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九百零六章煉製成功

第九百零六章煉製成功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奇幻

第九百零六章煉製成功!

山洞之中。蕭炎緊閉的雙眼猛然睜開,眼中掠過一抹喜色,旋即手中迅速結出一個奇異印結,一個略顯怪異的喝音,也只自其嘴中傳出。

隨著這道喝聲傳出,那地魔老鬼的屍體突然一顫,那盤旋在其腦中的靈魂,猶如被一股無形力量強行擊碎一般,化為無數細微光點,密密麻麻的撒向其身體的每一個部位,而在靈魂化為光點的那一霎,那停留在其胸口處的魔核,也是發出一道細微的嗡鳴之聲,旋即一股股狂暴的能量,自其中猶如奔騰的湖水般,洶湧而出,最後沿著軀體體內經脈,轟然流淌。

伴隨著靈魂以及魔核的這般變故,那具軀體表面的灰白之色,也是越來越濃,而其整個身體的體型。也是在緩緩的縮小著,一股不帶絲毫情緒的磅礴氣勢,緩緩的自屍體之中散發而出...

感受著這股足可與四五星斗宗強者相匹敵的氣勢,蕭炎眼神也是微微一亮,強忍住心中的那絲激動,手掌一動,那懸浮在面前的一團暗金色溶液,便是徐徐飄出,最後緩緩的傾瀉在那具冰冷的屍體之上。

嗤!嗤!

溫度極高的金屬溶液滴落在屍體之上,頓時爆發出陣陣白霧,一股淡淡的熏味散發而出,但與溶液接觸的皮膚之處,卻並未出現絲毫破損的跡象,經過先前一系列的煉化,此刻這傀儡的身體強度,可是達到了一個相當強橫的地步。

靈魂力量如水波般的在傀儡身體之上掃過,而那些暗金色的溶液,也是被徐徐的塗抹至其身軀的每一個部位,一時間,熏臭的白霧,不斷的從傀儡身體之上瀰漫而出,那種高溫與皮膚接觸間發出的嗤嗤聲,頗有些令人毛骨悚然。

當溶液被盡數塗抹至傀儡身體之上時,那股森冷的灰白之色,也是被一種暗金色取而代之,金光閃爍間,給人一種極為堅固的奇異之感。

目光瞥了一眼被溶液塗滿身體的傀儡。蕭炎也是輕吐了一口氣,旋即袖袍一揮,碧綠火焰再度湧出,然後將傀儡盡數包裹,恐怖的高溫,徐徐的滲透而出...

隨著高溫不斷的炙烤,那暗金色的溶液,也是開始緩緩的侵蝕進入傀儡的皮膚之中,而隨著這種侵蝕的加劇,傀儡身體的顏色,開始逐漸的變得暗青起來,隱隱間看上去,就猶如銅塊一般。

望著那顏色居然轉變成了黑色的傀儡,蕭炎眉頭卻是微微一皺,道:「才是銅色?」

暗中竹簡之中所記載,天妖傀分為三等,天地人,而辨明這三等的最佳方法,便是觀其皮膚顏色,天為金,地為銀。人為銅,而現在這具傀儡所顯示而出的顏色,明顯才是三等之中的最後一等,難怪蕭炎有些不滿意。

雖然心中頗有些失望,但蕭炎並未停止火焰的炙烤,恐怖的高溫不斷的滲透而出,將那種暗金色溶液,緩緩的侵入傀儡的皮膚,以及乾枯的肌肉之中。

這所謂的「天妖傀」煉製之法,便是要將這些金屬材料,用來改造人的身體強度,若是活人的話,恐怕被這麼一搞,當場就得爆體而亡,但這傀儡,在無痛無知覺之下,卻是能夠視這種無以倫比的劇痛以無物,因此,若是煉製成功的話,傀儡雖然不懂鬥技之法,但光是這具肉體,便就是最完美的殺人利器了...

伴隨著暗金色溶液逐漸被傀儡盡數吸收,突兀間,那泛著淡淡青色的皮膚之上,閃過許些銀芒...

突然出現的銀芒,並未被蕭炎無視,當下眼睛死死的盯在傀儡身體之上,心中也是悄然泛起一抹激動之色。

在蕭炎那眼睛都不眨的緊緊注視之下,開始有著越來越多的銀芒閃現。而傀儡身體之上的暗青之色,也是正在徐徐的消散。

而隨著銀芒的閃現,那從傀儡之中所瀰漫而出的氣勢,也是在逐步的攀升!

這般變化,僅僅只需了約莫十幾秒的時間,然後,這具暗青色的傀儡,便是直接變得銀光閃閃了起來,雖然在那銀光之中,依稀尚還有著一點青光閃耀,但比起大規模的銀光來,卻是幾乎可以無視...

銀光在達到一個最鼎盛之點時,便是徹底停止,而那攀升的氣勢也是噶然而止,旋即銀光緩緩黯淡,最後猶如所有的光芒都是潛入了傀儡體內一般,不過雖然銀光黯淡了,可蕭炎能夠感受到,傀儡的氣勢,卻並沒有絲毫的減弱,顯然,這種銀光消散,只是不想讓得傀儡太過顯眼的小手段。

碧綠火焰之中。傀儡緩緩的站直身體,然後就這般毫不借力的立於山洞的半空,紋絲不動,而其雙眼之中,也是充斥著空洞的黑色。

蕭炎輕咬舌尖,一滴蘊含著許些靈魂印記的鮮血,緩緩飄飛而出,最後準確的落在了傀儡額頭之上,徐徐侵入而進,最後化為一個拇指大小的暗紅血點。

隨著這滴血液毫無阻礙的進入傀儡腦中,並且在那裡印下一個無法抹除的烙印之後。傀儡那黑色的空洞雙眼中,緩緩的多出了一點點似有似無的生機,扭動著尚還有些僵硬的脖子,低頭注視著巨石之上盤坐的蕭炎,然後腳掌落於地面,單膝跪地,頭顱也是對著蕭炎的方向,徐徐低下。

蕭炎眼眸微閉,在先前靈魂血液落進傀儡額頭之中時,他分明的感受到,自己的靈魂猶如被分成了兩部分一般,一部分掌控著本身,一部分,掌控著面前這具傀儡...此刻的他,有種若有若無的感覺,面前的傀儡,將會對他的任何命令,唯命是從,即便這個命令,是讓它對蕭炎本身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