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一千零二十一章一招第二更

第一千零二十一章一招第二更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奇幻

第一千零二十一章一招

第一千零二十一章一招

磅礴的靈魂力量。猶如無窮濤浪般,席捲天際,旋即帶起一股異常可怕的威壓,宛如閃電般的對著那紫袍老者暴掠而去,沿途所過處,空間震蕩,一絲絲漆黑裂縫,悄然蔓延!

雖說靈魂力量乃是無形無色,但稍有實力者,便是能夠感覺到那種瀰漫天際的恐怖威壓,這種威壓來源靈魂深處,令得人幾乎有種顫粟般的感覺,這一刻,場外的眾多竊竊私語噶然而止,一些對蕭炎先前舉動嗤之以鼻的人,臉龐上的表情也是直接凝固,看上去顯得分外滑稽。

如今的蕭炎,在晉入斗宗之後,若是論起煉藥師等級的話,恐怕還真是能夠達到七品等級,而且再加上他靈魂力量本就極為出色。想必即便是與一些真正的七品煉藥大師相比都是不遑多讓!

這等恐怖的靈魂力量,一經施展,那威力自然是異常可怕,別說這曾修只是一名六品煉藥師,即便他達到了七品等級,與蕭炎戰起來,鹿死誰手都是未知之數!

赤火長老目瞪口呆的望著那席捲天際的磅礴力量,片刻後,深吸了一口氣,目露震驚的轉向不遠處的蕭炎,一道嘶啞的聲音,帶著許些難以置信,緩緩從喉嚨中傳出:「七品煉藥師?」

靈魂力量,幾乎是煉藥師仗以生存的根本,因為只有了雄渾的靈魂力量,煉藥師方才能夠操控火候,將丹藥成功煉製而出,所以,靈魂力量的強橫程度,也與其煉藥術相掛鉤,在中州上,很多人辨別兩名煉藥師之間的差距,皆是從這靈魂力量上來區分。

而這也是為何赤火長老在察覺到蕭炎這股靈魂力量時,能夠一口道破其煉藥師等級。

當然,在此刻的赤火長老心中,無疑是翻起了驚濤駭浪,他無論如何都是想不到。蕭炎居然不僅真的是一名斗宗,而且還這煉藥術上,還有著如此之深的造詣,七品七品煉藥師,這般身份,即便是放在這中域中,也是極具份量,要知道,這等級別的煉藥師,即便是在那丹塔之內,雖不敢說是巔峰地步,但也絕對是處於頂尖的存在!

而且最令得赤火長老驚駭的,是蕭炎的年齡,一個如此年紀的七品煉藥師,即便是以他的閱歷,也是生平次所見,這等在鬥氣與煉丹上的天賦,簡直堪稱近妖了。

「曾修那老傢伙,這次怕是真的要倒霉了,居然還敢如此託大」

心中為那曾修輕嘆了一聲,赤火長老臉龐上也是不由得露出一抹幸災樂禍的笑意。對於前者的傲氣,他同樣是略有些看不慣,但礙於對方的身份,也只能對其略微客氣。

在赤火長老為那曾修嘆息時,後者心中的悔意,更是比他還要濃郁十倍不止,當然,不管是誰面對著那鋪天蓋地而來的磅礴靈魂力量時,都不會表現得太過平靜。

曾修的臉龐,此刻幾乎盡數煞白,目光也是隱隱透著一分獃滯與恐懼,身為煉藥師,他對靈魂力量的感應也是更為敏感,那迎面而來的磅礴之力,讓得他有種面對浩瀚大海般的感覺,這種感覺,他只在丹塔的一些長老身上感覺到過,而那些長老,無一例外的皆是在中州擁有著莫大名聲!

然而,這一次給予他這般感覺的,卻並非是丹塔的那些長老,而是一名看上去不過二十幾歲的青年!

「七品煉藥師?怎麼可能?」

身體微微的顫抖著,片刻後,曾修眼中猛的湧出一股瘋狂的狠色,他絕對不相信,這看上去跟一個毛頭子沒多大的差距的後背,居然能夠達到七品這等令他都是唯有仰望的層次!

狠色湧現,曾修也是迅退後幾步,到了這種時候。他也不再管先前所放出的大話,一聲低吼,一股雄渾的靈魂力量也是自其體內暴涌而出,旋即飛快的在面前凝聚成一片無形的靈魂障壁!

「子,休要在老夫面前裝神弄鬼!」

靈魂障壁凝聚而成,曾修也是目光死死的盯著蕭炎,冷喝道。

對於他的喝聲,蕭炎抬了抬眼,嘴角泛起一抹嘲弄,一名六品煉藥師而已,也當在他面前賣弄靈魂力量,當真是有些自討苦吃的意思。

屈指輕彈,蕭炎輕聲道:「去!」

一字落下,那席捲天際的磅礴靈魂力量,瞬間凝聚,旋即在無數道驚駭目光中,居然閃電般的凝聚成一柄宛如實質般的靈魂鐵錘,然後狠狠落下,重重的砸在那片厚實的靈魂障壁之上!

「嘭!」

兩者轟然相撞,一股驚人的波動頓時瀰漫惹出,旋即如水波般的蔓延整個廣場,一時間,廣場都是出現了細微的顫抖。一道道裂縫,不斷的蔓延而出。

「咔嚓!」

靈魂重錘與靈魂障壁接觸之點,一波*的無形漣漪急擴散,而那曾修也是臉色漲紫,拚命的將靈魂力量調動而出,然後注入那靈魂障壁之中。

「破!」

蕭炎伸出手掌,遙遙指向曾修,旋即指尖一點虛空,輕聲冷笑。

字音剛剛脫口,靈魂重錘之上,能量陡然暴漲。旋即咔嚓之聲,頓時響起,一道道裂縫,在曾修以及那滿場驚駭目光中,迅的蔓延那無形障壁。

「砰!」

裂縫蔓延間,本就搖搖欲墜的靈魂障壁,終於是再也抵禦不住那恐怕的靈魂力量衝擊,當下直接砰然一聲,化為無數碎片,爆裂而開!

「噗嗤!」

靈魂障壁爆裂,與之有所連接的曾修,臉色瞬間一白,旋即一口鮮血**而出,而其身體,也是如遭重擊般倒飛而出,重重落地,在地面上搽出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