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九百四十一章不夠資格第二更

第九百四十一章不夠資格第二更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奇幻

第九百四十一章不夠資格

第九百四十一章不夠資格

場中突的變故。令得天石台也是變得安靜了許多,眾人面面相覷,有些不太清楚究竟所生何事,在他們看來,那洪辰重傷之事,完全是咎由自取,畢竟人都已放過你一命,你卻偏還要暗算別人,有這下場,簡直就是活該,當然,雖然心中這般想著,但礙於洪家在天北城的勢力,因此倒並未有人說出來。

「洪立,你們幹什麼?!」

別人不會說什麼,但韓家的人,卻是必須出面,當下一眾人影從高台之上閃掠而下,最後盡數閃進廣場內,出現在蕭炎身旁。

「洪立,今日這場比試。洪辰已經落敗,難道你洪家還想當眾反悔不成?」韓池怒視著洪立,冷喝道:「天石台是天北城的天然擂台,在這之上比試,生死各安天命,這一點,你洪家不是不知道吧?」

被韓池一番喝斥,那洪立臉皮也是抖了抖,眼中凶芒大盛,怒笑道:「老子管你,這個子傷我兒子,我洪家絕不會善罷甘休,你韓家難道還想為了一個外人,跟我洪家開戰不成?」

韓池臉色陰沉,目光緊盯著洪立,冷聲在廣場中斬釘截鐵的響徹著:「蕭炎是我韓家請來的人,若是他在幫了我韓家大忙之後,反而將之拋棄,日後,還有誰敢助我韓家?即便你想來開戰來威脅,我也給你明說,蕭炎,我韓家保定了!」

為了一個外人,與洪家開戰,不提其中的利弊,韓家也必須出面,因為如果在這種時候有著絲毫退縮。那韓家的名聲,可就是真的臭了,以後,更別想在天北城立足,對於這一點,韓池知道得極為清楚,因此說話間,也是頗為的狠厲,沒有半點拖泥帶水。

韓池的這番話,不是沒有效果,至少在其話語落下後,天石台周圍,頓時響起了陣陣叫好聲。

見到韓池如此針鋒相對,洪立臉色也是變得極為的難看了起來,雖然他話說起來比較狠,但今日這事,他們洪家,並不佔理字,但如果要讓他平白的咽下洪辰被廢的這口惡氣,那又是絕對不可能的事,洪辰一直被視為他們洪家的新星。家族對於他投注了巨大的心血,如今,卻是在蕭炎那一掌之下,盡數被摧毀,這如何能讓他平息怒火?

「韓家,倒還真是有魄力」

在洪立臉色變幻間,一道淡淡的蒼老聲音突然響起,眾人順著聲音望去,便是見到了那名灰衣老者。

目光在灰衣老者身上掃了掃,待得視線停留在對方胸口處的徽章時,韓池等人臉色也是微微一變:「風雷閣的人?」

「不知老先生名諱?」韓池拱了拱手,頗為客氣的道,即便風雷北閣只是風雷閣四閣之但實力依舊比他們韓家要強上許多,當下自然是不敢怠慢。

「老夫風雷北閣沈雲。」灰衣老者抬了抬眼,語氣依舊是那般平淡。

「沈雲?可是號稱北閣風雲雷電四大長老雲長老?」聞言,韓池心頭微緊,急忙道。

「不愧是韓家,對我風雷北閣倒還挺了解的嘛。」灰衣老者淡笑道。

「沈老說笑了,風雲雷電四大長老在這中州北域可是聲名赫赫,晚輩哪有不知曉的道理。」韓池拱手笑了笑,旋即試探的道:「沈老,今日之事,的確是蕭炎失手過重,但比試間刀槍無眼,有所傷亡是實屬正常」

灰衣老者揮了揮手,打算了韓池的話語,他瞥了一眼由始至終臉色都是未曾有太大變化的蕭炎,緩緩的道:「我與你韓家那位還活著的大長老當年也算是有幾面之緣。也便不難為你們,打傷洪辰之事,我的確可以暫時放下,但在這之前,此人,卻是必須跟老夫老老實實的交代,他所修行的三千雷動,究竟是從何處而來?」

話到最後,沈雲臉色陡然變得陰寒了許多,三千雷動對於他們風雷閣有著特別的意義,這不僅是風雷閣頂級身法之而且,只有將三千雷動修行到最高境界,當才能夠夠資格修行風雷閣的鎮閣之法。

三千雷幻身!

風雷閣能夠在中州大陸有著如今的地位,這三千雷幻身有著至關重要的的作用,但其修鍊難度卻是極為困難,條件之一便是得將三千雷動修鍊至最高境界,這些年來,即便是整個風雷閣,也是少有人能夠將之修行成功。

可以說三千雷幻身是三千雷動的進階之法,因此,對於這身法鬥技,風雷閣保守得極為嚴密。除非是內閣核心弟子,不然也不夠資格修行,然而如今,卻是突然見到這身法鬥技被蕭炎施展而出,也難怪這老傢伙會如此動容。

聽得沈雲之話,韓池等人臉色也是一變,目光驚愕的望著蕭炎,顯然,對於他居然身懷風雷閣絕技的事情感到很是詫異。

「這三千雷動只是在下偶然所得,敢問這位沈長老,若是你突然間得到一卷地階的身法鬥技。是將之丟棄呢,還是自己修鍊?」蕭炎抬起眼,看著那灰衣老者,不咸不淡的道。

「偶然所得?」沈雲冷笑了一聲,道:「十來年前,我風雷閣藏書閣被外人偷溜而進,偷取了不少功法鬥技,其中便是有三千雷動,我想,你不會便是與那人有什麼關係吧?」

「欲加之罪何患無辭,沈長老這頂大帽子,我可無福享受,風雷閣的人,莫非都是如此不成?」對於這老傢伙的大帽子,蕭炎也是冷笑了一聲。

「子住嘴,風雷閣豈是你這輩可以出言侮辱的?而且你敢當著沈老的面這般放肆,看來是不把他老人家放眼裡啊。」洪立踏前一步,怒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