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九百八十一章風尊者去向

第九百八十一章風尊者去向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奇幻

第九百八十一章風尊者去向

第九百八十一章風尊者去向

鋪天蓋地的鼠潮音波盡數潰散。最後紊亂的四下擴散,一時間那石梯周圍的森林頓時遭殃,音波猶如刀刃般,在一片嘩嘩聲中,將眾多樹木盡數攔腰砍斷。

天空上,蕭炎望著那幾乎是呈一面潰敗之勢的鼠潮音波,也是有些愕然,他心中也清楚,之所以能夠達到這般效果,恐怕是因為從那陰陽龍玄丹之內所得到的一絲龍氣的緣故,否則光光憑藉獅虎碎金吟的等級,即便能夠與如此龐大的音波對抗,但也絕對不可能取到這般驚人效果。

「與人對抗時倒是未曾現這般好處,這龍氣似乎對魔獸的傷害更大。」蕭炎目光掃過石梯周圍,現那無數的噬金鼠,此刻卻皆是索索抖了起來,先前的兇狠已經半點不見,顯然,那嘯聲對它們造成的傷害不

攬著納蘭嫣然的纖腰,蕭炎遲疑了一下,身形一動。然後便是這般毫無阻攔的閃掠上山頂,將之輕輕放下。

此刻的平台以及山頂皆是一片安靜,誰也未曾料到,蕭炎居然選擇了這最為兇悍的闖關之法,而且最令得人無語的是,他居然還真的是能夠成功擊潰那由無數噬金鼠布下的鼠潮音波陣,這般實力,恐怕在場之人能夠辦到的,也是極少吧?

「這傢伙,果然是個怪物」一時間,不少人皆是眼神有些怪異的在心中喃喃道。

「咳」石梯周圍,愣了片刻的金石也終於是回過神來,望著那些萎靡的噬金鼠,不由得苦笑了一聲,沒想到這子居然還有這手,如今被他這樣一搞,鼠潮音波陣的威力必然有所下降,這樣的話,倒是便宜了後來的一些人。

無奈的嘆了一聲,金石只能擺了擺手,道:「闖關成功,下一位,你們還有不到半個時的時間。」

聽得金石的話,一道人影趕忙行出,然後快步走向石梯

山頂之上,蕭炎從納戒中取出一枚丹藥,遞於納蘭嫣然。道:「沒事吧?」

接過丹藥。納蘭嫣然輕輕搖了搖頭,低聲道:「沒事謝謝了。」

蕭炎一笑,這才轉過目光,在山頂之上掃了掃,這天目山的山頂,面積頗為不,而且布滿著坑坑窪窪,亂石林立,而四人此刻所在的地方,正好是一塊龐大巨石所削出的平坦石台,至於那所謂的天山血潭,倒是未曾看見,想必應該是在其他地方吧。

在略作打量之後,蕭炎的目光這才轉向鳳清兒四人,而此刻的四人也正好將目光投來,唐鷹與慕青鸞倒還好,鳳清兒與那王塵,倒是略微有些眼神不善。

「恭喜了。」唐鷹冷毅的臉龐上扯出一抹笑容,對著蕭炎拱了拱手,道。

「多謝。」蕭炎笑了笑,對於唐鷹。他倒是沒有什麼惡感,因此對其也是頗為客氣,而至於一旁的鳳清兒與王塵,他倒是未加多少理會,而他這般無視狀態,也是令得眼中冷意更盛。

一旁的慕青鸞,目光先是看了一眼石梯上的下一位闖關者,在見到沒什麼太大的懸念後,便是轉回目光,饒有興緻的盯著蕭炎,俏皮道:「你的三千雷動修鍊到什麼境界了?」

當著鳳清兒的面,這慕青鸞居然如此問話,明顯是想給前者一些不痛快,果然,在聽得這話後,鳳清兒臉色更顯冰冷,淡淡的道:「慕青鸞,現在逞口舌之利,可算不得什麼本事,三個月之後的四方閣大會上,我來試試你這些年實力是否有所精進?」

慕青鸞唇角一掀,微笑道:「我也挺期待的呢,上次的好運,不知道能否再次在你身上出現?」

「是否是好運,你自己心理清楚。」鳳清兒美目輕抬,平淡的語氣之中,卻是有著一種針尖對麥芒的銳氣。

見到這二人對碰起來,蕭炎也是一陣愕然,看來這四方閣之間。也並非是想像中的那般和諧啊,不過能夠見到鳳清兒吃憋,他倒也是感到挺爽,這女人或許是因為身份的緣故,從一開始給他的感覺便不是很好。

「慕姐,不知能否借一步說話?」蕭炎並不想介入這兩女人間的冷嘲熱諷,但此刻的他,卻是迫切的想要知道一些消息,當下出聲道。

聞言,慕青鸞也是一怔,她與蕭炎只是第一次見面,談不上熟,不過一想到蕭炎這段時間令得風雷閣面子大損之事,倒也令得她對他好感多了不少,當下也未拒絕,心中帶著一絲疑惑的點了點頭,然後身形飄飛到一旁。

「別亂動,等著我。」對著納蘭嫣然囑咐了一聲,蕭炎也是迅閃掠而出,然後徐徐落在慕青鸞身旁。

「有事?」慕青鸞縴手鋝開額前青絲,偏著頭,抿嘴輕笑道。

近看慕青鸞,就猶如一個處於青澀年華的少女般。但蕭炎卻是知道,此女實力卻是極為不弱,略作遲疑,終於是道:「請問風尊者可是慕姐的老師?」

「嗯,這事不少人都知道,你要問的不會便是這個吧?」慕青鸞纖細眉毛輕輕一挑,道。

「那慕姐可知道風尊者前輩此刻的去向?」蕭炎客氣的問道。

「你究竟是誰?你為何要找老師?」慕青鸞眼眸虛眯,略有些警惕的道。

見到慕青鸞那警惕的模樣,蕭炎只得苦笑一聲,遲疑了一下,道:「故人之徒。奉師之命,前來尋找風尊者前輩。」

「故人之徒?哪個故人?」聞言,慕青鸞卻是一怔,目光仔細的在蕭炎身上打量了一下,道。

「這日後慕姐便是能知道,但此刻,卻是不方便說。」蕭炎搖了搖頭,頗有些歉意的道,他與風尊者未曾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