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九百二十二章韓沖

第九百二十二章韓沖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奇幻

第九百二十二章韓沖

這裡是一片赤黃大漠。狂風帶著沙粒在大漠之中席捲,那股嗚嗚的風嘯之聲,隱隱間透著絲絲陰冷,在這種有些荒涼之所,放眼望去,幾乎是難覓人影,有的,只是那無盡的風沙以及風嘯之聲。

狂風吹過大漠之中的一片淡黃野草,野草彎下身子,隱隱間,在那草叢中,卻是露出了一道漆黑的人影。

人影衣衫頗為破爛,滿身鮮血,鼻尖呼吸極為微弱,若非其胸膛還有著點點起伏的話,恐怕誰都會以為這是一具被拋在大漠之中的屍體。

這具滿身鮮血的屍體,在沉寂了許久後,突然細微的顫了顫,旋即那緊閉的眼眸,緩緩的睜開了一絲,聽得耳旁響徹的風嘯之聲。嘴角不由得拉起一抹苦笑,這該死的空間蟲洞,究竟是把他給傳送到了什麼鬼地方?

這具疑似屍體的人影,正是那從空間蟲洞之中逃出的蕭炎,當時他在竄進光圈時,卻是並未立刻出現在地面上,而是在經過銀圈之內變得異常狂暴的空間之力狠狠的虐待了一番之後,方才猶如吐垃圾一般,將其吐在了這個地方...

由於身體被那空間之力狠狠的摧殘了一通,導致此刻的蕭炎,體內傷勢頗為的嚴重,甚至於連站起來的力氣都是未曾具備,而至從他被吐出來到現在,也將近一天時間了,這一天時間,他就猶如屍體般的躺在這裡,緩緩的吸收著天地能量,然後小心翼翼的滋潤著大為破敗的身體。

手指艱難的動了動納戒,一枚丹藥閃現而出,旋即在蕭炎顫顫巍巍的動作中,緩緩的將之放於嘴中,做完這些簡單工作,蕭炎體內頓時傳出陣陣的絞痛,令得其額頭上也是浮現許些冷汗,若非此次體內有著異火保護的話,恐怕在那狂暴空間之力下,其身體都是將會被撕扯碎片...不過即便如此。他依舊是倒霉的進入了重傷狀態。

「只要稍稍恢復一些鬥氣,我便是能夠自己修復傷勢,然後動手煉製丹藥,應該便是能夠逐漸令得傷勢痊癒...希望不會最倒霉的在此刻遇見什麼流浪的魔獸吧,連斗宗強者都是奈何我不得,若是最後成為了魔獸嘴中食物,那可真得讓人難以接受啊...」

心中緩緩的喃喃了一聲,感受著那在體內化開的溫熱藥力,一股倦意,再度湧上其腦袋,讓得他眼眸又是逐漸的閉了上去,而在其閉目時,似乎隱約間,聽見了一些吵雜聲音以及驚呼聲...

...........................................................................................................................

蕭炎的再次蘇醒,是在一陣劇烈的顛簸之中,那種顛簸令得其體內骨頭猶如散架了一般,疼痛感直接將其腦中盤旋的倦意驅逐而去,然後掙扎著緩緩睜開了雙眼。

入眼處是一個大大的頂棚,蕭炎手指輕輕磨挲了一下身體所靠的地方,目光掃動,旋即明白了他所處的地方。這裡應該是一倆馬車之上,這麼說來,他應該是被路人從草叢中發現了吧?

目光在自己身上也是掃了掃,發現身體上的血跡都是被搽拭而去,連那破碎的黑袍都是被人換走,現在他的身上,只是套著一件頗為粗糙的麻布衣衫。

望著身上的裝束,蕭炎在愣了一會後,猛的響起了什麼,急忙摸了摸右手,在發現幾枚戒指都是尚在時,方才重重的鬆了一口氣...

在蕭炎鬆氣間,車簾突然被掀了開來,刺眼陽光傾灑而進,旋即一個體型有些壯碩的中年男子出現在蕭炎目光中,後者見到他蘇醒,也是咧嘴一笑,頗有點憨直的味道:「小兄弟,你醒了啊?」

蕭炎目光在中年男子身上掃了掃,雖然如今因為重傷,而體內鬥氣大為缺空,但那靈魂力量卻依舊雄渾,當下一眼便是看出了此人的實力,斗靈巔峰,距離斗王那一步,只有著短短一步之遙。

「呵呵,我們車隊在北荒漠一個草叢中發現了你,看了你的傷勢,原本以為你熬不過來。沒想到你居然還能蘇醒...」中年男子沖著蕭炎笑了笑,道:「我叫韓沖,是天北城韓家的一名執事,這次正好有著任務,要從北荒漠路過,然後就發現了你,說起來,倒是你好運,大漠經常有著狼禍發生,若是被它們發現了你,恐怕你早就剩一堆白骨了。」

「多謝韓沖大哥相救了,在下蕭炎。」聞言,蕭炎也是頗為感激的道,雖說只要他繼續躺一兩天,便是能夠逐漸回復一點鬥氣,然後便能將地妖傀召出保護自己,不過誰也不能肯定這一兩天內會不會發生什麼事,所以說這韓沖,還真是對他有一些救命之恩。

「沒事,出門在外,能幫就幫,總沒壞事。」韓沖笑道,目光在蕭炎身上看了看。道:「而且我所能做的,也就只有這些,至於你的傷勢,我也是毫無辦法,若是到了天北城,則還能去葯坊請一名煉藥師出手醫治一下,不過就是需要不菲的金幣,尋常人也還真請不起,那些煉藥師的架子,實在是太大,但又沒人敢得罪。面對著那些傢伙,就算是我韓家的家主也都要客氣一些。」

蕭炎一笑,他的傷勢倒是不要緊,雖然嚴重,但對於經常受這種傷的蕭炎來說,幾乎便是家常便飯,只要給予他一些時間,傷勢痊癒並不是什麼問題。

「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