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九百六十四章七階蒼狼王第三更

第九百六十四章七階蒼狼王第三更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奇幻

第九百六十四章七階蒼狼王

第九百六十四章七階蒼狼王

安靜的森林之中。一道溪從遠處的山峰之上流下,宛如一條的銀河般,點綴著這座蔥鬱的山脈,寧靜的氣氛,令得溪周圍,充滿著平和般的感覺。

「轟!」

然而這般安靜,並未持續多久,一道龐大的黑影突然從森林中暴射而出,旋即轟然落地,在溪周圍那碎石地面上搽出一道長長的痕迹後,方才緩緩停止,而那頭體型龐大,渾身散著凶煞之氣的猙獰魔獸,卻是在掙扎了幾下後,徹底的失去了生機,在它的腹部位置,有著一片焦黑的痕迹。

突如其來的動靜,令得溪附近的一些魔獸頓時受驚般的急退,特別是見到那倒地的魔獸之後,略有靈智的它們,不由得退得更快。能夠將這方圓百里之地最強的大地魔熊擊敗的,不論是人還是其他魔獸,都絕對是實力強者。

隨著這些魔獸的驚退,那森林中,隱隱有著細微的腳步聲傳來,片刻後,一道削瘦的人類身影,緩緩出現。

人影停留在森林之外,抬頭望著天空上那刺眼的耀日,旋即低頭瞥了一眼不遠處的大傢伙,搖了搖頭,嘀咕道:「守著你的地盤不就好了?還要幫那隻蠢狼當探子當前鋒。」

陽光照耀在那張熟悉的年輕臉龐上,令得青年看上去倍感活力,此人,自然便是那選擇一路徒步穿越這座山脈的蕭炎。

而至今為止,他已經在這座山脈之中行走了十天時間,這十天之內,不少不開眼的魔獸都是葬生在了其手中,而隨著眾多魔獸鮮血的澆灌,也是令得蕭炎隱隱間散著一股血腥味的凶煞之氣,其雙眼,也是變得比以前略顯銳利,看上去,倒是有著一種野獸般的危險感覺。

蒼茫山林,似乎是一個不錯的磨練地方。

這座山脈之內,實力強悍的魔獸並不少,不僅有著堪比斗皇強者高階魔獸。甚至,蕭炎還在一次偶然間,因為一株看上眼的珍稀藥材,與一位達到了七階,也就是相當於斗宗階彆強者的級魔獸戰了一次,而先前被蕭炎所擊殺的堪比尋常斗皇強者的大地魔熊,則正是那位號稱這座山脈主宰者的蒼狼王所派來的探子。

那蒼狼王的實力,若是用人類的等級來衡量的話,應該在斗宗二星的層次,再加上那極為敏銳的身法以及野獸般的直覺,簡直能與三星斗宗強者媲美,這種階別的對手,若是以前的話,光憑蕭炎的話,恐怕還真是難以抗衡,但如今以他九星斗皇的實力,再加上天火三玄變以及異火的神效,即便是這位蒼狼王,一時半會也是難以將蕭炎擊殺,因此在這短短四天時間內,他與蕭炎交手了兩次。但每次都被蕭炎順利脫身,並且憑藉著強的靈魂力量緣故,輕鬆的將蒼狼王的搜尋給躲避了開去,導致他只能驅使這山脈之內的其他魔獸,來搜尋蕭炎的蹤跡。

當然,以蕭炎手中的底牌,要擊殺這蒼狼王,只需要將地妖傀拿出便可,但他卻並未如此,這般等級的對手,剛好是他最為需要的,相比以前的沈雲以及風雷北閣三大長老等人,他們的實力,遠蕭炎,因此導致他必須使用其他方法才能與之抗衡,但如今,面對著蒼狼王,他卻是能夠僅僅依靠自己的力量,便是與其交手,並且順利脫身,這對於他來說,簡直就是最好的磨練,因此,他自然是不會這般輕易的便拿出殺手鐧將之擊殺。

「不知道那傢伙兩三天沒找到我,是不是又在跳腳了?」幸災樂禍的笑了一聲,蕭炎身形一動,直接出現在大地魔熊龐大的身體上,取出匕插進其體內,然後將一枚黃色的魔核給掏了出來。六階魔核,日後煉丹或許有用到的時候。

來到溪旁,將魔核清洗了一下,收入納戒,蕭炎望著湖面上倒影而出略顯得狼狽的身影,不由得無奈的搖了搖頭,這段時間的風餐露宿,令得他有些能跟野人相媲美了。

「三千雷動如今倒是越來越熟練,但分身的凝聚,依舊未曾成功,這該死的三千雷幻身,果然不是那麼好修鍊的」

手掌碧綠火焰閃了閃,將水漬盡數蒸,蕭炎皺了皺眉,低聲道。

「如今距離天目山脈的能量潮汐開始,還有著二十多天的時間,按我的度,再有十天時間,應該便是能夠走出這座山脈,到時候便直飛天目山脈,至於能否在這最後的時間凝聚分身,就得看造化了」

輕嘆了一聲,蕭炎站起身來。剛欲轉身離開,眉頭突然一挑,目光望向遠處的天際,那裡,大批的黑影正破風而來,隱隱間,甚至都是能夠嗅到那濃濃的兇悍味道。

「這次倒是來得」

見狀,蕭炎不由得一笑,反而停下了腳步,雙臂抱胸,笑眯眯的望著那批逐漸接近的黑影。

「子。給老子把無漿果留下,不然的話,將你一身嫩肉割下來吃了!」黑影尚還未至,一道怒吼聲,便是咆哮著傳了過來,令得這片森林中的魔獸,都是索索抖了起來。

隨著黑影的接近,居然是一頭巨大的飛行魔獸,龐大的雙翼展開,帶起巨大的風嘯之聲,將下方的森林壓得盡數伏下,在那魔獸頭頂之上,一名赤著布滿眾多傷疤上半身的大漢,傲然而立,一對泛紅的雙眼,惡狠狠的盯著溪旁邊的蕭炎。

在大漢身後,還有著眾多體型同樣不的魔獸,看上去個個都不是弱角色,看來這次這傢伙是將能拿出手的手下全部搬了出來。

「你說你一個佔山為王的統領,何必為了一枚無漿果苦苦追殺於我?豈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