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一千零一十七章火種

第一千零一十七章火種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奇幻

第一千零一十七章火種

第一千零一十七章火種

蕭炎目光緊緊的注視著手指間的三縷細火焰。片刻後,抬起頭,對著船頭的林焱歉意一笑,道:「剩下的時間恐怕還是需要你來操控空間船,我這修鍊的鬥技,還需要最後一步。」

聞言,林焱卻是笑著點了點頭,道:「事,你安心修鍊便好,只要別出了什麼意外事故,另外,距離蟲洞盡頭,應該還有十天左右的路程,在出去之前,你得蘇醒過來一次,出蟲洞時會有些顛簸,那時候會對你造成不的干擾。」

蕭炎微微一笑,視線再度轉回那三縷細火焰,臉色也是逐漸變得凝重,能否將弄焰決修鍊成功,便是取決於他那毀滅火蓮能否繼續施展。這可是蕭炎的大殺器,若是因此便失去了效果,損失也的確是太大了點。

「融合」

輕吐了一口氣,蕭炎眼眸再度緩緩閉上,而指尖處的三縷細獸火,也是嗖的一聲,鑽進其身體之

心神沉入體內,在那一團碧綠火焰之中,三縷細的獸火四處遊動,不過在靠近到琉璃蓮心火一段距離後,便是會受驚般的退開,在異火面前,尋常獸火就猶如臣民見到君王一般,極其的畏懼。

蕭炎心神緊緊的注視著這三縷經過二十天時間不眠不休方才錘鍊而出的獸火,半晌後,終於是下定了決心,一道命令,由心中散而出。

隨著這道命令的傳出,一股無形巨力立刻湧出,將三縷獸火緊緊握住,然後狠狠的撞擊在一起!

「嘭!」

三種獸火相碰,彼此間頓時抗拒力爆而出,一股三色火浪擴散開來,不過在與周圍包裹得嚴嚴實實的碧綠火焰接觸到一起時,方才緩緩被琉璃蓮心火給抵禦而下。

對於這爆而起的火焰,蕭炎並未在意,心神一動。巨力生生的將三縷獸火強行糅合在一起!

三種火焰被強行壓縮在一起,抗拒力頓時大增,原本平和的火焰表面,猶如沸騰了起來一般,不斷的翻騰著無數細的氣泡,那般模樣,就猶如即將要爆炸一般。

火焰的這般劇變,並未令得蕭炎如何變色,想當年他在創造佛怒火蓮時,那才是真正的驚心動魄,稍有半點差錯,他便是得葬生在那場異火融合之中,與當年那一幕比起來,現在的這三種獸火,也僅僅只是兒科而已。

不過雖然是兒科,但畢竟是修鍊弄焰決的必經步驟,因此蕭炎自然也是要全力以赴

有過當年融合異火的經驗,這次的融合,蕭炎也並非顯得手忙腳忙,靈魂力量閃電般的侵入糅合在一起的火焰之內。

靈魂力量一進入火焰之中,便是感受到其中瀰漫的那種狂暴。就猶如火山即將噴之前的暴動一般,三種火焰彼此抗拒,每次火焰分子的對碰,都將會令得火焰之中的狂暴更勝一分,按照這樣下去,爆似乎是遲早的事情。

感受著火焰內的那種火山噴前的預兆,蕭炎心頭也是逐漸凝重,心神一動,那包裹在外圍的碧綠火焰猛的收縮,而隨著其收縮,其中的壓縮力也是陡然暴漲!

伴隨著那股壓縮力的迅猛暴漲,那火焰之內的狂暴之力更是成倍翻漲,眼看就將爆而開,但蕭炎居然依舊是沒有減弱壓力的表示

「嘭!」

在那越來越恐怖的壓力之下,強行糅合在一起的火焰終於是抵禦不住,一聲悶響,猶如那噴的火山般,轟然爆裂而開!

火焰爆裂,強猛的火浪成漣漪般的四下擴散,然後重重的撞擊在四周的琉璃蓮心火上,那股狂猛衝擊力,令得琉璃蓮心火都是出現了劇烈的震蕩

狂猛的力道,盡數傾瀉在琉璃蓮心火之上,不過好在蕭炎早有準備,因此並未讓得這股衝力擴散而開,不然的話,即便以其現在的身體強度,遭受這麼一次衝擊,也是會吃一些苦頭。

不過雖說將火焰爆裂的力道抵禦了下來。但這次的融合似乎是並不怎麼成功?

碧綠火焰之內,三縷火焰已經盡數消散,飄散在其中的,是三縷極為細的火苗,這三簇火苗,極為的微,忽閃忽閃的模樣,就猶如一吹就會熄滅一般。

此刻的三縷火苗,隱隱間,似乎在這次爆炸中,失去了獸火之內所隱藏的那份狂野,飄蕩間,猶如燭火

望著這三縷一吹便是會熄滅的火苗,蕭炎心中,卻是輕輕的鬆了一口氣,旋即一聲低笑,心神一動,三縷火苗,居然是再度飄飄蕩蕩,然後互相接觸

這一次的接觸,並沒有再爆先前那般的劇烈反應,在蕭炎靈魂力量暗中的操控下,三縷火苗。安靜的被糅在一起,然後,在外界蕭炎特意所製造而出的一種極為巧妙的壓力下,三縷火苗之內的火焰分子,居然有著開始融合的趨勢!

這種跡象,雖然極為細,但卻依舊是被蕭炎的靈魂力量察覺,當下心頭也是湧現一抹欣喜之意,旋即穩定心神,保持著這種特定的壓力,徐徐的將三縷火苗。逐漸的徹底融合

這種融合,也同樣並非是一日之功,這是一個精妙的活計,需要長時間保持那種穩定的壓力,並且還需要靈魂力量徹底的掌控火焰之內的任何細微變化,不過以蕭炎的能力,這些步驟,大都是能夠完美完成,一切,都只待時間流過

在蕭炎沉入心神融合三種獸火間,時間一天天的度過,一眨眼,便是將近九天時間過去,而經過將近二十九天時間的穿行,空間船距那蟲洞盡頭也是越來越近

林焱盤坐在船頭,慣性般的在船頭的灌入一股鬥氣,然後揉了揉額頭,臉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