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九百九十三章雷山

第九百九十三章雷山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奇幻

第九百九十三章雷山

第九百九十三章雷山

蕭炎從山峰之上尋了個偏僻之所落下。然後轉過山腳,望著那風雷山脈之外那密密麻麻的人流,頓時無奈的搖了搖頭,想必這些人也都是為了那所謂的四方閣大會來的吧

「不知道那四方閣大會究竟有沒有開始?」低聲自語一番,蕭炎略作沉吟,突然自納戒中取出一張薄薄的透明皮製之物,然後蓋在臉龐之上,頓時,其臉龐輪廓居然便是出現了一些變化,若是不仔細看的話,想必也是難以將之辨認而出。

這能夠略微改變樣貌的東西,正是當年去出雲帝國時,醫仙給予他的一點東西,沒想到擱置了這麼多年,居然還能夠搬上用場。

遮掩了容貌,也是為了省去一些麻煩,如今他與風雷閣的恩怨,眾人皆知,若是自己光明堂皇的出現在這裡,想必那風雷閣定然不會袖手旁觀,東閣之內強者如雲。更何況還有那風雷閣閣主雷尊者坐鎮此處,即便蕭炎如今突破到了斗宗層次,但面對著這等階別的強者,依舊還是只能選擇暫避鋒芒。

他來風雷山脈,所為的只是尋找風尊者,若非萬不得已,並不想將自己暴露出來,畢竟那樣的話,也是將自己置於了險地,所以一些遮掩容貌之舉,也的確是必要的。

在將面貌略作改變之後,蕭炎揉了揉臉龐,然後這才行出密林,匯入山脈之上大道的人流中,對著那風雷山脈之內涌去。

匯入這吵雜的人流之中,那喧嘩的各種聲音,令得蕭炎有著耳鳴般的感覺,不過對此,他也只能苦笑一聲,強行忍著。

「**,這人也太多了,那東閣上能待這麼多人么?」

「今天大會就要開始了,人自然很多,據說四方閣的人都已經抵達東閣了。」

「上一屆的最後勝利者是風雷閣,不知道這一屆的,會是誰?」

「難說啊,鳳清兒。唐鷹,王塵還有那慕青鸞,都不是什麼省油的燈,據說他們四人前不久還進入了天目山脈的天山血潭,想必實力必然有所精進,嘿嘿,就是不知道他們之中,有沒有人藉助血潭之力,突破了斗皇?」

「這四人都是斗皇巔峰的實力,加上一些手段,甚至都是能與一些斗宗強者交手,若是誰能夠在這種時間突破的話,想必勝局將定。」

「誰知道,中州藏龍卧虎之輩不知何幾,每一屆的四方閣大會,也都會有著一些黑馬出現,不知道這一次,出現的會是誰?」

「黑馬么,自然是要屬最近在北域鬧得沸沸揚揚的那名叫蕭炎的青年了,連風雷閣北閣主費天親自出手都是鎩羽而歸,可以想像此人實力何等恐怖。」

「嘁。那蕭炎雖強,但這裡可是風雷閣總部,你認為他還敢來這裡不成?」

「」

聽得周圍那些吵吵鬧鬧,最後居然是引到了自己身上的喧嘩聲音,蕭炎也是不由得一怔,旋即手掌不由自主的摸了摸臉龐,沒想到如今的他在這北域居然也是擁有著這等名聲,不過,這可不是他想要的,他名聲若是傳到了那魂殿耳中,恐怕到時候方才更加麻煩。

一路在眾多吵鬧聲的摧殘下,蕭炎終於是順利的從山脈入口處進入,在這入口周圍,有著風雷閣的弟子維護秩序,而至於風雷山脈的天空領地,除了一些特邀客人外,尋常人可是不準在其上飛行,因此這也導致不願暴露身份的蕭炎只能徒步而進。

進入了山脈,蕭炎迅跟那人流大部分分離而開,然後轉進偏僻密林,加快度,對著山脈之內急掠去,按照先前所聽到的消息,今天應該便是那四方閣開始的時候了,而且最令得蕭炎振奮的,是四方閣的人都已經抵達,這樣說來的話,那風尊者,應該也是到了吧?

「若是真遇見了風尊者。先暗中觀測一下,然後方才與之接觸,雖然老師說了能夠對其有著毫無保留的信任,但凡事還是得心為好。」身形化為模糊身影穿梭在山脈之中,蕭炎心中卻是念頭飛轉。

解救藥老以及父親的重擔,只能依靠蕭炎自己來完成,所以他必須保證自己的安全,對於一些不確定因素,還是得謹慎為妙。

風雷山脈面積極為廣闊,繞是以蕭炎的度,也是花費了將近半個時方才抵達山脈中央,那裡矗立著一座雄偉險峻的山峰,雷山!

雷山極高,從山腳一眼望去,玩不見盡頭,在山腰以上,便是被濃霧的雲霧所繚繞,這種雲霧有些偏烏,其內居然隱隱間有著雷光閃爍,遠遠看去,這座山峰就猶如被無數雷芒覆蓋般,極為的壯觀巍峨。

心中為這雷山的巍峨讚歎了一番後,蕭炎也是展動身形。落在了山腳處,雷山之上便是風雷東閣,這裡的防禦自然異常森嚴,而且或許是因為大會臨近的緣故,周圍的防禦更是加深了許多,天空之上時不時的有著一些振動著鬥氣雙翼的人影閃過,將整個雷山,都是納入巡查網之中。

而為了不驚動風雷閣的強者,蕭炎自然是不會採取這種蠻闖的方式,雖說此刻的山腳下排的隊不短,但這點耐心。他還是具備的。

一路跟著隊伍不斷的前進,終於是在登山時停了下來,此刻的前方,有著兩條登山石道,一條是供前來看大會的人士提供,另外一條則是給參加大會的一些年輕強者所提供。

在兩條石道之前,有著將近百名身著勁裝的風雷閣弟子把守,那般冷厲神色所帶來的許些威壓,倒是令得無人敢在此搗亂,另外,在這百人之,是兩名老者,一男一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