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一千零一十四章前往丹域

第一千零一十四章前往丹域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奇幻

第一千零一十四章前往丹域

第一千零一十四章前往丹域

見到蕭炎打定了主意。風尊者也並未再多說什麼,略作沉吟,從納戒內取一枚古玉,然後遞向蕭炎,道:「你將這星玉拿著,日後我能夠憑藉著這東西找到你,而且你若是遇見什麼解決不掉的麻煩的話,便將之捏碎,我便是會有所感應。」

蕭炎微微點了點頭,鄭重的接過古玉,收入納戒之內,對著風尊者抱拳沉聲道:「多謝風老了。」

風尊者笑著擺了擺手,手掌輕拍了拍蕭炎肩膀,緩緩的道:「葯塵能將那功法交給你,足以看出他對你的重視,想當年韓楓那畜生對這功法那般垂涎,可葯塵也是未將之教給他啊。」

蕭炎默默點頭,葯老在他身上付出了無數心血,這一點,他自然是知道,因此。他在心中,也是直接將葯老當做父親般對待,這些年,為了能夠得到解救藥老的實力,他同樣是獨自一人付出了許多。

修鍊之路,孤寂而枯燥,而蕭炎,卻是咬著牙扛了過來,他能夠從當年的家族廢物一步步的走到如今這般地步,所付出的艱辛,也同樣是常人難及,鳳清兒,唐鷹這等人物,天賦也的確極為出類拔萃,但他們的身後,都是有著龐大的勢力支持,但蕭炎,卻是只能依靠葯老以及自己的努力。

「待我回星隕閣後,便會儘快打探魂殿在冥城的勢力,這期間,我會暗中聯繫一些當年與葯塵有著交情的人,如果能將他們招集而起的話,奪回葯塵,應該不是什麼難事。」風尊者道,雖說星隕閣勢力也不弱,但與魂殿這等龐然大物比起來,依舊是還有著不的差距。而且魂殿神秘莫測,誰也不知道其確切實力,如果準備不足的話,恐怕最後不僅連葯塵救不出來,還會將星隕閣也是賠了進去。

蕭炎點了點頭,對於魂殿的實力何等恐怖,他心中同樣很清楚,自然是知道這種事不能魯莽,一棋走錯,恐怕便是會導致全軍覆沒。

「好了,時間緊迫,我也不多留,你記著,日後一人多加心,按照我的預測,恐怕那鳳清兒並不會如此輕易的放棄古凰血精,所以你要多留個心眼,畢竟天妖凰族也不是什麼好相與的角色,若遇見解決不了的麻煩,便捏碎星玉。」風尊者道。

蕭炎微微點頭,然後對著風尊者一抱拳。對著一旁的林焱揚了揚下巴,兩人身形一動,便是掠出巨鷹背上,迅對著地面上落去。

望著蕭炎二人身形落下天空,風尊者也是輕吐了一口氣,目光望向中州西域,喃喃道:「老傢伙,總算是有你的消息了,放心吧,這一次,我一定會將你救出來的。」話音一落,其袖袍一揮,狂風驟起,巨鷹一聲嘹亮鷹啼,振動著巨翼,化為一道狂風,迅消失在天際之邊。

山峰之上,蕭炎二人閃掠而下,旋即落在一處樹頂之上,抬頭望著風尊者二人消失的地方,拳頭也是緩緩緊握,總算是找到了風尊者,以後,他也不用再苦苦的依靠一人了。

至於體內的魔毒斑,以如今蕭炎的實力,已經能夠自己將之解決,雖說不能一口將之煉化,但他現在也並不需要如此,魔毒斑之內所蘊含的鬥氣太強。一口氣吃下去,對他好處反而不大,循規蹈矩的煉化,反而更適合他

「蕭炎,你現在打算去哪?」林焱逐漸收回目光,轉向蕭炎,笑問道。

「丹塔在哪座城市?」蕭炎乾咳了一聲,目光在四處掃了掃,旋即有些尷尬的問道,他只知道丹塔坐落在中州中心地位,卻並不知道確切的方位。

聞言,林焱直接翻了翻白眼,丹塔在中州上的名頭幾乎是無人不知,沒想到蕭炎居然還來這麼一句話。

「丹塔所在的地方,名為丹城,那裡幾乎是全大陸煉藥師數量最多的地方,丹城方圓千里之內,全都是丹塔的勢力範圍,也號稱丹域,這裡距丹城路程挺遠的,即便是使用空間蟲洞,怕至少也是需要一月左右的時間。」林焱攤了攤手,道。

「那便由你帶路吧。先找一個擁有空間蟲洞的城市,然後趕往丹城。」蕭炎笑道,有知道路途的人帶路的確是要方便不少,也省得他如同無頭蒼蠅般的亂撞,雖說如今距丹會開始還有著一些時間,但在這之前,他卻需要將醫仙,紫研尋找到。

「嗯。」林焱點了點頭,道:「你是想去參加那丹塔的丹會吧?嘿嘿,正好柳擎的家族也是在那一片區域。」

「柳擎么?」聽得這熟悉的名字,蕭炎臉龐上也是露出一抹笑容。對於這個豪爽的傢伙,他同樣是有著不的好感。

「那傢伙對你也想得很,經常在嘴裡說著,不過如今的他可是家族的族長,派頭不啊,不過就是經常被他家族裡的一些老傢伙壓著,令得他很是不爽。」林焱笑道。

「若是順路的話,倒可以去看看這個傢伙。」蕭炎笑了笑,他同樣也是挺懷念當初在內院的那些朋友。

林焱點了點頭,背間一顫,鬥氣雙翼伸展而出,旋即雙翼一振,直接化為流光對著遠處飛掠而去,其後,蕭炎踏空而來,緊緊相隨。

這裡是一片玄異的世界,遙遙天空之上,總是繚繞著無窮雲霧,彷彿仙境一般,而且,這片天地的能量,也是顯得格外的濃郁,在此處修鍊,效果怕是要比別處好上不少。

此處布滿著無數險峻山巒,偶爾間,天際之上會有著幾道流光閃掠而過,隱隱間所滲透而出的強悍氣息,放在別處的話,足以引起不少人的側目。

在雲霧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