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九百七十七章鼠潮音波陣

第九百七十七章鼠潮音波陣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奇幻

第九百七十七章鼠潮音波陣

第九百七十七章鼠潮音波陣

兩道身影徐徐自半空落下。然後落在平台之上,現出身來,正是那最後抵達的蕭炎與納蘭嫣然。

兩人的出現,自然是引來了場中不少的注意,一道道目光投射在兩人身上,不過除了少數人外,大多數人都並不認識蕭炎二人,雖說最近蕭炎因為與風雷閣之間的恩怨名頭傳得頗響,但真要比起來,在一些人心中,他與鳳姐,唐鷹這等年輕俊傑相比,還是有著一些差距。

對於這些目光,蕭炎倒是猶如未睹,視線在場中掃過,見到這裡居然有著將近二十來道身影時,心中不由得有些驚愕,沒想到這些傢伙度竟然這麼快,他連夜趕路,都是未曾趕上來

當然,這大多也是因為蕭炎對路途不熟的緣故。在場的這些人,基部都是對這天目山脈極為了解,而且一些近道也是知曉得清楚,與他們相比,人生地不熟的蕭炎自然是要吃虧許多,甚至若非是因為在最後時刻遇見納蘭嫣然的緣故,恐怕也難以按時抵達此處。

在蕭炎視線掃射間,倒是見到了幾道熟悉的身影,其目光先頓在那渾身瀰漫著高貴氣質的鳳姐身上,此女容貌絲毫不遜色身旁的納蘭嫣然,而且那種氣質,對於某些男人來說,更是具有著一種征服欲。

不遠處的鳳姐,似也是察覺到蕭炎的目光注視,眼眸一動,盯向蕭炎,眸子中,噙著絲絲挑釁,蕭炎最近與風雷北閣的事鬧得挺大,最後甚至是連費天出馬都是未曾將之成功擒住,這令得風雷北閣面子大損,若是此次她能將之擒住交給北閣的話,那北閣也算是欠了她一個人情,日後若是在閣主繼承人的爭奪上,或許將會是一大助力。

想到此處,鳳姐唇角不由得輕輕一掀,看來此人。的確不能放過啊,若是讓他順利離開天目山脈的話,到時候又能藉助那強大靈魂的幫助,那時即便是她,也是難以與之抗衡了。

「既然你自己送上門來,那本姐也便不客氣的收下了。」

對於這女人心中所想,蕭炎自然是不會知道,而且即便知道了,也是會嗤之以鼻,或許他的確忌憚風雷閣的那些老傢伙,但同輩之中,能將他逼得狼狽不堪的人,可是少之又少,至少,從一開始到現在,尚還未遇見過。

目光從鳳姐身上轉移開去,最後又頓在了兩道身影之上,這兩人蕭炎在山脈中也是見到過,正是那萬劍閣的唐鷹以及黃泉閣的王塵。

面對著蕭炎的目光,那唐鷹倒是沖著他微微點了點頭,王塵卻是一臉陰翳。眼中帶著許些陰冷,對於蕭炎,他似乎並不太感冒。

蕭炎也是對著唐鷹點了點頭,對於那王塵倒是未加理會,剛欲收回目光,眼角卻是突然瞥見一道青色倩影。

這女孩看上去應該是平台上年齡最者,一身青衣,一對水靈大眼睛顯得格外可愛,動人的臉頰上隱隱間還噙著一絲稚嫩與天真,與這裡的環境看上去倒是有些顯得格格不入。

「心那女孩,她可不像表面上那般簡單。」在蕭炎注視間,一道低聲卻是從一旁的納蘭嫣然嘴中傳出。

「怎麼?」蕭炎面上不動聲色,道。

「因為她是星隕閣中年輕一輩最為出色的人。」納蘭嫣然緩緩的道。

「星隕閣?慕青鸞?」蕭炎眼睛微眯,對於四方閣中那最為出色的年輕一輩人物,他也是略有耳聞。

「嗯方閣之內,星隕閣的弟子數量怕是最為稀少,但個個實力出類拔萃,而這慕青鸞更是其中佼佼者,另外,她雖然表面看上去是一副少女模樣,但其實幾年之前,她也是這般,這些年,未曾有過絲毫變化,而她的實力,也是毋庸置疑的強悍。」納蘭嫣然點了點頭,道。

聞言,蕭炎眼中不由得掠過一抹詫異。這四方閣的優秀弟子果然都是名不虛傳啊,不過想想也對,以四方閣的那龐大勢力,再加上這些人那驚人驚艷的修鍊天賦,有這等成就也並非是太過令人難以置信。

在蕭炎注視著那慕青鸞時,後者也是突然轉過頭,沖著他狡黠一笑,蕭炎見狀,也是面不改色的對著她微笑點頭。

在蕭炎兩人也是進入到平台之時,那石梯處的矮老者,目光也是瞥了他一眼,旋即緩緩道:「老夫噬金鼠族族長,金石,既然你們都能來到這裡,想必也不是尋常之輩,而天目山的規矩,也應該清楚,只有通過了我們所布置的關卡,方才有可能得到那所剩的八個名額。」

在金石的身旁兩側,有著兩頭毛呈暗金色的巨鼠,這兩隻噬金鼠的體型格外之大,而且那眼瞳之中,也是閃爍著不亞於人類的靈動與機智。這兩隻噬金鼠明顯皆是處於六階層次,想必應該便是這一次進入天山血潭的另外兩個候選人,只要他們能夠突破斗皇,經歷雷劫後,便是能夠化為人形,成為噬金鼠族中真正的核心成員。

平台之上,唯有著金石那有氣無力的聲音響起,雖然這老者看上去似乎很是羸弱,但在場的人卻是無人敢與其衝撞,對於這金石的名頭,除了蕭炎之外。恐怕都不陌生,當年那場天山血潭爭奪大戰,這老傢伙可是大展神威,即便是費天那等老妖怪出手,都是未曾將之擊敗,由此可見此人實力是何等的強悍。

蕭炎目光也是停在金石的身上,片刻後眉頭卻是微微一皺,從聲音中他能夠隱隱間聽出,這金石體內應該有著不輕的傷勢,而且這種傷勢不像是新創,反而更像是長久淤積所致。

「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