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一千零三十八章暗藏一手

第一千零三十八章暗藏一手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奇幻

第一千零三十八章暗藏一手

第一千零三十八章暗藏一手

望著那抹去嘴角血跡。但身軀卻依舊如槍般筆直,渾身上下都是瀰漫著一股凌厲氣息的蕭炎,空地周圍的那些焚炎谷弟子皆是有些暗暗咂舌,他們都是未曾料到,蕭炎居然能夠在吳辰如此兇悍的攻勢下,堅持下來

「五回合了」

台階之上,唐震輕吐了一口氣,緩緩的道,此刻的他,視線在望向蕭炎時,也是隱隱有著許些驚訝,蕭炎能夠在吳辰手中堅持五回合依然不倒,也是有些令得他感到意外,畢竟對於吳辰,他還是極為了解的,八星斗宗的實力,即便是放眼整個中州,那也絕對是一流強者之列!

一旁的唐火兒也是輕輕點了點頭,目光奇光的盯著蕭炎,這個年齡與她相差不多的青年,似乎總是令得人感到詫異。

半空中。吳辰的身影也是輕飄飄的落下,腳掌狠狠一跺地面,便是將一股磅礴暗勁卸出,頓時落腳處的那塊堅硬石板,直接化為一團湮粉。

袖袍輕揮,吳辰雙眼微眯,望向不遠處的蕭炎,淡淡的道:「不錯的鬥技,威力很強,若不是你我之間實力相差太大,恐怕這一擊,即便是我也是不敢輕易接下。」

對於吳辰之話,蕭炎心頭一聲冷笑,面上的凝重之色卻是越來越濃,不管他如何對吳辰不感冒,但前者畢竟是一名八星斗宗,若是不認真對待的話,十回合,他恐怕還真是難以堅持下來,而且在這裡連天火三玄變也是不能使用,不然或許又將會成為吳辰等人的另一說辭,到時候自己說什麼恐怕都是沒用了。

「這老傢伙的天罡碎石步,爆力極其兇猛,不過還好,它的靈活不及三千雷動,還有五回合,看來是得盡全力了」

蕭炎的面色。越的凝重,磅礴的碧綠鬥氣,滿溢全身,宛如火焰般,將其盡數包裹,一波*濃郁的熾熱溫度,不斷的從鬥氣之中散而出。

「不過你若是只有著這等手段的話,恐怕接下來的五回合,是堅持不下來了」吳辰一笑,眼中有著一抹掩飾的得意,雙手一握,火光繚繞,蒲扇大的手掌在緊握間,連周遭的空間都是泛起了細微的扭曲。

話音剛落,吳辰腳掌再度狠狠跺下,一方石板轟然爆裂,而其身形,咻的一聲,帶起低沉的音爆之聲,一個眨眼間,便是出現在了百米之外的蕭炎面前。

漆黑眸中。紅影閃爍而來,蕭炎臉色也是微變,三千雷動幾乎是條件反射般的便被施展而出,而其身體也是急急的後退幾步。

哧啦!

後退間,紅影期然而至,旋即一把抓在蕭炎的衣袖之上,火紅光芒一卷,便是直接將衣袖撕裂,旋即帶起絲絲血跡。

蕭炎身形暴退,面沉如水的瞥了一眼赤的手臂處,那裡有著五道殷紅的血痕,五道血疤才出現沒多久,便是被附上了點點灼黑之色,顯然是被吳辰的純陽綿手所傷。

「反應還真是不錯,不過下次,可就沒了這般好運!」

吳辰隨手將手掌上的衣袖碎片甩開,瞥了一眼急後退的蕭炎,淡淡一笑。

蕭炎面色略微有些陰沉,八星斗宗與一星斗宗之間的差距的確是極大,若非是他藉助著三千雷動之效,恐怕早便傷在了吳辰手中,不過這比起當初遇見費天時,那只有逃命的情況比起來,卻是好上了太多,至少現在的蕭炎,雖說有些狼狽,但至少還能與之迴旋一二。

「這樣下去,若是不施展佛怒火蓮的話,恐怕還真是難以堅持下去」身形暴退間。蕭炎眼中光芒急閃爍。

「這一次,徹底解決吧」

吳辰目光平淡的望著暴退間的蕭炎,腳步終於是再度踏起,然後轟然落下!

就在吳辰腳掌落下的那一霎,蕭炎暴退的身形也是陡然停住,腳掌同樣是狠狠一跺地面,強猛的力道直接是將堅硬的石板震成粉末,袖袍一揮,粉末形成灰塵瀰漫而開,令人視線變得極其的模糊。

瀰漫讓開的灰塵,倒是並未令得吳辰因此而停滯,冷笑了一聲雕蟲技之後,身形也是嗤的一聲,暴掠而出!

身形剛剛掠出,而就在吳辰即將撞進那瀰漫的灰塵時,一道身影,卻是閃電般的從其內竄出,然後銀芒閃爍,急逃竄。

「想走?」

那道身影的度雖然極快,但依然是被吳辰立刻察覺,略微愣了一瞬,旋即冷笑一聲,身形陡然一轉。一個呼吸間便是出現在那道身影面前,泛著火光的大手狠狠一掌拍在蕭炎後背心!

這一掌,拍得有些結實,那股磅礴勁道,直接是將蕭炎拍飛而去,旋即在周圍那眾多驚叫聲中,重重的拋落在百米之外的地面上,在落地時,連那堅硬的地板,都是被震開了一道道手臂粗壯的裂縫。

台階上,不少焚炎谷長老臉色都是微微有些變化。唐火兒玉直接捂上了嘴,她沒想到蕭炎居然露了這麼大個破綻給吳辰

蕭炎的身形落在地面上,身體踉蹌的想要爬起來,但吳辰卻是一皺眉頭,身形一動,直接出現在後者身旁,直接抓住前者的脖子,將之緩緩舉起,旋即淡淡的道:「認輸吧,老夫若是想要殺你,你早就已經沒命了」

蕭炎被吳辰抓住脖子,雙腳彈了彈,那張蒼白的臉龐上,卻是露出了一抹詭異笑容,嘶啞的道:「九回合了」

聽得蕭炎這話,吳辰微微一怔,還不待他回過神來,被其抓住脖子的蕭炎,卻是嘭的一聲,爆裂而開,然而悄然消失

突如其來的一幕,令得場中大多數人都是愣了下來,