫抖...

一名斗帝所留,足以令得所有人眼紅並且瘋狂!

蕭炎隨手取了件衣袍套在身上,然後手一翻。聚火壺出現在手中,沖著蘇千神秘一笑,道:「大長老,看看這是什麼東西...」

「呵呵,怎麼?你將心炎存進其中了?」見狀,蘇千也是一笑,然後順手接過聚火壺,目光瞥了瞥,片刻後,當其感受到體內突然升騰而起的心火之時,臉色瞬間便是僵硬了起來,以他如今的實力,尋常的心炎,怎麼可能調動他體內的心火?

「這...這是...」臉龐的僵硬,持續了片刻,然後,似是想起了什麼的蘇千,眼中瞬間湧上一抹難以置信的震驚,獃獃的望著蕭炎,半晌後,突然一皺眉。沉聲道:「你將隕落心炎注入其中了?」

聞言,蕭炎輕笑著點了點頭,道:「的確是真的隕落心炎...」

「你...唉,你這小子怎麼就這麼沒頭沒腦?我已經說過,隕落心炎不在內院,也能省去一些麻煩,你如今已經收服了,再交還出來,對你的傷害,可不是一星半點!說不定以後,你都將會停留在這一個層次,你這樣,還如何去跟魂殿斗?」蘇千咬了咬牙,很是恨鐵不成鋼的道。

瞧得蘇千大長老這幅模樣,蕭炎一愣,旋即恍然回神,原來他是以為自己將以前那隕落心炎給抽離了身體,當下不由得莞爾一笑,失笑間,心頭也是有些暖意...

「大長老想錯了,這的確是隕落心炎,但卻並非是以前的,不然的話,那威能,會如此之弱?」蕭炎搖了搖頭,輕笑道。

「不是以前的隕落心炎?」聽得蕭炎這話,蘇千也是一怔,這才有些回過神來,這聚火壺中的隕落心炎。似乎有些太弱了點,遠遠不及以前那隕落心炎那般可怕啊...

雙手捧著聚火壺,蘇千在愣了一分鐘左右後,似乎是想到了什麼,眼中驟然湧上一抹難以掩飾的狂喜,驚喜莫名的道:「你的意思...你又尋找到了一份隕落心炎?」

蕭炎微笑著點了點頭,道:「這份隕落心炎也是在這岩漿世界之中所尋找得到,不過如今的它尚還處於幼生期,但只要內院有著修習火屬性功法的長老源源不斷的為其灌注鬥氣,它所提供的心火,依舊能夠令得天焚鍊氣塔再次煥發作用,甚至,日後若是時間長久了,這朵隕落心炎,也是能夠再度進化出自己的靈智,而到時,經過內院的培育,它定不會再對內院有所排斥,所以說,天焚鍊氣塔,或許可以永久開啟了...」

聽得蕭炎那輕柔話語,蘇千大長老臉龐上的喜意也是越來越盛,顯然。能夠再次令得天焚鍊氣塔激活,他也是極為興奮的。

「真是沒想到啊,這岩漿世界中居然還有著另外一份隕落心炎,這即便是當年的院長大人都未曾發現啊...」蘇千先是驚嘆的搖了搖頭,然後宛如寶貝般的捧著聚火壺,一臉笑容的對著蕭炎道:「辛苦你了...小傢伙,你取走了一個野性難馴的成熟異火,但最後卻還了內院一個聽話的幼生體異火,這之間,便算是徹底了清了,所以你以後也不用再心懷內疚...」

蕭炎微笑著點了點頭。如此一來,他也算是能夠真正的安心了,對於內院,他同樣頗有感情,天焚鍊氣塔對於內院很是重要,但卻因為他而失去了作用,如今能夠彌補,他心中也相當欣喜。

「唉,有了這東西,日後即便是院長大人追究起來,也總算是能有個交代了...隕落心炎是他費了不少力氣才封印住的,天焚鍊氣塔的建立,也是他老人家的主意,若他回來看見這東西失去了效果,我怕是少不了被披頭亂噴了...」手掌撫摸著聚火壺,蘇千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