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九百六十六章錘鍊分身

第九百六十六章錘鍊分身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奇幻

第九百六十六章錘鍊分身

第九百六十六章錘鍊分身

黑暗的森林之中。一團篝火釋放著淡淡火芒,照射而開,令得百米之內的森林,都是被染上了淡淡的紅芒。

篝火旁,蕭炎盤膝而坐,火光照射在其臉龐上,猶如在身體上披上了一層淡淡的紅色紗衣,此刻的他,正緊閉著雙眸,眉心處的那道火印,隱隱間釋放微弱的光芒。

這般寂靜持續了半晌,蕭炎眼眸陡然睜開,一道無形能量自眉心處暴涌而出,旋即在身旁急蠕動,片刻後,居然是化成一道人影,而且人影面貌,也是與蕭炎完全相同。

蕭炎偏過頭,望著這道分身,隱隱間,能夠透過其身體看見火堆所散而出的火光。

「這分身的實力。應該尚還只是斗靈階別,而且凝聚時間太短,若是眼力毒辣者,一眼便是能夠瞧出其底細。」蕭炎眉頭微皺,低聲喃喃道。

按照腦海之中的修鍊之法來說,第一步,是凝聚分身,若是成功凝聚而出,那麼接下來所需要做的,便是錘鍊這道分身,直到將其錘鍊到足以和本尊實力相等的地步。

當然,這雖然說起來簡單,但做起來,卻是極為困難,以那費天之能,錘鍊了這麼多年,方才令得分身達到登堂境界,距離大成,依舊是遙遙無期,而如今這才剛剛完成第一步,那距離,更是天壤之別

「修鍊之法所說,若是凝聚出了分身,則是需要將風雷之力逐漸融入分身之內,以這風雷力量,遮掩分身的靈魂波動,如此一來。既是防護,又能遮掩靈魂之秘」蕭炎望著身旁的分身,心中卻是念頭急轉。

「照這樣說的話,當日費天那分身身體表面上的雷光,應該便是這般道理吧,而且這風雷之力,還成為了分身的攻擊手段,威力頗強不過不過我體內卻是沒有風雷之力,當年修鍊三千雷動時所吸收的那一點,根本遠遠不可能用來錘鍊分身,這可如何是好?」

想到此處,蕭炎眉頭卻是緊皺了起來,若是分身沒有風雷之力保護的話,如果遇見一些其他類似隕落心炎一般,能夠直接對靈魂造成傷害的東西,那絕對是要吃大虧的,費天分身的下場,便是最好的教材。

「但是這風雷之力要去哪弄?當年辛辛苦苦了那麼久,才從雷雲之中吸取到一點僅夠修鍊三千雷動的風雷之力」手中一根竹柴,不自覺間被蕭炎捏成粉末,見狀。他不由得苦笑了一聲,這三千雷幻身,簡直是令得他傷透了腦筋。

「傻蛋,誰說一定就要風雷之力了?這只不過是一種錘鍊方式而已,用其他能量依舊可行啊,你體內的異火,比起那風雷之力,強橫了不知道多少倍,特別是隕落心炎,你若是能夠將它融入分身之內,那日後即便是遇見什麼能夠剋制靈魂的奇異能量,也是能夠絲毫不懼,如此一來,靈魂分身唯一的缺陷便是被你彌補,這般威力,比那費天的分身,不知道強了多少」在蕭炎頭疼間,天火尊者的教訓聲音,不由得突然從納戒之中傳出。

聞言,蕭炎頓時一愣,有些吶吶的道:「但那修鍊之法用風雷之力錘鍊,若是換做其他能量,豈不是會將分身給毀了去?特別是隕落心炎,這對靈魂被就能夠直接造成傷害,靈魂分身與其一接觸,不是會被直接煉化掉么?」

「世間之事,本就是險中求富貴,至於隕落心炎,它已經被你徹底煉化。你什麼時候見到它對你的靈魂造成反噬了?只要你能把握好那個錘鍊的平衡度,慢慢下去,分身大成,指日可待。」天火尊者淡淡的道。

蕭炎也並非是愚鈍之人,被天火尊者這番提醒,心中也是有些恍然大悟的感覺,片刻後,深吸了一口氣,也的確如此,大量的風雷之力,他很難弄到手,既然如此的話,還不如試試更加強悍的異火之力,若是失敗的話,也不損失什麼,可一旦成功,那這靈魂分身,連那最後一個缺陷,都是能夠徹底彌補而去,日後與人相戰,絕對是一個巨大的助力。

「既然如此那便試試!」

心中打定了主意,蕭炎眼中的遲疑也是迅消退,距離天目山脈能量潮汐開始已經只有不到二十天的時間。而按照路程,再有五六天,他應該便是能夠穿過這片山脈,到時候再全力趕往天目山脈,因此這五六天時間,這分身的問題,最好是能夠有所進展才是,不然的話,光光這麼一道斗靈階別的靈魂分身,對他根本是一點幫助都沒有。

屈指一點身邊的分身,後者頓時一顫。化為無形光芒鑽進蕭炎眉心中,蕭炎手一揮,地妖傀便是閃現而出,護衛在其身旁,然後他這才緩緩閉目,心神一動間,直接是鑽進了眉心處的靈魂海域之中。

海域之上,蕭炎的虛幻的身影緩緩浮現而出,其面前靈魂力量微微波動,一個細微的光點,散出淡淡的光芒,旋即下方靈魂力量涌動間,分身再度出現。

靈魂盤腿而坐,而面前的分身也是迅坐下,見狀,蕭炎輕吸一口氣,手一招,一團隕落心炎,便是出現在了其手掌之上。

在這團隕落心炎出現時,下方的靈魂海域頓時波動了起來,雖然這東西已經被蕭炎收服,但那種對靈魂有著克制般的特效,依舊是令得靈魂力量對其保持著相當遠的距離。

對於靈魂海域的動靜,蕭炎並未在意,手掌一拋,隕落心炎飄飛而出,旋即將面前的分身,包裹而進。

火焰剛剛將分身包裹,後者便是猛的顫抖了起來,本就虛幻的身體,更是迅變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