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九百九十六章混亂篩選

第九百九十六章混亂篩選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奇幻

第九百九十六章混亂篩選

第九百九十六章混亂篩選

隨著雷尊者此話落下。廣場之上的氣氛陡然繃緊,五十三道目光彼此掃視,眼神之中皆是充斥著對對方的戒備,在這種混亂之局中,只要誰能夠令得自己一直的停留下去,那麼他便是能夠獲得下一步的勝利,但同樣的,大多數人都知道,這一場的選拔,極為嚴苛與殘酷。

五十三人中只留下八人,這八個名額之中,有著四個基本上已經被四閣的人所佔據,也就是說,在剩下的四十九人中,能夠成功留下來的,只有著四人!

四十九中選四,這等篩選之法,可以想像,將會爆出何等慘烈的戰鬥。

在場中氣氛緊繃時,廣場之外也是隨之變得安靜,無數道目光眨也不眨的盯著場中。這裡面的人,皆是能夠算做年輕一輩中的佼佼者,除去極少數的一部分人,大部分人都擁有著真正的傲人實力,這些人之間爆的戰鬥,自然是異常引人注意。

自從現了林焱的身形後,蕭炎的目光便一直停頓在其身上,憑他現在的眼力,自然是一眼便瞧出了後者的實力星斗皇,這個等級,如果在其他地方或許能夠算做不錯,但在這裡,卻是只能說勉強達到參加大賽的資格。

「沒想到幾年不見,他居然也是達到了斗皇層次,我記得當年閉關之前,林焱實力方才在斗王階別,看來這些年他應該也是有所奇遇才」蕭炎目光在林焱背影上轉了轉,旋即低聲自語道。

奇遇這東西,在中州上並非什麼天方夜譚的事,他蕭炎能夠藉助天山血潭突破至斗宗,自然別人也能得到一些常人難於的奇遇,中州大陸遼闊無盡,在那些蒼茫山脈之內,誰能徹底的探個究竟?

「不過不知為何林修崖,柳擎二人沒有跟他在一起,他們三人當初應該是一起離開的才對」蕭炎喃喃道。對於林焱這三人,他還是有著極為不錯的好感,而且當年他也才剛剛突破斗王,在明知道他有著雲嵐宗這個大敵之後,但林焱三人依舊是跟著自己,這份情義,倒是不容蕭炎忘卻,但這三個傢伙在雲嵐宗的事情完結後,居然便是閑得無聊的自己離開了去,這倒是讓得蕭炎想要還情都是沒有機會。

「鏘!」

在蕭炎自語間,那氣氛已經緊繃到一個難以忍受地步的廣場中,終於是有人率先忍不住的將手中武器閃電般的刺向了身旁不遠處的一人,不過此刻廣場上的人皆是處於極度謹慎的狀態,此人身形一動,便是被現,那被攻擊之人驚怒之下,體內鬥氣頓時暴涌而出,旋即緊握著手中武器,也是對著那偷襲者攻了過去。

兩人的交手,廣場之上那緊繃的氣氛也是瞬間宣告破碎,一股股色澤不一的強橫鬥氣頓時湧出。然後整個廣場,便是徹底的陷入了混亂之中。

五十多股斗皇階別的鬥氣,幾乎徹底的瀰漫了廣場的每一個角落,強橫的能量威壓瀰漫在廣場之上,令得不少人有種一種壓抑的感覺。

廣場之上,鬥氣四溢,混亂在不斷的蔓延,這種時刻,幾乎身邊所有人都是對手,都是敵人,因此每一個都有如驚弓之鳥般,只要誰進入自己的幾丈範圍,體內鬥氣便是會不由自主的心神的引導下,對著那闖入範圍之人,動猛烈的攻擊。

而在這般混亂之下,自然是經常會出現幾人聯手對付一人的局面,而此刻也只能算這種人倒霉,面對著幾名同等級對手的進攻,幾乎不到十回合,便是迅退敗出了廣場。

混亂,是一種催化劑,見到場中那令人頭皮麻的混戰,廣場周圍的看台上,卻是爆出驚天動地般的歡呼叫喊聲,不少人因為這種氣氛而變得臉紅脖子粗,看那模樣,恨不得自己便是場中人之一般。

那震耳欲聾的聲浪,也是令得蕭炎相當無奈,心神一動。鬥氣便是覆蓋上雙耳,將那噪音徹底隔絕而去,而其目光,卻是緊緊的停留在那混亂的場中。

此刻的場中,已經徹底的混亂,鬥氣碰撞以及刀劍相碰的清脆聲音,不斷的響起,在這種混亂場合下,即便在場的人皆不是弱手,但依舊有著人在源源不斷的吐血退出,場中太過混亂,防得了前面防不了後面面八方到處都是敵人,一個不慎暗中便是會有著一道致命攻擊而來,這種大會,刀劍無眼,受傷是很正常的事,若是在遭受致命攻擊下大喊一聲認輸,按照規矩,自然也就不會再有人對你出殺手。

混亂持續了不到十分鐘時間,便是有著十幾名參賽者身受重傷,不得不離開場中,畢竟若是再留下去的話。恐怕就不是重傷的問題了

場中的混亂,也是有些出乎蕭炎的意料,他原本以為這種大會會選擇正統的一對一篩選模式,沒想到居然來這種大雜燴般的一鍋篩選如此的話,不僅需要實力,還需要著一定的運氣啊,畢竟好漢架不住人多,即便你是斗皇巔峰強者,但若是倒霉被十幾個斗皇圍攻,那最後的結果,恐怕也是會相當凄慘。

當然。最出乎蕭炎意料的,還是林焱那個傢伙,他的實力在這裡,僅僅只能算作中流,但這十多分鐘過去,他居然依舊未曾被淘汰出去,蕭炎在細細的觀察了一會後,方才看出了一些端倪。

「林焱這傢伙的身法似乎很是奇妙啊不過就是太過難看了。」

蕭炎若有所思的望著場中林焱那雖然施展起來極為難看,甚至給人一種彆扭感覺的身法,看上去,就猶如一隻鴨子在左搖右擺一般,但以蕭炎現在的眼力,倒是能夠看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